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楊』
第一卷 荒唐案 第1章 奪命一刀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先主人和魔人同歸於儘了!”月牙石幻突然帶著哭腔,聲嘶力竭地嚎出一聲。看到月牙石幻十分激動,武楊停止了追問,他突然明白了三件事。第一,看來秘術不是月牙石幻所說的這個前主人,也就是他一直以為的“創秘天才”所創!第二,月牙石幻旋轉出來,罩在他身上的那柱光幕,應該是一種驗身,是用來區分來到這裡的秘術師,是幻身,還是術身!第三,武楊仔細回想了一遍剛進來時,在白光隧道裡的那種感覺。那個“白光隧道”,應該和月《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大漠無煙,走石飛沙。

這很適合孤獨的人前行。

孤獨的人,適合殺人。

武楊就是這樣的人。

這是武楊第一次入漠。洶湧的飛沙猶如飛刀,燙割過他的臉,也灼燒著他的眼。

六日了。

這六日來,武楊沒有進過一粒米,也沒喝過一滴水。厚厚翻起的一層層乾皮卷炸在他灰白的嘴唇上,他的腳步越來越沉重。但他依然直挺著身子,在向他飛刺而來地風沙中,艱難而堅定地向前追進著。

無情的風沙越吹越響。它狂躁的呼嘯聲在天地之間咆哮著穿刺進武楊的耳道。

這是一種警告。死亡的警告。

可是武楊似乎完全不把這警告當回事。

精神,有時候,真的是一種會讓人愚蠢瘋狂的毒藥。

自揭榜的那日算起,已經過去了三十六日了。一個月有餘,這早已超出武楊追殺史上的最長用時了。江湖之上已經傳言,如此長時間不見音信,是因為武楊與目標“獵物”已經同歸於儘了。

很明顯,此次追殺用時如此之長,是在武楊意料之外的,也是在天壇賭莊那些賭客賭徒們意料之外的,更是在整個天下的意料之外的!

然而,天下之大,天意難測,有多少事,又豈會是在人意料之內的?

就像是此刻,武楊一步一步踩過的身後。

“出來吧!”武楊忽然從乾涸的嗓子眼中擠出這三個字。

飛沙洶湧,卻吹不斷一個殺手對殺氣的敏銳,更何況是天下第一的殺手——大武楊。

飛沙不停。

武楊的麻布披風在他身後的飛沙中,迎沙顫揚。

突然,地上那片與武楊顫揚著的披風的投影,重合的那片黃沙,一陣湧動。

“砰!”

一聲巨響,那片湧動地黃沙突然向上炸開!炸心位置處,一把細長的利劍,在烈日的照耀下閃爍著一道精光,隨著飛沙而上,劃破長空,斜刺向武楊。

說時遲,那時快!隻見武楊當空一躍,向前一個空翻,便輕鬆躲開了這一來自地下的突然襲擊。緊接著,武楊便是一個轉身,隻見一道閃光在武楊的手中,隨著武楊的轉身在空中劈過。

隻聽“嗖”地一聲,一片飛沙被武楊似大龍擺尾的回身一刀劈成兩片,被吞沒在風沙之中。

武楊這一刀,雖已是快速淩厲,但卻並沒有傷到襲擊他的那人。

“哈哈……大武楊就是大武楊,果然名不虛傳!”說話的是一身材精瘦,面色枯黃的麻衣糙漢。

這麻衣糙漢,便是這半年來“淫”名震天下的“淫閻羅”沙彌坨,也是武楊這三十七日以來,追殺地“獵物”。

沙彌坨的身世是一個謎。即便他身處在人蛇混雜又極其八卦的江湖之中。

沒有人知道他的生父生母是誰,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師父是誰。

人們隻知道他是被駝民在漠中救起的孤兒,自小便在駝隊之中長大。

據說在他十歲那年,也是機緣巧合,在隨駝隊運貨之時,他在大漠裡無意間救起了一位自稱是伊蘭法師的老叟。

那老叟法師見沙彌坨孤苦,也為報救命之恩,就傳了幾招伊蘭秘術給沙彌坨,希望他能通過秘術,對自己的生活有所幫助。

然而,事與願違,造化弄人。

一年前,二十八歲的沙彌坨跟隨駝隊進入中原,誤入了中原國邊境小鎮天門鎮中的春香樓,並在其中初嚐了女味。

傳聞自那夜以後,沙彌坨便為欲所惑,不僅脫離了駝隊,還憑藉著幾招伊蘭秘術和在春香樓中習得的房闈功夫,乾起了竊玉偷香地勾當!

然而,沙彌坨若隻是竊玉偷香,在當地風俗中,倒也忍得,但沙彌坨所做地一切卻不止於此!

令人髮指地是,被他竊香的女子,在被侮辱後的三日內,皆會因下體迅速膨脹而脹死於床榻之上。

沙彌坨因此在天門鎮附近,得了一個外號——“淫閻羅”。

這“淫閻羅”不擄不掠,專攻奸

淫。

當地的官府一開始有人管,但因為“淫閻羅”淫殺了官府老爺的長女,並放出“誰敢惹他,他就上誰家女人的床”的話之後,所有人就變成了不敢管。加上這“淫閻羅”懂得伊蘭秘術,一般人奈何不了他,所以儘管天門鎮的人和附近村鎮的人對他恨地咬牙切齒,但卻除了逃跑,也隻能看他為所欲為。

武楊靜靜地杵在風沙之中,任憑著風沙肆意地吹颳著。

“武楊兄,我敬你是真英雄,咱們何不到此為止”,見武楊並不理會他,沙彌坨接著道,“朝廷與江湖向來各自相安,你我都是江湖中人,何必為了狗朝廷,在江湖上廝殺!”

武楊淡漠的眼神裡流過一絲冷冷地漠然。

“武楊,你已苦追了我三十六個晝夜了,難道還要繼續追下去?”見武楊還是靜靜地杵著不動,全然不理會他說的話,沙彌坨有些怒了。

“武楊,我知道這天下,沒有人能是你的對手,可是你别忘了,那隻是在中原平地!如今你身處在這陌生的茫茫大漠之中,身體也早已被我用計拖至極限,難道你還以為自己是天下第一嗎?我沙彌陀雖然不是什麼高手,但在這大漠之中,卻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若要是豁出這條性命,你我二人誰生誰死,也不好說!你的身體如今已經達到極限,使不出你的奪命一刀了,我看,你我二人就到此為止,算了吧。”

沙彌坨自己很清楚,不光是他自己,所有人都清楚,憑武功,他根本就不是武楊的對手。别說他,當今江湖之中,又有誰能是大武楊的對手?

可是所有人也都清楚。大武楊說要殺的人,沒有殺不了的,大武楊說要殺的人,沒有不會殺的!除非這個人還沒等到大武楊殺他,他就已經死了!

但人生在世,誰又不想求生?特别是在知道自己要死了的時候。何況他沙彌坨還沒有享儘天下女味,又怎會不貪生?

既然打不過,那就鬥!沙彌坨所想的鬥,便是他所說的計:將武楊引進武楊所不熟悉的大沙漠,然後將武楊拖至身體極限,最後若是武楊還不放過他,他就動手了結了武楊。

“算了?你說算了就算了?”武楊死死地盯著沙彌坨,冰冷地眼神中,殺機湧動。

就在沙彌坨準備再次張嘴時,武楊突然踢出一腳飛沙,隨後便淩空旋轉而上,隻見他手中一道精光在飛沙中閃過,一股鮮血噴出,劃破了空中的飛沙。

武楊手起刀落,刀入刀鞘,像沙彌坨的屍體一樣,倒在了風沙之中。

-cbr

”所創!第二,月牙石幻旋轉出來,罩在他身上的那柱光幕,應該是一種驗身,是用來區分來到這裡的秘術師,是幻身,還是術身!第三,武楊仔細回想了一遍剛進來時,在白光隧道裡的那種感覺。那個“白光隧道”,應該和月牙石幻的“光柱罩身”一樣,都是一種驗身。“光柱罩身”是那個“創秘天才”的驗身,是秘術師體質的檢驗,而“白光隧道”應該是整個魔塚的驗身,是是否是秘術師的體質檢驗。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覺間,經曆了兩次驗身,武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