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岡小姐和幸村先生』
第1章 一之型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晚上,富岡純夏靠坐在視窗,吹著夜裡帶來的絲絲涼風。樓下的街道,人來人往,這個時代的夜晚和百年前相比,不知熱鬨多少,即便是在醫院附近,也還是有許多大人帶著自家小孩兒,在街上散步晃悠。“真好,大家看著都好幸福。”街上有著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一人一手牽著自己的小孩兒,小女孩兒走在他們中間一蹦一跳,時不時還要停下來和爸爸媽媽撒嬌。富岡純夏看著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女孩兒,眉眼放柔,眼底裡浮現出了一絲羨慕之情《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

富岡純夏面無表情望著眼前白得有些刺人眼的天花板。

如果沒記錯,她應該是死了,因為就在剛才她的心臟被鬼舞辻無慘捏破了。

自己、義勇還有炭治郎,他們三人合力消滅了上弦三,可最後……當無慘站在自己面前時,強大的實力懸殊讓她無論如何也無法將對方砍死。

哥哥肯定很難過吧,唯一的親人也走了,那個笨蛋一定會哭得很醜很醜……

鬼殺隊還好嗎無慘死了嗎到底是誰贏了

是他們嗎?

富岡純夏雙眼無神呆滯的望著上方,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睜眼後還躺在這裡兒,她不屬於這裡。

這裡有好多陌生人進進出出,還對她說好多莫名其妙的話,這個房間裡面也很奇怪,有著滴滴叫個不停的東西,自己鼻子裡也插著奇奇怪怪?但好像是在給她輸送氧氣的管子

還有啊還有啊,窗外有好多莫名其妙的建築啊……對面那個留著大鬍子、眼睛上掛帶著方形東西的老爺爺,為什麼一直朝著她笑啊?

明明看著很慈祥,但這樣一直對著她,也很嚇人的好不好!這裡為什麼地上還有那麼多跑得飛快的東西啊!汽車嗎?她記得街上汽車應該沒這麼多吧!那不是應該隻有貴族和富人才有的東西嗎?

好奇怪,太奇怪了……

就在這時,“吱啦——”

刺耳一聲,門被人用力推開,一個穿著黑色西服、手提公文包的男人神色陰沉的走了進來。

“富岡純夏!你看看你乾的好事!你居然敢去惹跡部家的少爺!偷窺跟蹤這些我都懶得和你扯了!你……你居然還敢去偷人傢俬人衣物!你簡直……簡直就是個不要臉的混賬東西!”

男人氣沖沖的從包裡掏出一疊資料,“啪”的一聲摔在她床上。

“你自己看你做的好事!在學校,不好好讀書,隻知道一天到晚追著男人跑!你别以為之前在青學,我就不知道你那些噁心的事兒,當初我就不該讓你轉去冰帝!虧你媽媽和妹妹還勸我說不要丟下你一個人,早知道如此,我當初就不該把你接過來!你自己跟那個老東西在一起算了!在這邊成天給我丟臉,我富岡家的臉面都被快你丟完了!混賬東西!”

男人氣急敗壞的指罵一通,但眼前這個被罵後依然淡定無比,絲毫沒有一點兒悔改之心的女生後,更生氣了!

他走上去一把揪住對方的長髮,讓她看清楚眼前的檔案,怒吼道:“你這個畜牲!你給我看看,家裡有多少產業鏈被切斷了!你看到了嗎!老子剛才不知道給跡部景吾磕了多少個頭,求他原諒,幸好人家收手了,要不然今天我富岡家都被你搞破產了!”

“人家跡部景吾現在看到你就噁心,那邊說了,叫你馬上滾,滾得越遠約遠好,最好永遠不要踏入東京!”

“你以後要是再敢出現他面前,富岡家就是徹底完了!你這個混賬,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子,還妄想癩□□吃天鵝肉!這下好了,搞得圈裡人儘皆知,我富岡弘樹有個這樣的女兒!”

他越罵越氣,越罵越激動,一氣之下,那左手便高高的揚了起來,待他準備一巴掌呼過去的時候——

“不要啊,阿娜達”

一個穿著米色長裙,容貌精緻的女人急沖沖地小跑了過來,她抱住憤怒的男人,柔聲細語的安撫道:“弘樹,純夏醬已經知道錯了,她才從急救室轉出來,身體還很虛弱,這一掌她受不住的,這次她已經知道錯了,你也不要再生氣了,原諒她吧,阿娜達。”

女子溫柔的撫摸著男人後背,輕輕拍向男人還抓著富岡純夏頭髮手手,道:“别這樣,純夏醬會很難受的。”

富岡弘樹看著自己愛人滿是擔憂的面容,慢慢鬆開了手,轉身坐在了一旁椅子上,罵道:“誒!真的倒黴!我怎麼會有這種女兒!”

女人也趕緊上去繼續安撫著他:“純夏醬這事是不該,但你也不要再生氣了,孩子還小,不懂事,長大就好了,誒呀,最近在公司累壞了吧。”

富岡弘樹聽到公司那是更氣了:“要不是這個混賬東西,那邊項目這次本來就已經拿下了,結果現在好了,項目沒飛了不說,還賠了不少錢,都是這個混賬惹得禍!”說完,又狠狠地瞪了一眼還一動不動的女生。

“爸爸”

此刻,門又被人推開了,一個穿著棕色校服的女生走了進來,她身後還跟著個才幾歲大的小男孩兒。

女生進屋後,先是看了眼富岡純夏,隨後便直徑走到富岡弘樹身邊,語氣帶著絲撒嬌的意味:“爸爸,不要生氣了,姐姐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氣壞身子了。”

“爸爸,不要生氣啦,翔太以後會好好努力的,將來給爸爸掙大錢~這樣爸爸就不會再歎氣啦~”

小男孩兒也走到男人身旁,憑著自己身子骨小,順勢窩進了男人懷裡,奶聲奶氣的說道。

富岡弘樹看著眼前不停安慰自己的家人,漸漸的,也消了些火氣。

他摸了摸自己小兒子白嫩嫩的臉蛋兒,欣慰的說道:“謝謝翔太,爸爸很欣慰喲,翔太這麼小,就知道要幫爸爸掙大錢啦,真懂事。”

“翔太也很大了~翔太已經六歲啦~”

“是啊,我們翔太六歲啦,是個小大人了。”男人聽了他的話後,眼角終於有了一絲微笑。

“翔太真厲害喲,六歲就想掙大錢啦,那我以後也要給爸爸掙大錢,我可十三歲了。”屋裡另一個女生也摟住自家父親的脖子,不甘示弱的說道。

站在一旁的女人捂著嘴角笑道:“好啦,你們兩個小崽子真的是,哪有這麼說話的,個個都還在讀書,等長大再說嘛。”

“哈哈哈,翔太和繪裡都很棒,爸爸都很喜歡,哈哈。”

原本怒火沖天的場面,因為三個人的到來,畫風突變,開始變得溫馨和睦起來。

當然,這是除富岡純夏之外的溫馨。

躺在床上相當無語的某人:……

其實如果剛才那個女人沒進來,這個男人可是要倒大黴了。

富岡純夏好久沒被人這麼揪著罵過了,自從拜鱗瀧師傅為師學會呼吸法進入鬼殺隊後,她可很少被人這麼對待過了。

嘛……算了,這次,就放過他吧。

剛死還沒轉變過來心態的富岡純夏大發慈悲的原諒了剛才那人無理的行為。

不過緊握成拳的右手,顯然表示本人氣未消完。

這個男人剛才在亂吼啥?什麼男人?!她會為了一個男人自殺?!他又不是主公大人,更不是笨蛋義勇,她腦子有病才自殺!

笑死,要真是她為了别人而自殺,在她死前,威脅過她的人也别想活。

富岡弘樹原本被自己兒女逗得差不多快熄火的時,結果轉頭便看到了頭髮亂糟糟,還一臉冷漠看著他們的富岡純夏。

那血壓又上來了!

“富岡純夏,從今以後你給我滾出東京,回家後馬上收拾東西去熊本,那邊已經安排人了,你以後一個人在熊本給我老老實實的讀書,如果再像東京這樣也行,反正我也不會再管你,以後每個月我會定時給你生活費,不要妄想回來,要是被我知道了,我下次就把你腿打斷!”男人從錢包裡拿了一張卡扔了過去,冷聲說道。

可是富岡純夏依舊沒有出聲,那眼神,異常平靜。

一旁女人知道男人這是又被惹毛了,她趕緊也朝著富岡純夏勸道:“純夏醬,你要不還是先離開吧,如果還在東京被跡部家知道到了,你爸爸一身事業是真的就要被毀了。”

女人順勢坐在了床邊,想抓住女生的手好好交談,沒想到的是,富岡純夏直接把手揣進了被子裡,讓對方抓了個空。

女人一愣,但也沒惱,甚至還溫柔的拍了拍她的被子。

“媽媽知道你喜歡跡部君,但是,唉……人家跡部君好歹是跡部集團的少爺,是天之驕子,你和他地位懸殊太大了,再者,純夏醬,媽媽也忍不住想說你一句,你追求人的方式真是太偏激了,畢竟是女孩子,偷拿人家男生私人衣物還放在屋裡,最後又被人宣揚出去了。這……這實在過於不雅,而且這也讓富岡家的名聲很不好聽。”

“純夏醬,聽爸爸媽媽的話,先去熊本讀書好嗎?等爸爸事業有所起色後,再接你回家怎麼樣?剛才弘樹都是氣話,他怎麼可能把自己的孩子扔到那麼遠的地方呢,他不會這麼狠心的,你也不要害怕,到時候,爸爸媽媽還有弟弟妹妹都會常常來看你,隻是現在情況特殊,隻能委屈下你了。”

和富岡純夏年紀相仿的女生也走了過來,朝她說道:“姐姐,不是我說,女孩子嘛,還是要矜持一點,跡部君也是心地善良,他是知道你為了他自殺住院了,最後才放過我們家的,雖然啊,姐姐你很喜歡跡部君,可是爸爸剛剛也說了,他不想見你,你又何必還再出現他面前呢,你和跡部君本來……”

“好了,繪裡,别說了,你姐姐本來就很傷心了,還談什麼跡部君啊。”女人有些無奈打斷了自家女兒的話語。

繪裡衝著自己的媽媽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我說的又沒錯,本來就是嘛。”

“你……”女人還想再說點什麼,但一旁富岡弘樹卻開口了。

“繪裡說的沒錯,你也不要再說她了,這件事本來就是純夏的錯,而且簡直錯得離譜!”他頓了頓又道,“這件事,我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必須給我離開東京,我會立馬給你安排轉校!”

男人說完邊提著公文包大步流星的離開了,似乎再也不想看到這個女兒。

“誒,阿娜達。”女人急忙的想去追男人,但走前卻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富岡純夏:“純夏醬~你也是個聰明人,今天就好好想想吧,畢竟剛醒,這腦子可能還沒轉過來,媽媽明天再來看你,希望到時候你能做出聰明的選擇。”

她說完便小跑出了門,“阿娜達,等等我啊。”

“噢噢~”

“耶耶~”

見父母終於離開,富岡繪裡和富岡翔太也忍不住了,他們看著床上的富岡純夏,肆意的嗤笑著這位名義上的“姐姐”。

富岡繪裡坐在剛剛富岡弘樹坐過的椅子上,抱著胸異常高傲的說道:“誒呀,姐姐~你這下可是真的出名了啊,現在國中生到處都在傳你的風光事蹟呢。”

她捏著嗓子模仿著他人的語氣:“誒呀,這富岡純夏到底是誰啊?居然這麼不要臉敢去偷跡部君的衣服!”

“噢,原來是那個啊,因為臉上有特别難看的胎記,所以一直把劉海留得長長的,不敢漏臉,一直駝著背,那雞窩頭醜女嘛!”

“哈哈,笑死我了,我親愛的純夏姐姐,你聽到了嗎,你出名,你出名了……現在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誒呀,我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在青學騷擾人家手塚國光不說,到了冰帝還死性不改妄想窺竊跡部君。”

“哼!你這個醜八怪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你也配入跡部君的眼,現在他都被你噁心得學校都不想去了,如今整個冰帝網球部也都安排在外面場館訓練,你在知道這一切的一切是為什麼嘛?”

富岡繪裡慢條斯理的站了起來,走到自己的姐姐面前,悄悄說道:“因為姐姐你呀……富岡純夏,在冰帝實在太噁心啊!”

說完得意的拉著自家弟弟富岡翔太的手:“翔太,走了,再不走這個房間裡的空氣都快熏得我發吐了。”

“噁心心,噁心心”,小男孩兒也不複當時在富岡弘樹面前表現的乖孩子模樣,他衝著著床上的人做著鬼臉,嘻嘻笑道:“醜八怪,醜八怪,富岡純夏是個醜八怪。”

然後又一蹦一跳的跟著富岡繪裡離開了。

“吱……”白色房門搖晃晃被人關上。

房間裡頓時安靜了下來。

見終於沒有人了後,富岡純夏才把腦袋倒在枕頭上,緩緩的歎了口氣:“誒……”

她盯看著頭頂上方白花花的牆壁喃喃道:“果然啊,這些人真是好討人厭啊……為什麼要說我是他的女兒?明明阿爹阿媽都已經去世了啊,姐姐也是,我也是啊……”

就在這時,富岡純夏猛地抱住了自己的頭顱,床上的被子被蹬著掉落地上,連呼吸管也一併被扯扯掉了。

一個女孩兒的聲音不斷在她的腦海重複盪漾,還說著許多奇奇怪怪的話語。

“媽媽,媽媽,我好害怕,這個新家我好害怕”

“為什麼呢,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個屋子裡啊,好黑呀,媽媽……我好害怕,抱抱純夏好不好,嗚嗚……”

……

“姥姥,我要和爸爸去東京。”

……

“誒,今天又被打了,啊……手塚君,手塚君,他居然幫我把他們都趕跑了,還扶我起來,他是不是不討厭我呀……我……我可以和他交朋友嗎~”

“他接過我的水了誒!我快有朋友了嗎!”

“為什麼要轉校啊,是因為又被大家討厭了嗎?啊,果然……又被討厭了。”

……

“跡部君真的是我見過最好看的男孩子了!”

“跡部君好耀眼!他真的好帥!好想……好想成為跡部君那樣的人啊!”

“打網球的跡部君好好看呀!我……我真的好喜歡他……咿呀~跡部君真的太帥了。”

“跡部君他會喜歡我嘛……”

……

“為什麼大家都罵我?”

“他討厭我了嗎?”

……

“果然啊……我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

富岡純夏用力地抓住自己腦袋,可是腦海裡的聲音宛如爆炸一般不斷叫囂著、吵鬨著,不停翻江倒海!

不僅如此,連帶著許多莫名的記憶和情感開始侵入她的大腦和身體,就算富岡純夏再怎麼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想讓保持住清醒,也無可奈何的混混沌沌暈了過去……

cbr

都好幸福。”街上有著一對年輕的夫婦,他們一人一手牽著自己的小孩兒,小女孩兒走在他們中間一蹦一跳,時不時還要停下來和爸爸媽媽撒嬌。富岡純夏看著那個無憂無慮的小女孩兒,眉眼放柔,眼底裡浮現出了一絲羨慕之情。如果鶯子姐姐還在的話,他們三個也是這般幸福的吧……可是,一想到那個場景倘若真出現的……富岡純夏的眼皮下意識跳了跳了。小時候義勇帶她出去玩,一路被狗追著滿街跑的場景曆曆在目。所以還是不要帶義勇了,要是


好書推薦
富岡小姐和幸村先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