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魂香師』
逗比穿越者(完)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就在這時,被取出的巨鼎一個個開始發光,隨後從光芒中延伸出一條條線,向著遙今身旁最大的巨鼎疾飛而去。一刹那,天空被數之不儘的線條交織在一起,所有巨鼎都維繫到了一起。突然,花眠心中一動,有些猶疑地捂住胸口,體內的血液彷彿沸騰了起來,讓她覺得心口有些發熱。她轉頭去看其他人,才發現有這種感覺的不止她一人。就在這時,花眠發現自己的手被人牽住,她抬頭才發覺族長叔叔不知何時來到了她的身邊。“跟我來。”見她抬頭,《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毛月月每天都往外跑,星星自然看在眼裡,等知道她都是去找眠香閣下,心下大大鬆了口氣。也沒有多想,隻以為是眠香閣下在幫自家阿姐重新掌控自身的修為。

“阿姐你今天可不要亂跑。”這天一大早,星星就這麼交代毛月月道。

“這是有什麼事?”毛月月奇怪道。

“今天有族中的老姑奶奶過來,你跟我一起去打個招呼。”星星迴答道。

“這就是你說的老姑奶奶?”毛月月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美麗到耀眼的女子。

“是啊。”星星微笑道:“老姑奶奶嫁到了海無一族,但卻經常回冬雪王城小住,我們小的時候,老姑奶奶還抱過我們呢。”

茶茶一眼便看到了姐妹倆,招手將她們叫了過來,看向毛月月和藹可親道:“月月怎麼也到朝暮王城來了?”

回答她的是星星,一旁的毛月月根本聽不清楚她說了什麼,她的注意力都被老姑奶奶身邊的獸人吸引住了。

等到茶茶和波頓離開,毛月月立刻抓住星星問道:“剛剛老姑奶奶身邊站著的就是她的伴侶嗎?”那個男人實在太有味道了,宛若西方貴族和騎士的結合,容貌俊美,既有貴族的優雅冷靜也有騎士的堅忍不拔。

讓她遺憾的是,那麼一個對著旁人都淡漠之極的極品男人卻將唯一的溫柔給予了一個女子,而不是一個可人疼的小受。

“嗯。”星星不知道毛月月的想法,點了點頭。

毛月月好奇道:“他們感情很好?”

“應該也算感情好吧。”毛月月回答道:“說起來波頓閣下追老姑奶奶追了有六七百年,老姑奶奶本來並不喜歡波頓閣下的,她因為童年陰影,很害怕海無獸人,根本沒有考慮過嫁給海無獸人。”

“但是波頓閣下對老姑奶奶特别執著,雖然沒有勉強老姑奶奶,但隻要是老姑奶奶身邊的追求者,都會被他想儘辦法趕走。弄到後來,老姑奶奶根本都不想跟人談戀愛了。”

“總之,老姑奶奶是被磨得不行,才不得不克服對海無獸人的恐懼,嫁給波頓閣下的。直到現在,老姑奶奶對波頓閣下還都有些愛答不理,隻是波頓閣下心虛,對此根本不敢有意見。”

“這不,都結婚幾十年了,老姑奶奶一直都不願意生孩子,如今才剛剛懷上。所以波頓閣下特别激動,看著心情也很好的樣子。”

“要知道波頓閣下也是二代先驅英雄,你看看眠香閣下善賢閣下已經有多少子孫後代了,他卻到這會才老樹開花。”

不難聽出星星對波頓有很大的意見,事實上,雪妮一族就沒有幾個人對波頓有好感的。

毛月月心下唏噓,那麼極品的男人,居然要這麼委屈,蕊子哪裡有小受會疼人啊。

雪妮月月比毛月月預料的還要醒得早,在來到翠時兩年之後,她突然腦子一黑,然後就失去了意識。

等到再次醒來,她毫不猶豫地衝到了花眠那裡。

——花眠早提醒過她,一旦哪天她莫名其妙暈倒,就說明原身醒了。

她把情況一說,花眠用精神力給她檢測了一遍,就道:“雪妮月月確實醒了,可以送你離開了。”

“這麼快?”毛月月卻是一愣。

雖然對此早就做好了準備,但是事到臨頭,還是生出了幾分不捨。她以為自己不捨的會是美麗的容貌,會是那些華服美食,會是那些珠寶首飾,但事實上,她這會想起的卻是小大人一樣的星星。

但是,那些關心和嘮叨終歸不是屬於自己的。

她搖了搖頭,一臉堅決道:“麻煩您送我離開吧。”

再次睜開眼睛,毛月月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裡,左手掛著點滴,病房裡除了自己一個人都沒有,她旁邊還有兩張空床。

想到回來之前眠香閣下的交代,她連忙往左手中指一摸,那裡果然有一枚無形的戒指,她快速從戒指裡取出一封信,下一刻,那枚戒指就已經快速潰散,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

毛月月舒了口氣,拔掉手背上的針管,在病房的櫃子裡找到拖鞋穿上,然後急沖沖跑了出去,好不容易找了郵筒,將信件丟了進去,才鬆了口氣。

“死丫頭你怎麼跑到這兒來了,既然醒了就好好在病房待著,居然還敢把針管拔了跑出來,是不是皮癢了!”恰在這時,一個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來,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毛月月回頭一看,果然是自家毛太後。

“媽,我好想你!”她眼眶一紅,撲上去抱住了毛媽媽。

毛媽媽一愣,隨即沒好氣道:“多大人了還這麼輕骨頭。”雖然這樣說,但到毛月月背上的手看著用力,其實卻輕飄飄的一點份量都沒有。

三天後,梅家。

梅希睿拿著一封信心事重重地走進了書房,正戴著老花鏡翻看藥方子的梅景潤抬頭看了他一眼,慢吞吞道:“這是怎麼了?”

——自打當初受了刺激中風,後來雖然又調理了回來,但到底不是一點影響也沒有,行動沒原來利索了,連說話也快不了了。

梅希睿將手裡的信拿出來,“剛剛管家給我的,這信封上的字……跟希雅非常像。”

梅景潤一怔,接過一看,下意識道:“這字比那丫頭好,筆力更顯風骨,也更為大氣遒勁。”

梅希睿鬆了口氣,這麼說就是和希雅沒關係了,他就怕是有人故意想要利用希雅刺激老爺子。

梅景潤卻是眉頭一皺,突然動手撕開了信封,取出了裡面的照片。

這是一張全家福,要是任何一個娛樂圈人士看到這張照片,恐怕都要發瘋,這張照片上大大小小有上百人,但卻無一例外不是俊男就是美女,且一個比一個極品。

梅景潤卻看著中間那個揚著下巴笑得開心的美麗女子紅了眼眶,繼而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起來。

梅希睿正看著照片出神,見狀也顧不上疑惑為什麼照片中的女子讓他覺得眼熟的問題了,手忙腳亂地安慰起老父來。

不想,他才安慰了幾句,梅景潤就突兀地笑了起來。

另一邊,毛媽媽覺得奇怪極了,自家女兒從樓梯上摔了下,也沒傷到腦子啊,怎麼突然變性了,不盯著電視裡那些男明星笑得盪漾了,看到好看的男人眼睛也不發直了,難不成中邪了?

毛月月: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在見識過那樣高質量的美男之後,這些庸脂俗粉哪裡還能入眼,都沒心情配cp了。

-cbr

,體內的血液彷彿沸騰了起來,讓她覺得心口有些發熱。她轉頭去看其他人,才發現有這種感覺的不止她一人。就在這時,花眠發現自己的手被人牽住,她抬頭才發覺族長叔叔不知何時來到了她的身邊。“跟我來。”見她抬頭,遙今輕聲說道。飛嵐幾人看向她的目光帶著鼓勵,花眠深呼吸一口氣,抬腳跟著遙今走向那隻最大的巨鼎。將花眠帶到巨鼎旁,遙今道:“將手覆到上面。”花眠照做,遙今則走到了一旁由他長子取出的那隻巨鼎旁,同樣將手覆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