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故事』
第88章 你是我的寶寶。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計迦楠起初沒注意到他在看什麼,很自然地也隨他低頭,目光落在自己的腕間,還轉了轉:“怎麼了?寧總看什麼?”寧碩抬起眸瞧了瞧她。對視上那一刻,計迦楠才恍然過來,他是不是,在看她的舊傷疤……他難道連她的手上有傷都記得?不會吧……計迦楠半信半疑,但是氣氛都烘托到這了,她也隻能繼續裝楞充傻。這幅衝他一臉困惑挑眉的樣子,讓對面的男人也不得不笑了笑,搖搖頭表示沒有。後面一直在等著的主角從少年宮出來了,計迦楠《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

小談宴和姑父分開後又溜到爸爸身邊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談之醒把他抱起來,“你剛剛和你姑父說什麼那麼開心?”

“妹妹,沒見。”

“哦,妹妹沒來?”

“嗯嗯。”

“那你就傷心了?”

“嗯嗯。”

“……”

談之醒無奈一笑:“你就整天惦記妹妹,那姑父跟你說什麼?”

“帶我回家。”

果然,他深深歎息:“你倆挺像一家子啊。”

小傢夥笑得陽光燦爛,一頭紮入爸爸懷中。

不遠處飄來計迦楠的調侃:“這是,擱這兒吃醋呢?”

談之醒撩起眼皮,瞅著牽手不急不慢走來的兩人,懶洋洋地扯了扯嘴角:“吃什麼醋,我最大方了,要就送你們了。”

小談宴馬上叛變,伸手往姑父懷裡鑽。

寧碩溫柔接過來,跟大舅子表示:“那我帶走了,家裡小東西天天找哥哥。”

談之醒直接擺擺手,毫不留戀。

淺笑一番,寧碩說起了讓他這麼心寬無所謂的正事:“恭喜了。”

“謝謝,客氣了。”談之醒也是一臉陽光晴好,從沒有對妹夫那麼好的臉色過。

一側的計迦楠跟他說:“我忘記帶紅包了,二哥。”

“……”

談之醒哼笑,一副看輕人的眼色說:“沒事,我早說了,二哥沒惦記你的紅包。”

計迦楠裝作沒注意到他的目光,兀自說:“那你怎麼辦?真的要一份工資養五口人了。”

“我這養七口人,什麼五口人。”

計迦楠噗嗤一笑,往前一步,抱著他的手臂晃悠:“那回頭宴宴上我家來,你就減輕一口人了。”

談之醒點頭:“這不是早就說好了嗎?你别又給我送回來了。”

“哼,沒良心的老父親。”

談之醒實踐一下,他不是沒良心,是兒子沒良心。

他抬手捏了捏窩在姑父懷裡乖得沒邊的小朋友臉蛋,說:“你說好了,去不去?你現在家裡也有妹妹了,也不是非去不可了。”

“唔,霽寶寶,也是我的,是我的。”他一頭埋入姑父懷裡,活像自己也是姑父生的。

寧碩失笑,美滿地深深將他抱著,“對,也是你的,都是宴宴的。”

談之醒朝計迦楠攤手:“給你,二哥送你了,反正我現在圓滿得不行,你要什麼二哥都給你。”

“……”

計迦楠扭開臉,一會兒想起來什麼,低頭打開肩上的揹包,拿出兩個漂亮的紅包一把塞他懷裡。

“我也送你,我的大領導,恭喜了~”

談之醒按住懷裡的紅包拿下來,掂了掂,揶揄:“不厚呀,還沒你二哥前幾天送你的多。”

計迦楠謙虛道:“美金。”

“……”

談之醒臉色一變,眨眼間收斂起吊兒郎當開玩笑的臉色,一言難儘地看著她,“你這,裝這麼多乾什麼?我真等著你紅包啊?”

“給我侄女兒的又不是給你的。”她拒絕他塞過來的紅包,又一把塞回去,“拿著。”

談之醒深呼吸,幽怨地瞥了眼一直置身事外但笑不語的寧碩,最後跟窩在他懷裡的兒子說:“姑姑給這麼厚的紅包,你今天可不能去了啊,回頭把他們家吃空了。”

寧碩馬上說:“沒事,姑父養得起宴宴,姑父家就一個,你爸爸現在要養三個,壓力比姑父大。”

小傢夥那臉色跟調色盤似的,由晴日轉陰,下一秒就再次轉陽光明媚。

開席了,寧碩單手抱著小侄子,另一隻手去牽計迦楠。

談之醒在後面看著,發現今天真就他們夫妻倆來了,不由問計迦楠:“我小外甥女呢?沒來啊?”

她揹著身影邊走邊說:“小東西這個月份可活躍了,來了隻會搗亂,沒事我來給你恭喜就行了。”

談之醒一笑,伸長了手去揉她腦袋:“你還不如我小外甥女來得討我歡心。”

“什麼?”計迦楠往後睨他,“你外甥女隻會要你紅包,我這不是來給你送紅包來了嗎?”

談之醒瞬間無話可說,點點頭,笑著美滿地去落座,吃飯。

小談宴就跟著姑姑姑父走了,談之醒也不搭理他了,畢竟有自己基因在,他也不好意思老去說兒子妹控。

今天最開心的無疑就是父子倆了,都得償所願。

談之醒一晚上酒是在一聲聲恭喜中一杯接一杯地喝,完全沒節製的。

杭若顧著老公沒空管兒子,等酒過三巡路過,看到他被姑姑投喂得小肚子圓滾滾的,像隻小袋鼠一樣抱著姑父的腰坐他懷裡睡覺,可愛得很。

晚間熱鬨完,散席時小朋友還沉沉睡著覺。怕他半夜醒來想父母了,計迦楠還是把孩子送回到遠思公館。

隨後二人沒有在外面多逗留,直接回了寧洲灣,畢竟家裡還有個小的。

到時那方醒的寧霽小朋友真的正嗷嗷待哺看著大門的方向,雖然家裡有儲存的母乳,但是她喜歡被爸爸媽媽親手喂,阿姨喂的喝起來不香。

寧碩鬆了鬆襯衣領口,捲起袖子,直接去抱孩子。

計迦楠就無所事事。

興許是今天她也挺高興的,現在也不困,回了房間後就抱著手機刷著玩。

寧碩拿著奶瓶邊給孩子餵奶邊隨她腳步去了房間,見小姑娘坐在地毯上,身姿慵懶地斜靠著床,兩條長腿從短裙裡裸露出來,披著六月份窗外的盈盈月色,很是動人。

他走過去,跟地上的人說:“迦楠,起來床上坐。”

“沒事,六月份呢,我都嫌熱。”

“那起來坐床上,不熱。”

“……”

計迦楠忍著笑,撩起單薄的眼皮。

男人慵懶地在床邊坐下,和她曖昧對視。

孩子在他臂彎,閉著眼美滋滋在吸奶。

計迦楠看她沒注意到爸爸媽媽的情況,自己就一扭身,把下巴抵在了男人的西褲上。

寧碩微怔。

女孩子小巧如玉的下巴搭在膝蓋,柔軟的觸覺帶著絲絲溫度,似電流一般不明顯卻也清晰地流動到四肢百骸。

她還眨了眨眼,調皮地對他wi

k。

寧碩已經不受控製地上揚嘴角,“乾什麼?”

“勾引寧總。”

“我還用得著你勾引。”男人嗓音清冽如泉,字字誘人。

計迦楠聲色也婉轉勾人:“情趣嘛,增進感情。”

“咱倆這感情,都溢位來了。”

她噗嗤笑開。

寧碩雙手都沒空閒,隻能微微頂了頂膝蓋,示意她别磨了,那酥麻感讓他呼吸都要變了,“再動,想再給我生個小公主。”

她眼睛都笑彎了,睨了眼在沉浸式喝奶的女兒,又掀起眼皮去瞅他,“寧碩哥,你有沒有發現,我現在再怎麼勾引你,你也沒法乾什麼。”

“晚點就有了。”

“……”

“等我這火氣積攢到孩子喝完奶,你看你能跑到哪裡去。”

計迦楠咬了咬唇,最後又伸手,細嫩的指尖一點點沿著他西褲的線條蜿蜒而上,中間被小朋友的兩隻小腿擋住了,她又攀過去,到了最裡間,碰到了他腰帶。

寧碩瞬間感覺身子裡的火引子被點燃,瞳孔顏色一刹如黑夜降臨。

偏頭一瞧,他小公主已經鬆開奶嘴,喝飽了。

計迦楠發現這個危險事情的時候,立馬就起身。

寧碩把孩子放在床上,起身慢條斯理跟上跑出去的小姑娘,路上喊了阿姨去房間陪孩子,自己隨著老婆的腳步去往書房。

計迦楠藏在門後,一見他就往前一撲,在背後吊在男人寬闊覆滿安全感的肩膀。

寧碩轉身,闔上書房的門把她壓在上面。

“還真的從頭到尾在勾引你寧碩哥,寶寶。”他嘶啞喊她,情動得不行。

小姑孃的甜笑聲和嬌弱的反應格外動聽,一邊被吞一邊貪婪地吸著他身上的沉香味道:“這個味道好好聞,永遠都好聞,寧碩哥。”

“我們寶寶身上的奶香,也好聞。”

“以前覺得你沒自製力,現在看來,寧碩哥,你的自製力是喂孩子喝奶的時間。”

“不是,你再加足馬力一點,我就當著小朋友的面了。”

“……”

她喃喃:“那你寶貝怎麼辦?她不喝奶了?”

“可以先緩緩,你也是我的寶寶。”

被丟在主臥的小寶寶茫然地望著天花板,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爸爸媽媽都不見了,但是吃飽喝足了,也無所謂了,她自己乖巧地看來看去,看困了就睡。

隻是小可愛不知道,隨著她越來越大,越來越乖,爸爸媽媽隨時不見的次數就有增無減,畢竟媽媽也還是個寶寶,爸爸的第一個寶寶。

充州的盛夏總是短,猝不及防幾個颱風,幾場雨後就入秋,入冬。

十一月談之醒的雙胞胎女兒如期降生,平安健康。

生日和小談宴同一天,相差了一個月,這可把剛過完三歲生日的小傢夥高興壞了,當天看著兩個一模一樣的妹妹那笑眼就沒收起來過。

孩子早上生的,下午計迦楠得知訊息就趕過去看了。

彼時的杭若在午休,隻看到兩隻小可愛。

那邊已經看了一早上,興奮了一早上的小談宴看到姑父帶來的他的霽寶寶,興奮度又上升了一個值。

已經十個月的小寧霽早就會喊人了,把爸爸媽媽喊的很溜,除此之外喊得最熟稔的就是哥哥。

一見談宴,小朋友在爸爸懷裡也笑開了花,奶聲奶氣地喊:“…哥哥。”

“哥哥在。”談宴那心情都飄飄然的。

寧碩屈膝下來,抱著女兒看哥哥,這兄妹倆感情真是沒得說,十來天見一次就跟幾年沒見一樣。

談宴伸手摸了摸她暖洋洋的小臉蛋。

她也好奇地伸出小手。

寧碩見此,試著把她遞給談宴:“哥哥抱好不好?讓哥哥抱你。”

談宴眼睛一瞬亮了不少,馬上屏住呼吸,伸手小心翼翼,溫柔萬千地接過姑父遞過來的小朋友,裹入懷。

第一次被抱,小傢夥也是懵懵的,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此刻自己在哥哥懷裡,然後,興奮就停不下來了,開心地在哥哥懷裡各種動。

談之醒從臥室到客廳,一看談宴抱著妹妹,有點緊張地表示:“你小心别摔了妹妹啊。”

還穿著毛茸茸機械連體服的小談宴笑眯眯地臥入沙發,摟著小朋友在懷,非常溫柔,安逸,根本沒聽爸爸的話。

寧碩看著他長到三歲的,知道這小侄子當哥哥是真的當得很熟稔穩重,所以沒什麼不放心的。

他隨計迦楠看新生的孩子去了。

她正茫然地站在嬰兒床前,小聲問談之醒:“二哥,這,哪個是大哪個是小啊,天呐,小寶貝長得完全一模一樣。”

兩個小朋友顏值頗高,媽媽的盛世美顏全遺傳了,且容貌完全是複刻,談之醒早前都感慨,不看手環的話有點認不出大小。

不過早上趁著老婆休息的時候,他已經研究了會兒他的兩個小心肝,最後發現大的眼睛似乎是桃花眼,像他,小的像媽媽。

“這個,眼睛像我的是大的,小的眼睛像我老婆。”

“是嘛。”計迦楠努力端詳,“我怎麼覺得都像我二嫂呢。”

“不是,這寶貝像我,真的像爸爸,你好好瞅瞅你二哥長什麼樣。”

計迦楠撩起眼皮認真睨了下他,又蓋下眼皮看嬰兒床裡的兩隻小朋友,“是有那麼點吧,但是整個臉好像還是像我二嫂。”

“那是,就有一點像我能認出來大小就行了,總體還是得像我老婆,兩個都像我家若若就最好了,我老婆多漂亮。”

計迦楠抿抿唇:“肉麻。”

談之醒樂著去揉她頭髮,“你别搗亂啊,這個…”他下巴微抬,指了指站在一側的寧碩,“之前孩子出生的時候整天說像你,漂亮,我可沒打擊他一字半句的。”

“誰讓你有兩個呢,被打擊一下也正常。”寧碩摟住老婆,護犢子。

談之醒吸了口氣,氣笑了,隨後闊氣道:“行行行,我今天就心胸開闊,就不計較了,誰讓老子有兩小公主呢,嗯,大氣。”

計迦楠歎氣,不吵小朋友睡覺了,去看宴宴帶女兒好了,也省得被二哥氣。

晚些杭若醒來的時候,談之醒和她商量小公主的名字:“大的寶貝叫諾諾好了,她像我呢。”

“那小的呢?”杭若溫柔問,歪頭看著床邊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公主,幸福得不要不要的。

談之醒:“杭函?”

“哪個ha

呀?”

“公函的函。”

“……”

杭若伸手推他,嬌嗔道:“除了姓跟我,名字還是你喜歡的。”

談之醒坦然一笑:“就取我喜歡的,不行嗎?諾諾姓隨我,名字隨你,這個反過來。你以後有什麼要求,合不合理的,讓我把所有車都賣了我都批準,履行,如這名字的意義一樣,永遠愛你,嗯?”

“……”

杭若臉頰飄紅,不好意思看他,闔下眸看孩子了,“~不搭理你,看我的函函,小函函,小諾諾~”

-cbr

手上有傷都記得?不會吧……計迦楠半信半疑,但是氣氛都烘托到這了,她也隻能繼續裝楞充傻。這幅衝他一臉困惑挑眉的樣子,讓對面的男人也不得不笑了笑,搖搖頭表示沒有。後面一直在等著的主角從少年宮出來了,計迦楠就下了車,淺淺衝那也下車的男人揮了下手就頭也不回地朝廣場走去。最後站停在一個拐角處看著原來的那一塊,一個穿著羽絨服的半大小女孩兒蹦蹦跳跳朝那輛邁巴赫走去。還沒近身寧碩就迎上去,伸手接過小傢夥身上揹著的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