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岡小姐和幸村先生』
第199章 後記8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棕色桌面上已經鋪滿各種肉質食材,但桌子中央格紋網狀的烤網上,卻空無一物,火紅的炭火無聲烘烤著這塊網絲,持續升高的溫度,把四周的空氣都烤得有些窒息。當然,其實本來也沒那麼誇張,主要還是因為屋裡人大氣都不敢直喘才導致的。“你說什麼?幸村……”立海的皇帝不知何時已經將自己常年佩戴的黑帽卸下,沒了帽沿的遮擋,男生擰在一起的眉頭,讓眾人都看到了他的錯愕。“誒?難道我還沒說明白嗎?”幸村看著自己的發小,粲《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

入學不過一天,富岡純夏在立海大算是徹底出了名。

“聽說她一個人乾掉了網球部一半的隊員呢。”

“正選都沒怎麼上好吧。”

“有個一年級上了。”

“切,有種換幸村真田柳蓮二上去試試。”

……

一路上,富岡純夏都不知聽到多少人在談及此事,反正她覺得很離譜,而且離了大譜!

“我可以換部門嗎?”

中午的時候,她偷偷問到幸村,不料被對方無情拒絕了。

幸村:“恐怕不行,現在大家都以你為目標在奮鬥,要是富岡你就這麼走了,他們會很難過的,嗯,會非常難過。”

富岡純夏:……那倒也不必如此。

在幸村的勸說下,她逐漸打消了換部門的念頭,開始安安靜靜在網球部當起了透明人(自認的那種)。

要說在立海大上學和在冰帝有什麼區别?它們相同點在於富岡純夏每天都過得非常充實,而不同點則是到立海大後,變開心了。

幸村對她很好,無論是學習上還是生活中都非常照顧她,富岡純夏覺得自己這欠下的債恐怕有點兒難還清了,左右思考一番後,她覺得唯一能報點恩的就是陪人打會兒網球。

和幸村打球富岡純夏倒無所謂,但網球部的其他人卻把得她弄得像什麼遊戲boss似的,每週集體相約,定時定點一刷,不過這些人輸後表情未免太蠢了,看著居然還有些好玩。

就這樣晃著晃著,歲杪將至。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兩個月,隨著體能的增長以及呼吸法的加強,在夜間,富岡純夏開啟了巡查模式,雖然最後結果一無所獲,不過也勉強算是她心中較為期望看到的景象,畢竟無鬼就意味著現在這裡是安全的。

可有時,意外終會降臨。

一日夜裡,富岡純夏如往日般在外巡查,突然間,熟悉的、獨屬於食人鬼的惡臭腥氣從鄰邊街道傳來,沿著氣味方向,她馬不停蹄找去,這一找不得了,因為最後她跟到了幸村家。

壓下心底的震驚,避免打草驚蛇,富岡純夏悄悄溜進了這個自己曾經暫住過的庭院,沒有武器的她隨手撿了根木棍充當保護。

讓她意外的是,這個鬼好像並沒有打算襲擊屋裡的主人,而是直徑朝著一個方向走去,最後,氣味停留在了這片宅邸最角落的一處花園附近。

因為冬季,花圃地裡顯得有些空蕩,藉著夜色,富岡純夏隱藏在暗角,警惕的觀察著四周,

花地空無一人,不過在這塊土地挨近小木林的角落,有間佈滿青苔的小木屋,這一看就知道是間狗窩。

富岡純夏沒有動,她握著木棍的五指不斷收緊,目不轉睛盯著這間小木屋。

鬼就在這裡!

“富岡純夏。”

夜風拂袖,樹影婆娑,一抹脆青身影背對殘月,喚著她的姓名,垂目望來。

似歎又帶喜的婉轉女音,由風帶到了富岡純夏的耳畔——“你終於來了。”

秀氣的眉峰淩厲下壓,富岡純夏緩緩挪動腳步,最終讓半個身子沐浴在月色之下,她冷目望著高枝上的青衣女人,聲音沒有一絲溫度:“你是誰。”

“啊,對啊,你現在不記得了。”女人朱唇半張,奪目的鎏金之瞳滑過一絲悵然,說著一些莫名其妙的鬼話,“怎麼辦?是現在讓你恢複還是再一年後呢?”

這個問題好似還將她困惑住了,兩條細長的柳眉糾結一擰,還倒沉思了起來。

按照以往,富岡純夏早就趁此機會出手了,不過這次她沒有動,因為眼前這個女人實力很強!絕對有十二鬼月之上的能力!這幅身體的她還是太弱了,甚至都摸不透對方氣息,按照兩人現在實力的差距,她顯然不是女人的對手!

富岡純夏神色驟暗,這個局面不是一般的糟糕。

“别緊張,我不會殺你。”

女人猶如青鳥從枝頭一躍而下,站在小木屋外的她,修長白指敲了敲青苔木板,聲音不再似剛才那般隨和,“畜生,出來。”

隨著她話音的尾落,安靜的小木屋終於傳出了絲動靜,一隻瘦骨如柴、頸套深藤的黑犬慢慢顯現出了身形。

灰濛藍眼低下萃著股無聲死氣,鬆垮的眼皮半闔半睜,看著很是沒有精神,枯燥黑毛宛如淋巴打結般揪在一起,渾身淩亂不堪,明明是隻中大型犬,但過於纖瘦的四肢撐著肋骨突現的身軀,走路都搖搖晃晃,瘦弱得彷彿嬌小的吉娃娃都能將其一口咬死。、

待黑犬徹底從屋裡走出,驟然間,女人姣好的面容有那麼一絲扭曲,高高的木屐鞋毫不留情就朝它的肚子踹去:“你好日子到頭了!”

瘦弱不堪的黑狗如同一片薄葉悄然倒地,看著淒涼無比。

按照以往,富岡純夏絕對會上前阻止,不過這次她卻不為所動。

獵鬼人幫食人鬼?笑話,怎麼可能!

這隻狗羸弱到這種地步,一看就是多年未食人肉,早沒力氣了,就算不被人不踹,它也站不久。

剛才在街道,富岡純夏嗅到的是女人的氣味,這條黑狗倒是奇怪得很,身上出了毛髮的汗臭味,屬於鬼的腥臭倒是沒有。

但富岡純夏的直覺告訴她,眼前這兩個傢夥就是同類。

女人額上的鬢髮因為剛才那一腳落下些碎縷,她優雅將碎髮挽至耳後,扭頭朝富岡純夏嫣然一笑:“決定了,還是把東西給你,走吧。”

木屐踏著碎石路上,聲音顯得有些凹凸不平,還未等人同意,女人自顧自就朝人住的樓房方位走去,富岡純夏閃身橫在了路前,不成想對面速度比她還要快上一截。

雙方肩與錯開的瞬間,女人笑似銀鈴:“你真弱,嗬嗬。”

富岡純夏反手就是一棍,本以為會打空,結果地上猛然竄出細藤,將倒地的黑犬拽過,硬生生接下這一擊。

木棍狠狠捶打在犬背上,安靜的花圃地傳出一道沉悶骨斷音,黑狗撲騰一下後,徹底無聲倒地,不知生死。

富岡純夏:

黑夜裡,女人的笑聲更張揚了,富岡純夏越聽耳朵就越癢,不僅如此,她手也癢!但現在沒日輪刀,好氣!

那抹青影走得有些遠了,富岡純夏怕那邊的人出事,無視掉黑狗後,馬不停蹄跟上前,等她趕過去後,就發現青衣女正停在一棟平房外,抬手敲門——“扣扣。”

連敲三聲後,屋裡人才有了迴應:“誰啊?”

富岡純夏和女人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不要出來!”

“是我。”

在富岡純夏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這扇門居然被打開了,眉眼與幸村有些相似的老人看著屋外的她們先是一愣,然後開懷笑道:“是這樣啊,快進來,快進來。”

女人欠身行禮後,踩著木屐就踏了進去,這搞得富岡純夏一人在寒風中進退不是。

如果沒猜錯這位應該是幸村奶奶吧,為什麼她會認識食人鬼?!

老人見她遲遲未動,穿著單薄的睡衣就朝外走來:“夏夏,外面冷啊,我們進去說。”

夏,夏夏?!

富岡純夏被這個親昵給震驚了,出於警惕她躲開了對面準備牽她的手,表情嚴肅不已:“你可知剛剛那人是誰?!”

“我當然知道。”老人溫柔一笑,“所以先進屋吧,我給精市打電話。”

“夏夏别慌,一切都快了。”

等熟睡中的幸村急忙從臥室跑來時,入目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門口邊的女生,以及草坪上倒地的黑犬。

“富岡!”

他火箭般衝了過來,將身上的外套披在帶著寒氣的女生肩上,然後扭頭看向屋內,“奶奶?怎麼回事?”

幸村智枝趕緊對他招呼道:“還不讓帶夏夏進來!”

這親昵也是讓幸村瞳孔一震:“夏,夏夏?奶奶你認”

“兩個小笨蛋噢。”

老人無奈搖頭,她朝著坐在椅子上閉目凝神的女人說道,“椿大人,您就别逗他們了。”

“哼。”椿緩緩掀開眼皮,瞪了門口兩人一眼,“那你也不說說之前他們是怎麼欺負人的,兩個都無法無天!”

幸村智枝解釋道:“這不都已經過了幾十年了嘛,大人有大量,想必這些事早已開懷了吧。”

“我小氣得很,睚眥必報著呢。”

椿看著並不領情,不過說完這句話後,她又長袖一伸,手腕竄出的青蔓朝門口飛去,富岡純夏二話不說就將幸村扯到身後,準備抵擋攻擊,卻不料青藤襲擊的對象不是他們,而是門外的黑犬!

都還不及反應,兩人額前傳來股腥臭,隨即眼前一花,通通暈了過去,不過倒地前就被青藤扶住,朝屋裡帶進。

等富岡純夏再次睜眼時,窗外灰空,撥開雲霧,已變亮晴。

往事彷彿一夢華胥,走馬燈般在眼前一幀一幀閃過,清澈的淚珠無聲滑過女生白皙臉頰,最後被一雙骨節分明的長指輕輕抹開。

看清是誰後,富岡純夏直接朝對面身上撲去,摟著人的脖子不撒手:“成,成功了,我們成功了,嗚嗚嗚嗚”

“對的,我們成功了。”用力抱緊懷裡人,在閉眸瞬間,幸村眼角也滑過一抹晶瑩水光,“太好了,太好了”

“你也好了,姥姥也沒事,他們也沒死,大家都活著,嗚嗚嗚”

“要不要這麼噁心。”

本來這該是一幕非常溫馨的場景,卻不料比太陽還要閃亮的電燈泡無情刺了過來,坐在暗處的椿,嫌棄撇開頭,指著窗外說道:“那傢夥都還沒死,你們得意什麼?!”

埋在自家男朋友胸膛的某人朝對面凶惡惡露出雙藍眼。

椿嗤笑:“别這樣看我,要不是我,你們倆個還能這樣摟在一起?”

一邊的幸村智枝打趣笑道:“哈哈,他們感情一直很好啊,您又不是不知道。”

“光天化日,傷風敗俗!”思想還停留在百年前的某位女鬼指指點點。

幸村智枝瞪大了眼睛,語氣溫和反駁道:“大人這話未免太過嚴重了些,我們家向來都很開明,畢竟這是孩子他們自己的事,旁人管不了的。”

“喲,要不要我把酒井優帶過來讓你們兩家好好談談。”

“也不是不可,但也不勞您費心了,這該是我們家親自上門到訪才對,嗬嗬。”

椿挪動嘴皮,意識到自己有些說不過對面後,冷著臉端起桌上茶杯,憤憤淺嘬。

當富岡純夏發現幸村智枝也在這裡後,像條魚似的火速從幸村懷裡竄出,麻溜穿好鞋子逃命般離開榻榻米,一本正經站在旁邊,好似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

幸村哭笑不得:“夏夏。”

富岡純夏瞪了他一眼,示意閉嘴,然後開始裝模作樣處理正事:“這狗是黑川拓彌。”

“這狗叫津崎海鬥。”椿糾正到,“現在還不能殺他,隻有等到一切檔位開啟的那天之後,才能真真切切將他從世上抹除。”

“也就是一年後。”

“不,是284天後。”

富岡純夏嘴角扯動:“挺詳細的。”

椿笑得花枝招展:“那當然,對了,你的東西,還你。”

黑袋在空中滑過,最後穩穩落在女生手上,富岡純夏眼底滑過一絲欣喜,不過面容依舊非常淡定,她將劍袋往肩上一放:“多謝。”

椿並未迴應這聲謝語,她看了眼高空上那簾遙不可及的藍天,緩緩說道:“這個世界的食人鬼現在隻剩下我和他兩個,284天後,我會親自埋葬自己,這三十年,我已經守約了,到時,希望你們也如此。”

隨後,她深深凝望了眼屋裡人,“看好他。”

留下這句話後,女人便化作一根青藤,避開陽光鑽進暗處,消失不見。

從這天起,一切恢複了正常,一切卻又變得不正常起來。

立海大

“靠靠靠靠!我就說他們兩個不對勁!”

“不是吧,幸村君真的和她在一起了!!!”

“這還不顯而易見嗎?!都牽手了!”

“不,隻要沒kiss都不算。”

三秒後——

“臥槽臥槽,是我眼瞎了嗎?剛剛我看到幸村君親了富岡純夏?!”

“嗚嗚嗚”

“你哭什麼?喂喂,快看快看,富岡純夏很生氣的走了,他們兩個鬨掰了誒!”

“嗚嗚嗚嗚你沒有看錯,聖奈,我失戀了!嗚嗚嗚嗚嗚”

“誒誒,等等我啊,曖醬!”

幸村家

幸村咲良指著吃飯都還偷看手機的哥哥,大聲朝家裡人投訴道:“媽媽,哥哥又在玩手機!”

幸村紗和聽聞後,溫柔提醒道:“精市,要先吃飯哦。”

咲良小雞啄米般點頭:“對對對,我都在很認真吃飯飯哦,哥哥不聽話!”

幸村快速按下簡訊發送鍵後,才擺正身子,不過並未拿起餐具,“等會兒讓我看看你的作業。”

咲良小臉一白,連忙變成搖頭:“我,我要吃飯。”

“我說的是飯後。”

“可,可等會兒我想玩誒”

“不行噢,如果咲良作業沒完成的話,是不能先玩的呢。”

幸村紗和出來解圍了:“哎呀,你們兩個喲,先吃飯吧。”

突然,桌上傳來一聲震動,在眾目睽睽之下,幸村大方接通了電話,聲音輕柔得可怕。

“嗯,我還沒吃。”

“那你等等我,我馬上就過來。”

拿起椅子上的外套,他站起身對家裡人說道:“我今天去外面吃飯。”

幸村紗和一愣:“誒?精市你又出去?和誰啊?”

“女朋友。”

都已跑出門的男生特意轉身回話,然後一溜煙又沒影了。

幸村紗和震驚:“納尼?女朋友?!”

幸村智枝笑而不語。

酒井家

早就知道到自家孩子在談戀愛的酒井優:歎氣jpg

渾然不知已經暴露的某人開開心心發簡訊:傻笑jpg

九個月後——

蔚藍長刃利落切斷黑犬的脖頸,在灰飛煙滅之際,這隻已被幻化成三十年的瘦狗,終於在死前恢複人形,伴隨著初升的朝陽,化為無聲灰燼,隨清風傳至最終地獄。

如願以償看到這一幕的椿跪倒在地,宛如稚兒般揚天大哭。

旭日的金光縷縷照射在她身上,近百年未觸碰過這抹溫暖的女人,強忍著劇痛,將腰桿打得筆直。

椿不亢不卑面對著大地今日的初生,可隨著金光的逐漸灑露,她的身體也開始化為青煙,在即將溟滅的那一刻,她扭頭望來,朝著故人,紅唇帶笑。

“謝謝。”

至此,一切都畫上了句號。

-cbr

都不敢直喘才導致的。“你說什麼?幸村……”立海的皇帝不知何時已經將自己常年佩戴的黑帽卸下,沒了帽沿的遮擋,男生擰在一起的眉頭,讓眾人都看到了他的錯愕。“誒?難道我還沒說明白嗎?”幸村看著自己的發小,粲然一笑,“富岡純夏,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師。”話音剛落,他右側的腰肢就被人不輕不重偷偷揪了一下,幸村眨了眨眼,扭頭看著從進屋到坐下就一直專心隻盯著烤盤看的女生,輕聲問道:“怎麼了?”富岡純夏颳了他一眼


好書推薦
富岡小姐和幸村先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