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魂香師』
第1章 花眠的茫然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花眠聽懂了大哥的意思,但是,那又如何?就跟現代那些打著真愛的旗幟做小三找小三的人渣一樣,做錯事還有理了?她來自現代,觀念也更為實在,在她看來,别管愛不愛的,既然結了婚生了孩子,就得為家庭負責。——雖說這個世界的孩子似乎很習慣父母形同陌路,但她可不覺得真的一點影響都沒有。羽時看懂了她的不以為然,但還是道:“你不懂,就說梅溪,她現在喜歡我,若是我遇到危險,她肯定會豁出性命來救我。為了我,她甚至一點理智《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花眠,花眠,不好了,你哥哥他們受傷了,你快出來!”

跑到石屋前的小女孩穿著一身嫩綠的袍子,腰間墜著一圈用粉色花朵編織的腰帶,銀色的短髮上戴著一朵嫩黃的茶花,粉嫩的蘋果臉上卻滿是驚慌和眼淚。

她用力敲著石屋的大門,一下又一下越來越用力,面對無動於衷的門板,眼看著就要崩潰大哭,卻突然臉色一僵,惱羞成怒道:“花眠,你快出來,再不出來我就告訴維達他們你每天采藥的地方,讓他們都去騷擾你!”

此時再看,小女孩的臉上哪還有驚慌和眼淚?

良久,就當小女孩以為門內的人這次不會再就範的時候,大門慢悠悠地從裡面打了開來,伴隨著哈欠聲,一個虛弱中帶著懶散的聲音慢吞吞響了起來。

“羅琪,我覺得我有必要考慮是否要繼續我們之間的友誼了。”

出現在眼前的小女孩極其瘦弱,蒼白的面色帶著不正常的潮紅,同樣銀色的頭髮卻沒有羅琪的光澤和美麗,如同乾枯的稻草,怏怏地垂在她身後。

她有著一雙水潤明亮的金眸,單看漂亮極了,但在她糟糕的形象映襯下,反而讓看的人覺得彆扭又不舒服極了。就如同價值連城的瓷器被放在陋室之中,讓看到的人無論如何都難以忍受。

還沒睡醒的花眠眼睛霧濛濛地朝羅琪看去,一邊說著話,一邊走神想著自己的事情——

科諾迪山穀的藥草摘得差不多了,雖還有不少,但剩下的基本都是年份短的,價值有限,也是時候找個新地方采藥了,反正阿父的領地大得很,隻是這次要小心了,不能再讓羅琪這個重色輕友的傢夥知道了。

當初明明答應幫自己保密的,結果看現在就知道了。

尤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甚至不是第二次第三次了。

“什麼啊,誰讓你總是不理人的。”羅琪心虛地撇了撇嘴,很快又理直氣壯道:“除了你哥哥的事,也就隻有這個可以把你從屋裡喊出來了。”

頓了頓又嘀咕道:“也不知道屋裡有什麼好東西讓你捨不得出來。”

羅琪踮腳往屋裡探了探頭,但顯然,花眠並沒有讓她進去的意願。

——直到這會,她都沒有發現花眠臉上的病態,或者說根本不在意,反正這傢夥身體一直都不好。

“好了,你找我到底是有什麼事?”花眠忍不住又打了個哈欠。

聞言,羅琪精神一震,難得有些吞吐又有些期待地問道:“我聽我阿母說,這次族內大比,你大哥也要回來?”

就知道這傢夥什麼德行!

花眠翻了個白眼道:“我大哥是要回來,但不是為了族內大比,而是為了參加我的小吉禮。所以,這是半年後的事。”

羅琪頓時一臉失望,“還要這麼久啊。”她聽阿母說羽時哥可好看了,比羽星哥和羽晨哥還好看,可惜自己生得太晚,都沒能一飽眼福。

目送羅琪怏怏不樂地離開,花眠好笑地聳了聳肩,對羅琪這個花癡來說,自家大哥族內第一美男的稱號實在太有吸引力了。

就連自己也有些好奇素未蒙面的大哥長什麼樣子。

——是的,作為親妹妹,花眠其實也沒見過這個據說天賦卓越的大哥。

關上門,花眠掃了眼屋內對於自己來說都是異域風格的裝飾,忍不住歎了口氣——

哪怕已經來到這裡五年多,但還是覺得不習慣啊。

看到這裡,很多人應該已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眼前幼小病弱的女孩曾經並不叫花眠這個名字,也並不是如她現在的外表一般稚嫩。

應該說是上輩子吧,花眠還不是花眠,她的名字叫梅希雅,死在正當年華的36歲。

說起自己的死亡,花眠有些鬱悶,有時候人太有名也不好,若非自己是享譽國際的調香大師,也不會最先被恐怖分子挑中作為殺雞儆猴的人選。

若不然,哪怕被劫機凶多吉少,也不是一點生還的希望也沒有。

話說能夠在另一個世界重生,獲得第二次生命,花眠覺得自己實在是夠幸運的了。她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年少時受過的苦也是不少,好不容易苦儘甘來過上了舒心日子,哪裡是活到36歲就滿足的?

但一想到如今這個世界,花眠就又覺得泄氣。

要讓她用一個詞形容如今這個全然陌生的世界,那就是——無理取鬨。

就拿剛剛來了又走了的羅琪,在原來的世界,會稱呼她是小女孩、女娃娃或是小丫頭,當然,在這個世界,這幾個稱呼也能用,但更多的,這個世界更習慣稱呼她為“芽女”。

等到她長大了,稱呼就變成了“蕊子”,當然偶爾也會有人稱其為女人,但這種叫法並不流行。

因為羅琪額頭生來就有的白茶花花印,她還能被稱作“花女”,其他那些額頭有著葉印的蕊子,則被稱作“葉女”。

而這個世界的女人之所以生來便有花印和葉印,說法便是她們是花草的化身,最早是由植物魂魄凝聚而成的。

對於這個說法,花眠最初是嗤之以鼻的,就跟古埃及人認為埃及王是太陽神拉的化身一樣,誰信誰是****。

但很快她就被打臉了,在一次葬禮上,她親眼看到一個女性長輩的屍體在朝霞升起的那一刻化作了一片和她額頭花印相同的水仙花花海。

——據說,蕊子在死後第二天的朝霞沐浴下會迴歸自然,還原靈魂的真實。

簡直操蛋!

那之後好幾天花眠都是恍惚的,直到照鏡子看到自己額頭的白蓮花,突然恍悟——原來這輩子我不是人啊。

說起這個白蓮花花印,花眠就覺得彆扭,什麼花不行,乾什麼非得是白蓮花?

她對白蓮花本身沒有偏見,她隻是對白蓮花代稱的某個人群有意見。

說來花眠上輩子可是不止一次在白蓮花身上吃了虧,還是後來社會地位高了才沒人敢來撩她,加上多少總結出了點應對經驗,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呢。

好在,這輩子似乎也沒人為著這個花印打趣嘲笑她。

撇開其他,白蓮花還是挺漂亮的,高潔神聖,若非她此刻一副病歪歪的樣子,鐵定美翻了。

女人的設定都這麼玄幻了,男人自然也不會科學到哪裡。

在這裡,男人這個詞很少用到,用的更多的是“獸人”。

——是的,在這個世界,男人都能夠變成野獸。

花眠瞭解的差不多就這些了,但她卻不覺得這些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了,不說那些自己沒有遭遇過的,就是這幾年遭遇過的事,就有不少是她覺得不解的——

比如部落外圍的狩獵區,她隻跟著雙胞胎哥哥去過外圍,不甚稀奇,但不準幼崽和芽女去的內圍卻神神秘秘分外吸引人,偶爾還能看到族裡的長輩從裡面拖著從來沒見過的凶猛獵物;

比如哥哥他們和族中其他幼崽一起去的族中的訓練堂,可惜自己還沒有過小吉禮,目前還不能去;

比如家裡樓上躺著的那個說是自己的阿父,卻一直昏迷不醒,明明一直沒有進食卻始終有著呼吸的男人;

比如族長叔叔每過幾天讓人送過來,交代她一定要喝,兩個哥哥也會監督她喝的名叫花乳的液體……

最奇怪的還有一件事——這輩子剛出生的時候,她的身體還是健健康康的,族長叔叔那會對她雖說也算關照,但也就是循例行事。可是後來她的身體越來越差,時不時還會犯病,犯病時全身上下痛得讓人恨不得死去,體質也越來越差,動不動就發燒感冒,族長叔叔以及族中長老對她卻愈加噓寒問暖。開始她還以為他們是憐貧惜弱,可幾年下來,就發現不對了。

尤其族裡那些叔叔伯伯看向自己的目光越加慎重,幾個遇到了喜歡捉弄奚落她的蕊子也一改以往,看著她的目光裡帶上了謹慎,便是羅琪這些小夥伴,對著她的態度也有了改變。

小孩子其實是非常敏感的,眼看著自己這個原本沒什麼存在感的玩伴越來越被大家重視,一直自覺比她優秀的羅琪大概覺得不甘了吧。

羅琪雖然多加掩飾,甚至可能她自己也沒有發覺,但花眠作為一個成年人,怎麼可能發現不了她時不時的挑釁和眼中的嫉妒?

對此,她說不上傷心,大概也已經習慣了。

反正,她也早就不指望在這個世界能交上所謂的知心閨蜜了。

花眠能感覺到,二哥和三哥對於自己的情況應該是清楚的,但卻因什麼顧慮不能說。

正因為不知道,花眠才更茫然無措,甚至是害怕。

摸了摸熱燙的臉頰,她忍不住露出一個苦笑。她不是無知小孩,面對無緣無故一天比一天孱弱的身體,她怎能不怕?

現在她都不願意照鏡子,就怕看到自己那副彷彿命不久矣的鬼樣子。

好在,這種惶惶不可終日的日子終於要到頭了。

她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在她滿六歲的小吉禮上,一切答案都將會揭曉。

不論是日薄西山還是柳暗花明,她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cbr

這個世界的孩子似乎很習慣父母形同陌路,但她可不覺得真的一點影響都沒有。羽時看懂了她的不以為然,但還是道:“你不懂,就說梅溪,她現在喜歡我,若是我遇到危險,她肯定會豁出性命來救我。為了我,她甚至一點理智也不會有,哪怕白搭進一條命,也在所不惜。”“但你信不信,若是有一天她不喜歡我了,那麼即便我死在她面前,她也不會多看我一眼。不是她冷血,也不是她不念舊情,而是那個時候,她將全部的感情都投入到另一個人身上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