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魂香師』
逗比穿越者(十)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聞得羽晨一番話,清菊心裡一個咯噔,往四週一看,那些獸人看自己的目光果然有了異色。獸人一般心思坦蕩直率,並沒有多少彎彎繞繞,之前不是不知道清菊拖了後腿,隻是也清楚她是害怕所致,並非故意如此,所以才並不責怪於她。隻是加上之前她那一番咄咄逼人的話,眾人心裡對她倒有了意見,心想果然是個自私的,看不見自己的錯處。花眠三人跟著羽時三人回了自己的營地,問道:“我聽二哥說元仲受傷了,情況如何?傷得重嗎?”“傷得倒《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毛月月有些臉紅地偷瞄了一下前面的羽潤,雖說比起之前那個真靈,眼前這位容貌上似乎要差一些,沒有那麼搶眼,但是氣質卻好特别,如同春日裡潺潺的流水,溫暖乾淨透徹,簡直是個大暖男啊,尤其笑起來的時候,居然還有酒窩呢。

她在這邊發花癡,星星卻是緊張極了,有些磕磕巴巴地問道:“那個……真靈大人,善賢閣下也在嗎?”

羽潤回頭看了她一眼,微笑道:“眠眠如今懷孕了,善賢基本是片刻不離地守在她身邊。”

毛月月心中冒起粉紅泡泡,呀,聲音也好好聽呢。

“眠香閣下懷孕了?”星星一臉開心道:“大家聽到這個訊息都會很開心的。”

事實上,翠時上下都希望這對夫婦能多生幾個孩子,十幾個也不嫌多,因為這對夫婦的生育效率實在太好了,生下的孩子無一不是天賦卓越,如今個個都是帝尊。

他們到的時候,花眠正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手中的杏仁露,善賢則在旁邊給她剝鬆子仁。

“我是雪妮星星,眠香閣下您還記得我嗎?”星星有些緊張地開口問道。

明明說話的是她,花眠的目光卻第一時間落到了毛月月身上。

不過是淡淡一個眼尾,但因為其中的瞭然,毛月月隻覺得全身汗毛都倒立了起來,驀然間想起,似乎有說法說這世間一切真相在帝尊面前都會一覽無餘?

那麼,是不是……自己不是原身的秘密也會被看破?

毛月月全身的神經都繃緊了,用了全身力氣才抑製住轉身逃跑的衝動。

花眠不記得星星這個名字,但她對雪妮一族的事卻有印象,看了下星星的年齡,她不由笑了,“你是當初那個小姑娘?”

星星連忙點頭,開心道:“就是我,要不是眠香閣下,我的生命不過匆匆百年,不管是我父母還是我自己,都不甘心如此。”

說完,她鄭重鞠躬道:“謝謝您,若非是您,我的人生不會有這麼燦爛的陽光。”

花眠笑了笑沒有阻止她的行為,由衷喜悅道:“看到現在的你,我當初做的那些就是值得的。”

星星直起身,一臉感動道:“一直想要來和您說一聲謝謝,但是總是沒有機會。這下子,我心裡才算是踏實。”

小姑娘實在可愛,花眠忍不住問了一些她的情況,聽說她現在是朝暮學院的學生,頓時笑道:“這可好,我之前還聽下面的老師說你們一族出了一個調香天賦不錯的蕊子,說是假以時日,便能成為一位出色的魂香師,名字好像是叫……月月?”

最後,她的語氣有些不確定道。

這下,姐妹倆都有些尷尬了,星星有些驕傲又有些訕訕道:“那是我阿姐,就是我身邊這位,不過她之前在生死關上走了一遭,大半記憶都失去了,原來學的那些都忘記了。”

“對了,我阿姐不知道為什麼,連修為都用不出來了,眠香閣下您能幫她看看嗎?”說到這裡,星星眼睛一亮道。

星星卻覺得有些如坐鍼氈了,心說便宜妹妹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人家說不準已經看出點苗頭了,被你這麼一說不是更加加深懷疑?

而且你不是來道謝的嗎?就這麼麻煩人家好意思?

聞言,花眠眸色微深,淡淡撇過毛月月,開口道:“你阿姐的情況,你大概要迴避一下。”

星星沒有多想,二話不說就避出去了。

毛月月差點哭出來,妹啊,你不能就這麼拋棄姐啊!

等人客廳裡隻剩下他們三人,花眠的目光一凝,對著毛月月挑眉,“穿越者?”

毛月月心中一跳,很快卻反應過來,“你怎麼會知道?”據她所知,這個世界可沒有出現穿越重生小說氾濫的地步。

一旁原本一臉漫不經心,全服精神都放在花眠身上的善賢也轉過頭來打量毛月月。

夫妻多年,花眠穿越那點事早就告訴他了,反正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你的事。

比起花眠,他的目光要更不加掩飾,彷彿一眼能看到人心深處,讓人毛骨悚然。

善賢挑眉,低沉的嗓音帶著兩分冷冽道:“這個身體裡居然有兩個靈魂?”

“兩個靈魂!?”

不要誤會,發出這聲驚叫的並不是花眠,而是毛月月。

她一臉不敢置信,滿臉急切地看向善賢,“您的意思是原主的靈魂並沒有消散?”

“當然沒有。”回答她的卻是花眠:“是什麼給了你自信,認為以你那螢火般微弱的靈魂,能夠戰勝蕊子天生便強大無匹的靈魂?”

毛月月長大嘴巴,結結巴巴道:“可,可是我得到原主一部分的記憶了啊。”

“你也說了是一部分靈魂了。”花眠微微笑道:“若是原身的靈魂消散,你是一點記憶都得不到的,若是你將原主的靈魂吞噬,那你應該得到全部的記憶。而你現如今這種情況,隻有一個可能。”

“什麼可能?”毛月月眼巴巴問道。

花眠莞爾道:“原主的靈魂被你的靈魂包裹在其中,因為雙方有接觸,你才能獲得一小部分她的記憶。”

毛月月文言呆了,“這是什麼情況?原主還會醒過來嗎?”

她也說不上高興與否,畢竟占據他人身體本就不是她的意願,但若是自己沒有辦法回去,原身又醒了過來,那她怎麼辦?

尤其之前這位眠香閣下也說了,靈魂是可以吞噬的,聽她的意思,自己的靈魂明顯是比不上原身強大的。

等到原身醒過來,想要吞噬自己的靈魂豈不是輕而易舉?

“放心吧。”看出她的擔憂,花眠安慰道:“吞噬靈魂這種事,如果沒有當事人同意,哪怕成功了,也會有很大的後遺症。而且……”

“你那點微弱的靈魂之力,還真沒有人看得上。”

聞言,毛月月一點也沒覺得被侮辱了,拍著胸脯一臉慶幸,隨即又擔憂道:“那我總不能一直和原主共用一個身體的吧?即便我願意,她也不會願意吧?”

cbr

怪於她。隻是加上之前她那一番咄咄逼人的話,眾人心裡對她倒有了意見,心想果然是個自私的,看不見自己的錯處。花眠三人跟著羽時三人回了自己的營地,問道:“我聽二哥說元仲受傷了,情況如何?傷得重嗎?”“傷得倒是不重。”羽時歎氣道:“也是被那清菊害得精神力失了防護,才讓那株晴空滕樹趁人之危,估摸著沒幾天就能好了。”花眠鬆了口氣,她如今還無法製作出對二十階以上有效的精神力治療魂香,醫師對於精神力損傷也束手無策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