『成為蠱王以後』
第77章 第 77 章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夜蛾正道臉上的表情就此僵了下,他真的沒想到長大後這麼難搞的五條悟小時候更難搞,完全沒有普通小孩子的天真活潑可愛。所以現在怎麼辦,他是高專教師又不是幼稚園教師,能來讀高專的學生哪怕再熊也都有十幾歲了,十幾歲的那種他有經驗,這種他沒有啊。夜蛾正道的目光飄了下,隨即落到身邊不遠處的黑髮少年身上後立刻穩定了下來,“傑,悟既然沒什麼問題,他要回五條家你就送他回五條家吧,反正很快就會恢複,他就交給你了。”《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你要答應我,傑~傑~~”五條悟對著夏油傑撒嬌簡直是無師自通的一流,從肩膀一直蹭到胸口,手摟著腰,腿也搭上去了,就差沒把自己扭成麻花了。

夏油傑簡直被五條悟蹭到沒脾氣了,“别鬨,”她摸了摸對方白色的頭髮,覺得手感還不錯便又摸了摸,“你又不是才三歲。”少年時她也沒見悟這麼撒嬌過啊,算是越活越回去了?

嗯,不過真要說也挺可愛的就是了,畢竟對外的時候,她也沒看到過悟這傢夥像這樣撒嬌,也就是對著她的時候罷了。沒人不想被特殊對待,她當然也是一樣。

二十幾歲的五條悟比十幾歲的時候會對付夏油傑得多,之前還經常硬碰硬打起來,現在隻要不是像剛才那樣被逼到極限絕對不會,反正他隻要鍥而不捨,傑總會答應他的嘛。

“那就算不帶著我,也要讓我知道去了哪裡,什麼時候回來。”五條悟說得那叫一個可憐兮兮,“不能又什麼都不告訴我就離開。”

夏油傑遲疑了片刻還是點頭,“我知道了。”果然還是之前她突然離開讓悟擔心了嗎,竟然他想知道她就說就是了,反正從少年時期開始他們兩人之間就幾乎沒什麼秘密。

五條悟從來就不是很容易滿足的人,他最擅長的就是得寸進尺,“那還有,離開的時間不能太久,最好三天之內就能回來,還有還有,不能有什麼瞞著我的事,想什麼都要告訴我知道……”

夏油傑被氣笑了,直接伸手就捶在五條悟頭上,“你夠了啊,别太得寸進尺。”有些事她能答應,但有些事不行,畢竟都是獨自成熟的個體,再退下去就要踩她底線了。

雖然夏油傑的話裡還帶著笑意,看起來並沒有真的動氣,但五條悟還是見好就收了,他不急可以慢慢來,傑可不是那種沒主見的人,把人逼急了現有的勝利果實說不定都沒了。

“這次你打算去多久?”五條悟順勢轉移了話題,噘著嘴問道,夏油傑隨意報了個時間,她不急,事情還是要處理好來得好。

結果誰知話才出口,立刻就引來五條的抗議,“不行太久了,”他張口就砍掉一半的時間,又覺得還是不夠,乾脆改變主意道,“算了我跟你一起去吧。”

夏油傑哭笑不得,這傢夥明明有些時候看起來成熟了不少,怎麼突然就又幼稚起來了,“我又不是去旅遊的,更何況現在咒術界才經曆了這麼大的動盪,你就扔下這一攤走掉?”

“憂太馬上就要回來了,”五條悟說得可理直氣壯了,絲毫不覺得把事情丟給才高專二年級的學生有什麼不對,“他在國外鍛鍊了這麼久,也成熟了不少,再加上還有七海灰原他們在,高專又有夜蛾校長,咒術界亂不起來的。”這些年他可沒閒著,培養出來的學生雖然暫時還撐不起整個咒術界,但隻要他還在,他就不擔心這個咒術界會亂。

“再說了,”五條悟又蹭了兩下夏油傑,“現在天元不是已經完全在你的掌握之中了嗎?你對高專的事已經說瞭如指掌了吧。”

“談不上瞭若指掌,”夏油傑的謙虛裡帶著種驕傲,“但是如果有大的動靜還是知道的。”天元可是掌控著高專的整個結界,現在對於高專的大動向,她可是清楚得很。

“那不就行了,所以我現在和你一起離開的話也沒什麼吧,”五條悟可不想再眼睜睜的看著夏油傑走掉了,“你要處理事情我也可以幫忙啊。”

夏油傑可不覺得自己處理事情還需要五條悟幫忙,她自己獨立慣了的,也對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處理,不是什麼難事。”

不等五條悟再說什麼,夏油傑繼續道,“雖然你暫時離開可能問題也不大,”畢竟就像悟說的那樣,“但是我覺得你這段時間還是不離開比較好,這次咒術界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肯定難免動盪,再加上我回來了和天元的事,或許會有些人立場也跟著轉變,”她自信的笑了笑,“你不覺得這正是個好時機嗎?”

雖然有她和悟在,這個咒術界肯定會有新的格局產生,但之後要花時間來收拾,不如趁現在,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節約時間精力不是很好嗎?悟是很強,但也因為太強忽略了不少東西,不過沒關係,現在既然她回來了,悟沒想到的,就由她來替悟想到好了。他們兩人,原本就是最強搭檔不是嗎?

五條悟收斂起神色抬起頭來,“你是說……”他當然聽懂了夏油傑的意思。

夏油傑朝五條悟眨了眨眼睛,嘴角流露出的笑容裡自然帶上了兩分狡黠之色,“你不是常說五條老師是最好最受歡迎的老師嗎,可不能在這種時候丟下學生走掉哦,要對學生們負責。”

五條悟知道夏油傑這句話並不僅僅隻是表面上的意思,但是想到又要自己留下來,還是不滿的噘嘴嘟囔了幾句,瞬間就多了幾分高專時期神采,看起來稚氣了不少。

夏油傑看得好笑得很,安慰的揉了兩把五條悟的白毛,“你已經是個成熟的老師了,知道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她不在的這些年,悟也做得很好的。

五條悟瞪了眼夏油傑,“你也是個成熟的大人了,該知道自己早點回來了。”說到最後卻是話音都拖長了,又變成了撒嬌的語氣,“傑~~”

“好了好了知道了,”夏油傑失笑,片刻之後卻順著這樣的對話想起一個問題來,“說起來,你最後怎麼決定留下當老師的啊,之前明明我怎麼說你都不同意的。”

那個時候她想看悟的笑話,有意無意提及過好多次,這傢夥就是要死了不鬆口,反正怎麼都不當老師的。

還每次都說什麼才不要給小鬼當保姆,神情裡滿滿的嫌棄絕對不是作假,結果現在開口閉口都是自己是高專最受歡迎的老師了。

說實話才得到訊息的時候,她也不是不驚訝的,悟竟然會主動留在高專當老師?她可不認為有人能勉強得了五條悟。隻是這段時間事情太多了,她也還沒來得及問罷了。

五條悟聞言撐起身體,相當不滿的翻了個白眼,和高專時一模一樣,“難道不是因為某人說了要當老師改變整個咒術界嗎?”傑沒做完的事,他來做完。

夏油傑怔了下,雖然她之前也隱隱約約有些設想,但是這樣的想法也不過是在腦海裡一閃而沒,五條悟是誰,那就是貨真價實的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最強咒術師,哪怕他現在平時看起來態度輕浮隨意,但驕傲是刻在骨子裡的,這一點和高專時一點都沒變,她以為悟不會因為别人改變什麼……

看夏油傑愣住了,五條悟露出勝利的表情,他重新伸手抱住人,“所以,你要怎麼補償我啊?”他是那種做了事不說的人嗎?當然不是啊,做了事情當然要全部(重音)讓對方知道。

夏油傑還沒太回過神來,她隨意拍了兩下五條悟,“你想要什麼補償?”剛才那句話引起的震撼,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

五條悟卻是揮了揮手,“好了好了,五條大人大人有大量,就原諒你了。”這是他自己要做的事,和傑沒有關係,就像傑當時操縱了天元是一樣的道理。

夏油傑這才回過神來,她微一挑眉,“就這麼簡單?”這可不像是悟啊,竟然沒要她做什麼嗎。

“當然啊,”五條悟心滿意足的抱著女人柔韌的腰肢,整個人貼上去蹭了蹭這裡,又蹭蹭那裡,說著話就心不在焉了起來,“我說話什麼時候不算數了,說了原諒你了就是原諒你啊。”

“唔……”夏油傑微微頷首,“好吧,不過,”她也是拖長了聲音,“你現在是在做什麼?”如果剛才這傢夥隻是撒嬌般扭來扭去蹭來蹭去也就罷了,現在這樣好像變味了啊。

五條悟抬起頭來湊到夏油傑耳邊低語了幾句,近到幾乎是若有若無的貼了上去,氣息就吹拂在耳根上,邊說著手還越發過分了起來,順著衣服的縫隙就摸了進去。

夏油傑微一挑眉,“不是順勢要的補償?”五條悟看著身下躺著的人臉上看起來還算鎮定,耳朵卻慢慢紅了起來,心底的得意就湧了上來,“當然,不是啦~”

“嗯,這樣啊……”夏油傑像是有些猶豫,五條悟則適時的貼了過來,再開口時聲音多了兩分平時裡難得的甜膩,“傑~~”

哪怕是看習慣的臉,但近距離被人用這樣的目光看著,夏油傑的動搖越發明顯了,隻不過,“我之前說過了,不想……”

“我知道啊,”五條悟就像是知道夏油傑要說什麼一樣,他嘴角咧開得意的笑容,伸手從兜裡摸出了什麼在人面前晃了晃,他可是早就準備好了。

夏油傑簡直被氣得都沒脾氣了,“還真是準備充分啊?”果然啊,這傢夥是早有預謀。

“傑。”五條悟看著人的璀璨雙眸裡,幾乎要滴出水來,夏油傑終於笑了,她伸手就將五條悟拉了下來,“你話什麼時候這麼多了。”

那夜天氣正好,清風陣陣拂過,伴著月色起舞纏綿,在亦冷亦暖之間,起起伏伏,難分難解。

一個月之後,夏油傑正式以教師的身份迴歸咒術高專,再之後很多年,她和五條悟一直都是咒術界最不可逾越的高峰。

直到很多很多年後,咒術界的面貌煥然一新,兩人也成為了咒術界裡眾多傳說中最富有色彩的傳奇。

thee

d

cbr

,十幾歲的那種他有經驗,這種他沒有啊。夜蛾正道的目光飄了下,隨即落到身邊不遠處的黑髮少年身上後立刻穩定了下來,“傑,悟既然沒什麼問題,他要回五條家你就送他回五條家吧,反正很快就會恢複,他就交給你了。”說吧夜蛾正道甚至不等夏油傑有什麼反應,轉身就走,走得還相當乾淨利落一身輕鬆。夏油傑根本沒想到自家老師甩鍋這麼厲害,他都還來不及說什麼一大口鍋就已經落了下來,“夜蛾老師……”夜蛾正道離開的腳步更快了些,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