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ptt』
第126章 第 126 章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正文君那小婊砸正在梳妝打扮,您可以用強大的購買率把它砸出來她學著將禪門功夫運用在劍招內,甚至還得了謝扶危的幾句誇讚。隻是她那個不知名的“追求者”的行為似乎越來越過激了些。起初倒是一些無傷大雅的鮮花。不過短短幾天功夫,就大變了個樣。她在她枕下發現了一滴鮮血。被褥、幔帳、紗簾,一滴又一滴,一簇又一簇,宛如暗中肆意生長怒放的花。這感覺就好像暗中有隻眼睛在窺伺著自己,金羨魚面色一黑。對方能神不知鬼不覺《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

傳聞中,    小仙洲無救仙君衛寒宵,寡恩薄義,少年時弑父殺兄,    入主衛王宮。

如果不是為了救周萌妹,金羨魚想,她一定不會喬裝打扮潛入衛王宮的選妃隊伍。

人有旦夕禍福,天有不測風雲,某次曆練過程中,    周萌妹不幸中招,    解毒條件極為苛刻,其中一項則是衛王宮常年不竭的不老泉。

當初她假死之後,    周萌妹很是傷心黯然了一陣子,還是金羨魚於心不忍,    主動出現在了周玉面前。

從此之後,周玉便笑靨如花,    脆生生地主動提出要和她一起雲遊。

周玉對她的感情,並非愛情,亦非友情,    當初洞庭驚鴻一瞥,    令她一直以來頗為仰慕她,金羨魚也很喜歡她。

周萌妹受傷,幫她解毒自然成了她義不容辭的責任。

金羨魚不想跑到衛寒宵面前,    尷尬地大聲道:“surprise!沒想到吧!我又活了!”

在鳳城寒、衛寒宵、謝扶危都認為她已身死道消的情況下,這行為無疑會引起巨大的連鎖反應。

她在衛王宮附近盤桓了三日,正巧趕上了傳言衛寒宵選妃,於是腦子一抽,喬裝打扮,    混入了衛王宮的隊伍。

對,選妃。

據說衛寒宵“薄情寡慾”,已經引起了小仙洲群臣的不滿,進言要廣征美女,以充六宮。

修真界竟然還玩這一套嗎??

傳言中,無救仙君衛寒宵十分不樂意,但礙於壓力,隻好黑著臉答應了下來。

事實證明,這次選妃絕沒那麼容易,金羨魚前面這一百八十人,已經被衛寒宵面無表情地已各種理由趕了回去。

衛寒宵的婚姻大事與她無關,比起選妃,金羨魚深刻地以為,可能選男妃比較適合他。

性取向哪有這麼容易改變的,金羨魚懷疑她可能是個孤例,衛寒宵更喜歡的可能還是男人。

趁著人多眼雜悄悄溜出隊伍,金羨魚半跪在不老泉前,一邊汲水一邊煞有其事地點評道。

不老泉週迴數裡,飛珠濺玉,泉水在日光下熠熠生輝。

將裝滿泉水的水囊放入芥子空間內,金羨魚正欲轉身離去。

不遠處,一行宮人忽腳步匆匆朝她走來。

那行宮人看到她愣了一下,為首地皺眉道:“你怎麼在這裡?”

金羨魚內心大喊倒黴,面上故作迷惘:“……我、我好像迷路了。”

宮人扭頭吩咐身邊的人道:“快,帶她過去。”

金羨魚不想在這個時候跑路驚動眾人,隻好豁出一口氣,鼓著臉,任由宮人帶自己回到了隊伍裡。

大不了就是去混水摸個魚……

照衛寒宵這架勢,他答應選妃很有可能是給群臣添堵的,到最後一個都看不上。

不得不說,衛王宮還是十分恢弘華麗,極富異族氣息。其修建於渺渺弱水之外,一座巨大的鯨骨之上,魚鱗作屋,堂畫蛟龍,珠宮貝闕。

王宮內,流螢飛舞,道旁刻石為鯨,丹檻連楹,重樓飛閣間點綴著萬年不熄不滅的鮫人燭。

遠遠望去,星星溢溢如明滅不定的天河。

金羨魚身邊的女孩子們個個都生得秀麗動人,靠著說話來舒緩內心的緊張。

“我好害怕,聽說無救仙君他凶毒薄情,嗜殺成性。”

“不要怕,傳言多添油加醋,當不得真的。”

“我們大家一起勉強也能做個伴。”

跟隨在女孩子們身後,金羨魚並沒有打算幫衛寒宵澄清的意思,她現在隻求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減少與衛王宮宮人的聯絡,好成功淘汰,順利跑路。

不多時的功夫,就已經輪到了她們這一行人過去面見評委,啊不……

仙君。

金羨魚一路眼觀鼻鼻觀心,但聽到少年喑啞的嗓音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少年坐在水晶簾下,桌上的水果看起來沒有動過。

過了百年,衛寒宵的樣貌沒什麼顯著的改變,但穿著打扮和從前相比無疑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整個人似乎瘦削了不少,白髮及腰,玄色的長袍曳地,肌膚蒼白得似乎能看清淡青色的血管紋路。

鴿血紅的眼底蒙著淡淡的陰翳,整個人看起來一副懨懨的模樣。

少年托腮冷淡地掃了她們一圈。

“不感興趣,退下吧。”

話音未落,金羨魚連同其他女孩子都不由鬆了口氣,就在她轉身準備離開的刹那間。

衛寒宵忽然皺了皺眉,“等等,慢著。”

“你,轉過來。”

金羨魚愣了一下,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過了半秒,才意識到衛寒宵說的並不是他。

他指著的是她身邊的一個姑娘。

女孩被驟然點名,嚇得花容失色,不安地躬身行禮。

衛寒宵顯然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皺著鼻子認認真真打量了一圈,道:“不是你。”

“奇怪。”他低下頭,喃喃道。

曳地的玄袍如同翻滾的烏雲,最終停留在金羨魚身邊。

緊跟著,一隻雪白的手扳起了金羨魚的下頷。

“抬起頭,看我。”衛寒宵面無表情地說著。

金羨魚強忍住一個過肩摔,轉頭跑路的衝動,儘量“花容失色”地看過去。

內心暗忖,她的喬裝易容應該沒有問題,她還縮了骨……

“你看著倒還不錯,”少年煞有其事地沉吟了一聲,“留下吧。”

誒???

金羨魚受驚地抬起臉。

等等……

她確信自己的易容沒有問題,長相不醜,但也絕對算不上漂亮,總而言之,是在人群中絕對不出挑的那一掛。

那一刻,金羨魚感覺自己的臉都僵硬了,她懵逼又無措地睜大眼,卻對上了其他女孩子或羨慕,或同情的目光。

那一刻,金羨魚覺得自己都快具象化出一隻爾康手道,等等我!!

衛寒宵說完,鬆開她,就又走回了水晶簾下,這一次竟然還拈了個在電視劇暴君鏡頭裡出場率頗高的葡萄,頗有閒情逸緻地拋接了半晌,“咕咚”一聲,吞進了嘴裡。

“怎麼樣?”衛寒宵面不改色地擦了擦唇邊的水漬,問身邊的大臣們,“我留了一個,可以了吧?”

群臣們面面相覷。

總歸還是留了一個,紛紛站起身恭祝衛寒宵。

原來不是衛寒宵認出了她,隻是她倒黴被他選中來應付交差。金羨魚微微鬆了口氣。

衛寒宵:“什麼時候洞房?”

群臣:???

金羨魚心裡一緊,微鬆的一口氣又提了回去。

衛寒宵又拈了顆葡萄:“不是你們讓我儘快選妃誕下繼承人的嗎?”

“那擇日不如撞日好了。”

就這樣,還處於震驚狀態,不敢輕舉妄動的金羨魚就被迅速打包送入了寢宮。

這一係列流程效率之高,甚至讓她找不到跑路的機會。

小仙洲之民風開放,“寡廉鮮恥”果然誠不我欺。

坐在氈帳內,金羨魚鬱卒的心情逐漸冷靜下來,決心先走一步算一步,如果情況有變,那她隻能硬著頭皮揭開馬甲,大叫一聲“surprise”!

“别裝了。”少年清冷微啞的嗓音在頭頂響起。

衛寒宵一走進帳子,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認出是你了。你果然沒死。來這裡做什麼?”

一連三個問題如浪頭一般將金羨魚打懵在地,不確定這是不是餌鹹鉤直,金羨魚確定保持謹慎的態度:“大王是什麼意思?”

大王二字甫一出口,衛寒宵毫不客氣地噗嗤笑了出來。

“要我喊你名字嗎?”衛寒宵坐到她身邊,鴿血紅的眼靜靜地望著她,鮮紅的唇瓣一張一合,一字一頓地開口,“金、羨、魚。”

金羨魚這才意識到衛寒宵他好像換作了她從前熟悉的裝飾。

上衣下裙,馬尾小辮兒。

可惜他長高了很多,寬肩窄腰,長手長腳,穿著竟然顯得侷促了不少,或許這也是他表情有些不自在之故。

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快掉馬,金羨魚頓了一下,鬱悶地解除了易容,問:“你怎麼認出我來的?”

衛寒宵不答反問:“你來這裡做什麼?”

“救人,需要衛王宮的不老泉。”

衛寒宵抿了一下唇,“那你找到了嗎?需不需要我找人帶你去,你要多少……?”

“不用。”金羨魚笑著從芥子空間裡拿出水囊,“我已經找到了。”

“多謝你。”金羨魚站起身,趁他還沒開口,一鼓作氣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還要將不老泉帶回去,就先告——”

“來人。”衛寒宵目不轉睛地望著她,忽道。

帳簾掀開,走入幾個低眉順眼的侍女。

“你要救的人在哪裡?”

金羨魚:“我自己來就可——”

“在哪裡。”衛寒宵擲地有聲地截道,“我叫人去送。”

少年冷冷地望著她,“你該不會以為你這麼輕易就能走吧?”

……

一二三。

僵持三秒之後,理虧的金羨魚敗退,垂著腦袋道:“好吧。”

交代了地址,她還有點兒不放心地繼續重申道,“請一定,一定要交到那位周姑孃的手中。”

“是周玉嗎?”衛寒宵不耐煩地打斷了她,冷聲道,“不說她的名字,難道是怕我針對她?”

金羨魚辯解:“我隻是怕出岔子。”

衛寒宵鴿血紅的鳳眼一眨不眨望著她:“多餘的事處理完了,現在該來算算我們之間的賬了。”

金羨魚無奈道:“好吧,你想要什麼?”

衛寒宵又不言不語地盯著她看了兩秒,忽地揚起唇角,嗓音愉悅,慢條斯理地說:“一物抵一物。”

金羨魚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少年懶洋洋的嗓音在耳畔響起:“别想著跑了,你若是跑了,從今之後他們都知道你是我落跑的王妃……”

金羨魚被雷得外焦裡嫩,不可置信地睜大眼,揮手在衛寒宵腦袋上敲了兩下。

“你清醒一點!”

衛寒宵腦袋上捱了兩下,方才酷炫狂霸拽的氣勢頓時煙消雲散,面色鐵青,眼神刷地又冷淡下來。

“是我給你太大的面子了?你以為單憑你一個人能逃出衛王宮,逃過整個小仙洲的拘捕?”

他話音剛落,從袖口突然“啪”地落了件什麼東西。

金羨魚還沒去撿。

衛寒宵忽然緊張地叫道:“别看!!”

很可惜,她已經看到了。

他袖子裡面竟然塞了一本,春·宮·圖!!

來之前可謂是做足了充分的準備。

對上金羨魚驚愕的視線,衛寒宵的臉瞬間綠掉了。

惱羞成怒道:“我和我的王妃圓房又怎麼了!你這什麼眼神啊!”

“沒想到你還會看這個的眼神。”

“我明明一直都有在看——不對,這是那些老傢夥塞給我的好不好。”

金羨魚這個時候連吐槽的**都沒有了。

默默撿起這本春宮,搡到了他懷裡。

小鹿亂撞,臉紅心跳是不可能的,她的心情就好比撞見了姐姐撞見青春期的弟弟床底下的sq雜誌,有點兒尷尬,有點兒不忍心。

衛寒宵眼簾兒低垂,收起了馬賽克,緊跟著猝然發難!一躍而起,將金羨魚按到在了床榻間!

天旋地轉間,少年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金羨魚怔了一下,突然意識到衛寒宵其實變了很多。

日光從帳子外灑了進來,少年眼裡彷彿揉碎了星星點點的日光,驅散了眼底的陰翳。

他一手摁住她,一手旋轉著那不和諧的東西,漂亮白皙的指尖飛舞,眼裡含笑,揚起唇角道:

“你以為我什麼都不懂嗎?嗯?”尾音像一把小鉤子一樣,揚得高高的。

本想裝酷,但與金羨魚四目相對的刹那間,衛寒宵目光躲閃般地眨了眨,俊臉微紅,不好意思地别過頭,深吸了一口氣,低下頭自顧自地嘟囔了句什麼。

“喂。”衛寒宵伸手戳了戳金羨魚她發熱的臉頰,抬起眼很認真地望向她。

“這百年來我想了很多……”

金羨魚:“……你先起來說話。”

“不要。”果斷地。

深吸一口氣,又急促道:“你聽我說。我還是很喜歡你。之前是我不好,太幼稚,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會努力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金羨魚不安、驚惶、尷尬,紅著臉又羞又惱地聽完了這番告白,終於忍無可忍地拔出了短劍,“你確定你不還不起來嗎!”

“雖然我對付不了整個小仙洲,但對付你還是像以前綽綽有餘吧!!”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1-10-30    20:18:58~2021-10-31    16:57:3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淺水炸彈的小天使:兔兔那麼可愛    1個;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喵喵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花開花落        不知今夕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箏ai璃月、53624654、喵喵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貝貝的乳酪    49瓶;帽子_吃空氣、雲汀    30瓶;夕月、遙遠的相似性、如期    20瓶;飛奔的五花肉    13瓶;二翔,來喝六個核桃、27565083、尾巴上的貓、愛國、夏日彌光    10瓶;蘇啊蘇    8瓶;墨菲雪    6瓶;躲在被窩裡喝旺仔、阿燈噔噔噔    5瓶;來了來了    4瓶;風與雲    2瓶;17217944、雯寶、是可愛的小作精哦、麻煩鬼、瑪卡巴卡、錫林郭勒牛馬草原、箏ai璃月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cbr

。不過短短幾天功夫,就大變了個樣。她在她枕下發現了一滴鮮血。被褥、幔帳、紗簾,一滴又一滴,一簇又一簇,宛如暗中肆意生長怒放的花。這感覺就好像暗中有隻眼睛在窺伺著自己,金羨魚面色一黑。對方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摸進她臥房,足以表明他修為極高。幾次三番下來,金羨魚終於忍無可忍,決心守株待兔,將自己最近所學用在這位stalker身上。可令她鬱悶的是,她一連屏聲靜氣,等待了數天,都未能等到這位stalker再現


好書推薦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ptt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