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萬萬年』
233火藥的誕生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再過幾天就是秦國的歲首了,黑山搜腸刮肚,想到一首《精忠報國》把歌詞默寫下來,教給阿黑哥,很快阿黑哥就把這首歌唱得抑揚頓挫熱血澎湃。“把這首歌教給大家吧!希望大家在節日裡思鄉的同時,也想想自己偉大的使命。”黑山對阿黑哥吩咐道。“左庶長,卒妻營來報到了,有五十多人呢?長得可俊了!”肉餅興匆匆地跑來報告。“不就是來了一些女兵嗎?值得你那麼興奮嗎?北上還不到一個月,你就看母豬都是雙眼皮啦!”黑山沒有好氣地《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一硝二硫三木碳,再加白糖。這個是後世常用的炸藥配方。硝石可以開采,少量也可以到藥店采購,硫磺可以燒溫泉水來提起,白糖這個年代還華夏還沒有,隻有胡商從西域運來,價格貴得離譜,好在用量不多。備齊四種材料,黑山小心翼翼地按比例混合均勻,先用紙包了幾個炮仗試放一下,果然聲音響亮,嚇得家人們都跑出來觀看,都以為是晴天打雷。

黑山將火藥用油紙包成幾個大炮仗,剩下的用陶罐裝好。剛剛墨家派人來請給出去參觀蒸汽機的運行試驗。黑山便帶上大炮仗,來到羽陽宮。

羽陽宮現在已經改名為墨家學院。學院內分成鐵工、木工、醫藥、化學、光學等幾個學科。每一個學科都有墨家弟子在認真學習。因為提前知道黑山要來,學院裡的學生都跑到學院門口來歡迎黑山。

黑山和大家打了招呼,便在宗人的簇擁下來到鐵工坊,一台一間屋子大的蒸汽機已經安裝完畢,隻等著黑山前來親自點火試驗。認真檢查了每一個零部件,黑山的黑臉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說道:“做得好不錯,比我想象的好一些!馬上加水,點火試驗。”

幾個墨家弟子提來幾桶水,加滿水箱。水箱下面是一個燃燒室,燃燒室裝滿烏黑的煤炭,有人拿來一瓶猛火油,澆在煤炭上,再用火把點燃煤炭。燃燒室立刻燃起熊熊烈火。大約過了一刻鐘,水箱裡的水開了,蒸汽倉在水蒸氣的作用下緩緩推動活塞,活塞帶動轉軸,轉軸再帶動飛輪慢慢轉動。隨著蒸汽越來越多,機器的轉速越來越高,工坊裡響起來機器的轟鳴聲,白色的蒸汽霧飄滿整座房屋屋頂。

成功了,大家興奮地鼓起掌來。

黑山大聲宣佈道:“我宣佈大秦共和國從現在開始進入蒸汽機時代,我們要將這一刻載入大秦的史冊,將每一個參與製造蒸汽機的人全部記錄在史冊裡。你們要以蒸汽機為基礎,再接再曆發明創造出更多的東西。”

黑山的講話,讓工匠工師們無比興奮。墨家钜子馮默風也站出來說道:“先生的指示是我們前進的動力,不是驕傲的資本。現在全體工師立刻再檢查幾遍,要認真細緻地找出其中的不足,再加以改正。”

工師們聽了,立刻對蒸汽機進行徹底的檢查,總結經驗。

黑山帶著馮默風來到外面的空地上,找了個石頭縫,將剛剛包好的炸藥塞進石頭縫隙裡,說道:“大家都讓開,離這裡五丈遠!”

待大家全部走開了,黑山才命令道:“肉餅,去點燃火藥!”

“諾!”肉餅應著,拿來火把點燃引信後迅速跑出五丈外。

“滋滋滋”一陣白煙過後,“轟!”的一聲巨響,許多墨家弟子都嚇得東躲西藏。

待硝煙散儘,墨家的弟子們有的嚇蹲在地上,有的躲在假山後面,有點跑得沒了蹤影。馮默風則是嚇呆在原地,直到黑山向前檢視爆炸的效果時,才緩過神來,跟上來檢視,之間剛剛石頭縫隙邊的兩個石頭,早已經被炸得分崩離析,他差異得面色發紫,說道:“先生,這個是什麼東西?為何動靜這麼大?威力這麼厲害?”

黑山有拿出剩下幾個炸藥,說道:“化學這門課就是這麼有趣,我將硝石、硫磺、木炭這幾種常見的東西按一定的比例混合,再家人一點白糖,就形成這個威力驚人的炸藥。這個炸藥不僅可以用來開山裂石,還可以用在戰爭中,殺人於幾裡之外。不過這個炸藥還不完善。你要帶著你的弟子們,將硝石和硫磺提純,隻要將原材料的純度做到極致,炸藥的威力還要提高數倍道數十倍。還有,這個火藥的配方,你要嚴格保密,這個也是未來的幾百年,大秦戰勝一切外來敵人的秘密武器。”

“諾!請先生放心!”馮默風應道。

“蒸汽機已經製造成功,讓你的弟子們抓緊總結經驗,認真檢查它的不足之處我們再加以改進。等到你們認為完美了,立刻生產幾十台出來,我們要先把它裝備到大船上,這樣我們的大船就不用再靠人力和風力航行,將來我們還要將他裝到車上,用它代替馬車出行!”黑山說道。

“謝謝先生對我們的肯定。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生產那麼多的蒸汽機,光靠我們墨家學院肯定不夠。”

“你可以把蒸汽機分解成一個個零件。你們隻負責最主要的主體生產,其它的可以交給其它鐵工坊來做,你們在最後組裝就行。”黑山說道,“以後我們會生產出更多跟複雜的設備,多家工坊合作將成為常態化。對不同的零件,我們還要指定嚴格的標準,我們可以把這個標準叫做國標。不管哪個工坊製作零件,全部按國標生產。”黑山答道。

“先生的話,真是如雷貫耳!”在下受教了。

......

轉眼大半年過去,數十艘大型戰船滿載著閩中郡的五萬士兵,從刺桐城出發,在蒸汽機的驅動下,轟隆隆地向南航行而去。以前的戰船,撐死可以運八百士兵,而現在的蒸汽機船,不僅大數倍,速度也比以前快了幾倍,船頭和船底都用鋼板加固,每艘船還裝備了十門最新研製的火炮。這樣的戰船足夠在任何水域所向披靡。船隊沿著海岸航行,五天後便來到珠江口,珠江口此時已經被趙佗的水軍戰船隔斷,戰船雖然不大,但是大小有二百多艘,數量遠遠超過秦軍。而且,他們的船上海裝備著秦軍時期的床弩和拋石車,許多大船還配備了水輪車。這在這個年代,已經是一支數量龐大的精銳之師了。

“難怪趙佗敢在南海郡稱王,這支水師無論數量和裝備,已經足夠他橫行於水上了!”韓信說道。

“隻可惜,他碰到的是我們的戰船,他們的水師,雖然數量龐大,但是真要和我們打起來,肯定要吃大虧!”曹參說道。

“現在敵眾我寡,我該如何破敵?”韓信問道。

劉季說道:“一個大人打一群小孩子,還需要用計謀嗎?先打一**炮,炸懵他們,再全速撞過去。”

韓信繼續說道:“劉季將軍說得對。我們以五萬人千裡迢迢來進攻别人的百萬大軍,他們占了天時地利人和。我們隻能用絕對的實力碾壓他們,從精神上摧垮他們,才可以徹底戰勝他們。傳將令,大船一字排開,炮火準備,炮火過後,全速迎面壓上去。”

“諾!”眾將應道。

“樊噲!你看見敵軍中間的樓船沒有?他們的水師主將肯定在樓船上,我們的戰船直接撞那是艘樓船,如能活捉敵人主將最好,活捉不了,就廢了他!”韓信命令道。

“諾!”樊噲應道。

南越叛軍的底子是秦軍,他們依舊保留著秦軍的優良傳統。數百艘戰船分成幾個戰陣,整齊排列的珠江口。領頭的水師將軍堅信自己占有上水的優勢,大秦水師雖然有船大的優勢,但是自己憑著數量的優勢和小船的靈活,很快就可以將秦軍的水師打垮。

兩支水師都盤算著如何碾壓對手。

南越水師也床弩上弦,在拋石車上裝好猛火油,隻等著秦軍進入射程便開始戰鬥。突然遠處傳來轟隆隆的響聲,如群雷亂轟,南越士兵無不驚恐的向冒煙的地方望去,還沒有緩過神來,一顆顆炮彈在他們身邊炸響。聲音震耳欲聾,炮彈落處,堅固的戰船隨著巨響四分五裂,許多士兵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身體就像樹葉一樣飄到空中,掉入大海。

南越軍大亂,爆炸聲、哭喊聲亂成一團。還沒有來得及定下神來,隻看見一排無比高大的戰船飛速衝撞而來,大船遠遠看和近在眼前的感受完全兩回事,那種壓迫感足矣讓士兵們崩潰。

水師將軍見大事不妙,急忙下令戰船分散逃開,可是現在數百艘船排成幾個大軍陣,想要一下子散開談何容易。

大秦水師的戰船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就像一排猛虎,同時闖入兔子窩。南越的戰船迎面撞上,立刻土崩瓦解。很快,來不及逃離的主將樓船也被一艘大幾倍的戰船撞上,船體像枯枝敗葉一樣四分五裂。樊噲派人從水中撈出一個將軍服飾的人,剛剛撈上來,隻見他已經身受重傷,隻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幾個呼吸後,便頭一歪,死了。好在秦軍艦隊並沒有戀戰,他們用絕對的實力,撞過南越水師的船陣,繼續沿珠江上遊逆水而上,待南越水師的將士們回過神來,隻留下一片白色的煙霧,和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在珠江口沿著珠江北上,經過一天的航行,船隊轟隆隆的開到番禺城外的江面下錨。番禺城的百姓和官員見到如此高大威武的戰船,紛紛去報告趙佗。

年近半百的趙佗,此時身穿紅色冕服,頭戴天平冠,聽到水師的敗報,正和他的文武官員在王宮大殿上商議對策,還沒有商量出一個結果,在宮女太監的簇擁之下來到城牆,在瞭望樓下觀看敵情。

韓信遠遠看到城牆上的瞭望樓站了許多衣著華貴的人,立刻猜出那裡是敵人主將的位置,立刻下令道:“樊噲,立刻安排十門火炮,對準瞭望樓開火!就算轟不死趙佗,轟死幾個將軍丞相也是不錯的!”

樊噲領命而去。一回兒,兩艘戰船十門炮齊齊對準瞭望樓,同時開炮。

轟隆隆,一陣炮響,瞭望樓立刻灰飛煙滅、血肉橫飛。趙佗一下子被炸暈了過去,被身邊的短兵救回王宮,還好命大,隻是受了點輕傷。而他身邊的大臣們已經死傷過半。

回到大殿,趙佗的冕服破了,天平冠也壞了,腦門上纏著繃帶,十分狼狽。下面的大臣,傷亡過半,剩下的也個個帶傷。

趙佗說道:“秦軍有堅船利器,我們拿他們沒有辦法,不如投降吧!”

“大王不可降!”說話的是一個手纏繃帶的將軍,“秦軍最多隻有五萬人,我們有他們的十幾倍兵力,又占有地利。現在投降,秦軍必然會小看我們,大家都得不到好處。不如據城堅守,等他們鬆懈,我們可以與他們近戰,他們必敗無疑。退一步秦軍久戰不下,必會求和。”

趙佗想了想,說道:“吾老矣,就依上將軍所言,我們先據城堅守,避敵鋒芒。派快馬去象郡、桂林郡,調精兵前來與秦軍決戰!”

韓信見江邊有一座山,正好俯視番禺城,便下令放火燒山。

劉季不解,問道:“此山正好安營紮寨,把他燒了,士兵們還要老遠取木頭來紮營,不是吃力不討好嗎?”

韓信說道:“此山草盛林密,我若在山上紮營,敵人若用火攻,我們豈不是變成烤肉了?”

晚上,小山上燃起大火,火光照耀著整個天空。天亮的時候,大火才熄滅,小山變得黑禿禿的,隻有一些大樹的樹乾還在。韓信下令:“樊噲帶兩萬人上山砍材結營寨,曹參帶兩萬人上岸列陣掩護樊噲,其他人在船上嚴陣以待。防備敵人大舉來攻。”

“諾!”眾將應道,各自去準備了。

趙佗的大殿內,探子來報:“稟大王,秦軍分倆部分,一部在城外結陣,另一部上山結寨!”

“不好!秦人在山上結寨,到時候必將秘密武器運至山上,自上而下,番禺全城都在他們的攻擊範圍之內。必須趁他們立足未穩,派大軍出城截殺!”趙佗說道。

“末將願意率五萬精兵出城殺退秦軍。”一個將軍站了出來拱手施禮道。

趙佗一看,請戰的正是自己的侄子趙桐,心中大喜,說道:“殺退秦軍,本王給你記上一大功!”

番禺城的東門緩緩打開,五萬大軍正從城門開了出來。

早有瞭望手報告韓信。韓信下令道:“大船炮口對準城門,等我的命令!”

一會兒,南越叛軍已經出來兩三萬,正在城門口結陣。

韓信一聲令下:“準城門開炮!”

“轟——轟——轟——”數十枚炮彈,拖著白色的煙飛向城門。

cbr

。”黑山對阿黑哥吩咐道。“左庶長,卒妻營來報到了,有五十多人呢?長得可俊了!”肉餅興匆匆地跑來報告。“不就是來了一些女兵嗎?值得你那麼興奮嗎?北上還不到一個月,你就看母豬都是雙眼皮啦!”黑山沒有好氣地罵道,“你去叫司馬巴圖魯安排她們安頓下來。”卒妻營曆史悠久,始於夏,興於商、周,秦國也會征發一些女兵,兵源大部分是犯過罪的家屬、還會從人市上購買的女奴,少部分是自願的,以女兵的形式發到長年駐軍的邊塞戍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