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道兵開始修行』
第五百零五章 證道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今夜咱們就在此紮營,王安,你安排一下守夜!”徐瑾帶領著血梟道兵,在一片較為平坦開闊的荒野處停了下來,轉頭對著隊伍中的王安說道。“是!”身後呼吸略微有些粗重的王安聞言,立刻應了一聲,隨後就帶領著血梟道兵,開始在周圍佈置起來。徐瑾走到了一旁的,伸手從懷中取出了吳刑給他的地圖,仔細的觀看起來。“之前路過的那座城池名叫大兆,距離良隅大約五百餘裡,如此說來,今日的行軍速度並不慢,按照現在的速度,再有八日左《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隨著積溟神的話說完,災劫之神等三人,此時都沒有再開口說話,因為他們知道,再多說下去已經無益。

“多謝兩位尊神!”

此刻的徐瑾,也明白事情已經有了轉機,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積溟神與和光神既然願意出手,那自己應該是真的安全了,於是趕忙開口道謝。

“你不用謝我們,你應該謝謝冥河之神,還有這些采華神!”

聽到徐瑾的話,拿著手鼓的和光神對著徐瑾開口說道。

“幾位尊神能夠在此時助我,自然是都應該道謝的,援手之恩,日後必有所報!”

聽到對方怎麼說,徐瑾又接著開口說道,不管是因為什麼,今天在場幫助他的人,這份恩情他都應該記下,日後在他們有需要的時候,徐瑾也必然會有所回報。

“去完成你未完成的戰鬥吧,同時也記住你剛才所說的話,這世界外壁,要由你負責修補!”

換源app】

積溟神此刻又看了一眼徐瑾,微笑著對他說道。

“請尊神放心,今日隻要我不死,那麼修複世界外壁的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

聽聞此言,徐瑾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說完這句話出,徐瑾就瞬間推出了一大段距離,按照對方所說,繼續進行自己未完成的戰鬥去了。

補天兵戈令的小空間中,在萬仙陣凶猛的攻擊之下,淵已經招架的越來越艱難,他的根源力量,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被消磨,補天兵戈令表面的那隻朱厭,現在都已經消失不見了,而在小空間之中,卻有一隻巨大的朱厭,正在配合著萬仙陣,不斷的攻擊著淵。

那濃鬱的鐵血煞氣,完全充斥了整個小空間,也沾染上了一種道韻,使得攻擊對於淵而言,變得更加具有威脅。

此刻徐瑾騰出了手來,重新將全部的精力放到了淵的身上,讓原本就在苦苦支撐的淵,處境瞬間變得更加危險了,幾乎被徹底壓製,自身根源被消磨的速度,一下子加快了許多。

在徐瑾進一步壓製了淵的同時,積溟神等人,這時候也動起了手來。

不見他們任何一人有所動作,可是他們所在的位置,卻憑空出現了一陣扭曲。

積溟神和災劫之神周圍,如同是水波盪漾一般,將兩人的身軀包裹在了其中,那盪漾的水波之中,隱隱出現了一座山峰的輪廓。

和光神和萬象之神兩人的周圍,則是變成一片白色,將兩人的身軀包裹在其中,並且範圍在不斷的擴散著,一直到了冥河之神和黑淵之神交手的邊界。

幾位神明之中,也就是冥河之神和黑淵之神交手的動靜最大,同時兩人之間的交手,也能夠讓人稍微看清一些深淺,不像其他的四人,根本連交手的過程,都讓人有些看不清。

徐瑾明明已經退出了很遠的距離,可這個時候,他還是能夠感受到幾人道韻的糾纏,這對於如今的他來說,都能夠產生一定的影響,無奈之下,徐瑾隻能選擇退出更遠的距離。

補天兵戈令的小空間中,隨著徐瑾全力的攻擊,淵的根源不斷被消磨,他的反抗力量也變得越來越弱,漸漸的,在徐瑾的攻擊下,淵徹底的失去了反抗之力,隻能儘可能的防守。

但即便失去了反抗之力,淵根源被消磨的速度也沒有太快,徐瑾即便拚儘全力,也感覺是在用冰水沖刷一塊冰塊,雖然有效果,但也隻能慢慢的將其消融。

好在此時有三位神明的幫助,徐瑾已經有了足夠的時間,並且隨著淵的根源不斷被消磨,這個速度也會慢慢的加快的。

在補天兵戈令加上萬仙陣的全力運轉下,淵的根源,逐漸被消磨得越來越多,然後被消磨的速度,也如徐瑾預料的那樣一樣,漸漸的變得越來越快。

正在交手的幾位神明,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戰鬥逐漸變得越來越激烈,他們戰鬥的位置不再侷限在一處地方,而是在這片虛無的空間之中,開始不斷的移動。

徐瑾隻看到一道道流光閃爍,還有黑色白色的光團,突然間從一個位置消失,然後眨眼又出現在另外一處位置,甚至突然間出現在自己身前不遠處。

那一次次交手看似平常,但是其中所蘊含的力量,卻是無比可怕的,就比如說出現在徐瑾身前不遠處的交手,就給徐瑾造成了巨大的影響,差點讓被壓製的淵,找到反抗的機會。

好在一切進行的還是比較順利的,過了不知道多久之後,徐瑾感覺在萬仙陣之中的淵,自身的根源已經被消磨了大半,這個時候的淵,才算是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

而將淵壓製到這一步的徐瑾,已經在這個過程中,使得自身的兵戈概念,獲得了進一步的成長,距離達到證道層次,就隻剩下最後的一小步了。

那正在交手的幾位神明,這個時候依然沒有停下來,不過在那幾位神明之中,和黑淵之神交手的冥河之神,現在處境已經變得有些不妙了。

那靜靜流淌的黑色冥河,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大部分落入到了黑色的深淵之中,那無始無終的冥河,此刻就彷彿要被黑淵徹底的吞沒,冥河之神的道韻,明顯也被黑淵之神壓製了。

等到冥河之神徹底的失敗,那麼黑淵之神就能夠抽出手來,所以徐瑾的時間也不多了。

自身概念已經快要蛻變的徐瑾,此刻也加快了速度,更加迅速地消磨淵剩下的根源,隨著淵剩餘的根源被不斷的消磨,眼看就剩下了最後一成左右,徐瑾卻突然發現,這最後剩下的根源,居然非常的頑固,使得自身的消磨速度重新變慢了。

而在這最後剩下的根源之中,徐瑾感受到了淵最堅定的意誌,還有對方的道。

對於已經達到證道層次的淵來說,他的修行,已經成為了一種道,即便他的根源可以被消磨掉,但是淵的道,根本很難以被徹底的磨滅,所以想要將對方這最後的根源磨滅,還需要更長的時間,要不然,就需要用其他的辦法。

現在的情況,徐瑾的時間已經不充裕了,因此他隻能用一些其他的辦法。

面對已經剩下最後根源的淵,徐瑾直接將自己的意識,探入到了淵的根源之中,此刻也隻有在意識之中,徹底的擊敗淵,才能夠將對方最後的根源徹底的瓦解。

徐瑾的意識探入到淵最後剩下的根源之中,進入的那一瞬間,徐瑾就感受到了無數的契約,這是在漫長時間之中,淵和所有他接觸過的人,所產生的聯絡,還有不同的聯絡,自然而然所演化出的契約。

這些雜亂的契約,形成了淵的意識最後的一部分防護,密密麻麻的,根本無法理出其中的源頭。

徐瑾的意識在接觸到這些契約之後,瞬間就迷失在了其中,根本沒有辦法找到源頭,而在這種情況下,徐瑾的做法很簡單,那就是用他和淵戰鬥時候一樣的辦法,不去找這些契約的源頭,而是強行將這一切打破。

他的意識,彷彿化作了最鋒利的長刀,向著這些契約鎖鏈劈砍而下。

也許是因為兩者境界的差距,徐瑾雖然能夠斬斷這些契約鎖鏈,可速度卻並不是很快,這讓他隻能不斷的揮刀,不斷的向著淵的意識靠近。

而隨著這些契約的鎖鏈被不斷的斬斷,徐瑾的意識,終究還是在不斷的接近淵的意識,等到徐瑾看到一道道金光透出時,他知道自己,已經接觸到了淵的意識。

那金光透出的地方,似乎是一片完整的世界,這片世界的外壁,散發著璀璨的金色神光,和無數的契約鎖鏈相連,透過世界的外壁,可以看到這片世界的星空之中,有著大大小小無數的小空間,那一個個小空間之中,生活的都是神明。

而視線順著星空往下,看到的是遼闊的大地,幾乎和如今大地的樣子一般無二,不過這片大地上,卻是無比繁榮的景象,大地上各處都有人族的身影,大家相處的非常和諧,所有人都各司其職,都有著自己的事情做,而且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就連大地下方的幽冥,也並不是一片陰森的場景,那些死去的人的靈魂進入幽冥之,他們就陷入到了永恒的安眠之中,感受不到幽冥的陰冷,也不會有人打擾他們,所有的靈魂體,似乎也都帶著安詳的笑容。

徐瑾看著這些畫面,他明白了眼前這樣的場景,就是在淵的想象之中,他想讓世界變成的場景。

而這個時候,一道身上散發著金色神光的身影,從這片世界之中走了出來,這道身影正是淵。

兩人見面之後,並沒有直接動手,此刻的他們,反倒是顯得很平靜,並不像是有著深仇大恨的人。

“這是孤想要建成的世界,如果沒有你的乾擾,若乾年後,在孤的治理下,天地將會變成這樣,神明待在星空之中,大地會變得更加繁榮,而幽冥之中,也會成為真正靈魂的安息之所!”

淵看著徐瑾,對著他輕聲開口說道。

“的確是不錯的想法,隻可惜太過虛幻了,即便沒有我,恐怕也很難實現,就算你能夠憑藉自己的實力,強行將天地變成這樣,終究也不會長久的!”

徐瑾聞言,對著淵開口說道。

而聽到徐瑾的話,淵臉上明顯露出了不悅之色,他似乎對於徐瑾的話很不認同,直接開口反駁道。

“按照孤的計劃,這一切是可以實現的,而且在神庭治世之後,這一切還會長久下去,除非有人能夠打敗孤!”

淵這句話說完之後,神色又重新變得平靜了下來,而聽到他的話的徐瑾,則是看著他繼續說道。

“如果將這一切,建立在強權之上,那麼我毫不懷疑,你能夠讓天地短暫的變成這個樣子,但問題是這世界一直是在變化的,沒有變化的世界,就如同是一灘死水一樣,在失去了意外的同時,也失去了希望。”

“你讓大地上的那些人各司其職,可能他們終其一生,所做的都是同樣的事情,甚至他們的子子孫孫,也會和他們一樣,重複著一模一樣的事,最終他們會感到厭煩,會想要去改變,而改變如何開始,就從反抗開始!”

“也許他們並沒有反抗的力量,但是隻要有人開始反抗,有人開始追求變化,那就猶如燎原的星星之火一般,會讓這死氣沉沉的天地,重新變得沸騰起來,聚眾之力,弱者敢向強者揮刀,持勇而成兵,最終你所搭建的一切,全都會毀於一旦。”

“當然,你可以用你的力量,強行將一切拉回到你認為的正軌,將那些反抗者通通消滅掉,繼續維持一時的安定,等過一段時間,一切又會重新開始,宛如是一個輪迴一般,天地也會在這一次次輪迴之中,從此衰落下去!”

徐瑾一口氣說了很多,而隨著他的話,眼前看起來一片祥和的世界,也隨之出現了各種變化,變得混亂了起來,不光是大地上,就連星空之中的神明,還有幽冥之中沉睡的靈魂,同樣也都被驚動了,甚至整個世界,似乎都在逐漸的崩潰。

淵看著世界的變化,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笑容,然後對著徐瑾說道。

“你所說的這些道理,並沒有辦法徹底的說服我,但是我知道,今天如果讓你贏了,你最終可能會和我做類似的事情,那就讓我看看,你究竟能不能做得比我好!”

“也許不行,但是我一定會努力,並且必然會爭取那個對我最有利的結果,但我並不喜歡那樣不斷的輪迴,如果真的到了要變革的時候,我也許會親手去推動他,戰爭帶來的不止是破滅,同樣還有戰鬥之後的重塑!”徐瑾聽完淵的話之後,對著他認真的說道。

聽聞此言,淵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他的身軀,也開始慢慢的變澹,與此同時,淵剩下最後的根源,也逐漸開始瓦解,而徐瑾的身上,他的兵戈概念,徹底的蛻變成了一種玄之又玄的道韻。

-cbr

兵,開始在周圍佈置起來。徐瑾走到了一旁的,伸手從懷中取出了吳刑給他的地圖,仔細的觀看起來。“之前路過的那座城池名叫大兆,距離良隅大約五百餘裡,如此說來,今日的行軍速度並不慢,按照現在的速度,再有八日左右,就能到達肥墉,之後距離旱邑約摸百裡左右,不到半日功夫可達!”看著手中的地圖,徐瑾想起之前經過的城池的名字,在心中默默的計算道。其實如果可以通過神行道的話,完全不需要徐瑾他們這麼辛苦的趕路,一天時間


好書推薦
從道兵開始修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