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故事』
第90章 唯愛哥哥。【全文完】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夏夜裡,夜風拂過房間,吹動心跳。寧碩鮮少有心跳紊亂的時候,得知她喜歡他時,心有些亂,後來她出事故,他心跳彷彿驟停,這是第三次。這些傾向於生命的轉折點,前兩個都太過於驚訝與震驚,令人恍惚,沒有真實感,這麼多年也隻有這一個是絕對好的訊息。寧碩溫柔捧起小姑娘精緻的臉,仔細問:“有了?”“唔,兩條,上面這麼寫的。”是這麼寫,他剛剛在看說明書。寧碩鬆開她,帶著人走去浴室,拿起她放在洗漱台上的驗孕棒,瞧了《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

隔壁的小寧霽喝了半杯牛奶,放下杯子從沙發跳下去,溜到門口。

還沒摸到門把,那門自己從外面打開了,差點把她撞倒。

門外西裝革履的男人一看自己寶貝站在門後呆呆不動,驚訝了一下,隨即馬上彎身下去抱人:“寶寶,放學了?什麼時候來的?怎麼沒人跟爸爸說呢。”

“我,我要去跟爸爸說的,爸爸撞我了。”她困惑地看著他,圓圓的小臉蛋掛滿懵懂與可憐,似乎不懂爸爸撞她乾嘛。

寧碩:“……”

愣了愣,隨後在計迦楠和談宴的笑聲裡忍俊不禁,湊近深深親了她一口,“爸爸不知道,對不起,嗯?爸爸跟你道歉,撞疼了沒有?”

“好像,沒有。”她彎起眼睛,奶聲奶氣,“沒有哦~”

“……”

寧碩笑著轉身闔上門,抱著她到沙發區,“宴宴帶妹妹來了。”

“嗯嗯,姑父。”

寧碩伸手去摸他腦袋,“晚上我們一起吃,你爸媽要應酬,下午跟姑父說了。”

他咧開嘴角,開心地應好。

不過下一秒,妹控哥哥就想起了家裡的小朋友,“那我們家的小諾諾和函函呢?”

“你爸媽回家一趟,一會兒喂好了再出去。家裡阿姨看著,他們應酬完就回去了,兩個小朋友到時估計還在睡,沒事。”姑父認認真真說給他聽。

“哦,好。”他終於放下心了。

最開心的是姑父懷裡的那個,一聽到晚上還要和哥哥一起吃,那個雀躍的心就控製不住,從爸爸腿上溜下來後直奔哥哥。

談宴馬上放下手裡的牛奶杯,張開手把她裹入懷。

寧碩悠悠看著,難得有絲絲的吃醋,感情怎麼能這麼好啊,他才抱了不到一分鐘啊。

計迦楠是覺得挺正常的,畢竟小談宴在她還懷著孩子的時候,就表現出對妹妹的過分期待,可以說,妹妹還沒出生他就疼愛有加了,終於如願的時候,讓人家怎麼能不愛呢。

不過注意到他凝神瞧著,目不轉睛,她不禁忍著笑。

男人轉頭也注意到她了,搭在膝上的掌心翻過來,食指微動,朝她勾了勾。

計迦楠從兩孩子面前起身朝他過去。

才走到他面前,寧碩牽住她的手心,一握,再力道勻稱地一扯,她被那巧勁拉到了他懷中,跌落在他膝上落座。

還沒回過神,就聽到寧總一句不輕不重地溫柔耳語:“寶寶,晚上吃什麼?”

計迦楠:“……”

她如同被雷劈了一樣,看看這自己坐在他懷裡的這個離譜姿勢,當著兩個孩子的面呢…

那頭的小談宴也注意到了姑姑姑父的情況,一瞧那動作,先是怔了一瞬,隨即就假裝沒看到一樣。

由於在家裡爸爸沒少在他面前這樣抱媽媽,所以他倒是腦瓜子轉得很快,不到兩秒就狀似想起來他要寫作業,隨即牽起小寧霽的手朝休息室走去。

“寶寶陪哥哥寫作業吧。”

聽到門砰的一聲,關上了,計迦楠瞬間就掐老公,“你乾嘛~!”她嬌嗔道,臉頰宛若窗外血紅落日鋪上去,“孩子在呢。”

“小朋友拋棄我和哥哥玩,爸爸就和媽媽玩。”

“……”

計迦楠揶揄,“這是吃醋了呀?”

寧碩抿了抿唇,圈著她的細腰緊緊裹在懷裡,“這小東西,怎麼就跟哥哥那麼好了。”

“誰讓我們宴宴好呢,沒法子,你不是也一直誇他嗎?”計迦楠軟下身子往他臂彎靠,親了他臉頰一口哄他,“寧總吃這個醋乾嘛,你都沒為了我吃過醋。”

“這不是說明,我的迦楠寶寶比小的更愛我。”

她噗嗤一笑,晃了晃他的身子,“好了,我愛你,愛我的寧碩哥,小的不行還有大的。”

“嗯。”

心裡的酸澀被稀釋了不少,寧碩低頭親了親她的紅唇。

但是小姑娘十年如一日吸引他,紅唇一嘗讓人瞬間感覺身子裡那欲罷不能的基因都被攪動了。

休息室的小寧霽想吃蛋糕,門把拉開,鑽出來半個小身子。

定睛一瞧,爸爸媽媽在沙發裡接吻…

她頓了頓,沒反應過來。

下一秒是寧碩眼角餘光注意到了什麼,及時鬆開被他按在沙發裡的計迦楠。

兩人歪頭看去的時候,就見小寧霽朝他們甜甜笑一笑,然後默默回去。

門再次砰的一聲,留下外面偌大辦公室溢滿尷尬。

計迦楠哼唧兩下,痛苦地抓起背後的抱枕捂住臉。

空氣中徐徐飄開男人清澈如泉的低笑,還有一句:“我的小公主,好像長大了。”

“你還說,你還說,寧碩哥~!”她撒嬌,羞惱,氣得捶他。

寧碩抽走她的抱枕往後一丟,俯身下去繼續親,“我錯了,寶寶,哥哥錯了,再親親。”

“不要~”計迦楠躲,羞紅著臉按住他扒拉她西裝的手,“寧碩哥,住手。”

休息室裡。

談宴拿出作業本,轉頭看到身後的門又被關上了,不由問:“寶寶,怎麼了?”

小傢夥噠噠朝他走來,鑽他身邊坐著,“媽媽,爸爸…我,我還是,不要出去了。”

談宴眼珠子轉了轉,回想剛剛自己為什麼帶她進來的,就忽然明白了。

他笑了笑,起身去打開冰箱找了找,拿了個水果盤出來。

“吃點水果好不好?蛋糕吃了一會兒我們寶寶吃不下晚飯了。”

走近攬過那一小隻進臂彎,喂她吃了幾顆車厘子填肚子,談宴再說:“哥哥教你寫字。”

小朋友乖巧地揣著小手往桌上一趴,認真看他的作業本。

談宴把手裡的筆放她手心,給她糾正握姿。

小朋友說:“寫名字。”

“名字啊,你的名字,不太好寫的,寶寶還寫不了。”男孩子語氣溫軟地在她耳邊說,“我們先寫,一二三。”

“寫哥哥的~”

“嗯?哥哥的,”談宴想了想,“哥哥的名字,更不好寫了。”

“……”

她小臉一皺,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的名字都讓人這麼挫敗。

談宴一笑,不忍心拒絕了,就手把手教她,“談宴,這個是談…哥哥的姓,言字旁的。”

她一頭霧水,聽都聽不懂,就隻是看著那個在自己筆下一筆一劃寫出來的談字,格外喜歡。

“談~”

“嗯,談,言字旁,加兩個火。我們寶寶差點也跟哥哥姓談了。”

“為什麼?”

“因為,外公姓談。”

“可是,媽媽不姓這個。”

“嗯,所以沒有姓成了,姓了寧,隨爸爸,寧霽小朋友。”

她忽然愈加好奇,“爸爸,爸爸也不姓這個。”

“……”

“我…”她懵了,精緻無瑕的小臉上有了絲絲慌亂,“哥哥,我哪裡來的?”

“……”

談宴也懵了,完了,把小朋友帶進死衚衕裡了。

要怎麼跟她解釋,他們家情況特殊,爸爸媽媽都是隨母姓,而她隨了爺爺…

其實談宴自己都對這種情況挺新奇,也不是很瞭解其中的彎彎繞繞,隻是知道隨誰都可以,他也覺得寧霽這名字挺好聽的,談霽也不錯,都行。

“你是你爸爸媽媽生的,然後,寧是爺爺的姓,隻要跟家裡人姓,和誰都可以的,一樣的。”

“是嗎。”

“對,都一樣的。”

談宴把朝他轉過身來的小朋友抱入懷,摸一摸她的小腦袋,“姓什麼都是乖寶寶。”

她一頭紮入哥哥胸膛,笑眯眯地挺開心。

談宴就一邊抱著她一邊寫作業。

花了半小時寫完幾頁漢字和乘法口訣,外面就傳來了敲門聲。

接著是姑姑探頭進來,溫柔地問:“我們兩個寶寶在乾嘛?我們去吃晚飯啦~”

談宴微笑點頭,再放下筆,手心貼著懷裡的小腦袋揉一揉,附耳跟小朋友說:“我們去吃飯了,寶寶。”

計迦楠這才看清在哥哥懷裡的女兒,好像在睡覺。

她吸了口氣,這要是被寧總看到,不得又喝個三升的醋。

談宴讓小朋友緩緩神,自己慢條斯理把筆和作業本、書本一一有條有理地收起來,放入書包。

寧碩進去時,女兒還在小侄子懷裡,睡眼惺忪的。

他無奈一笑,走近一把舉起來抱住,親一口,再伸手去給小談宴拎書包,一起出門。

路上小傢夥就精神了,一直往哥哥那兒歪頭說話。

談宴偶爾摸摸她的小腦袋,偶爾拿平板和她一起看視頻。

計迦楠在前座和寧碩商量出差的事:“北市那個國際al機器人展下週辦,邀請了寧氏科技,但是我怕去了我們小朋友怎麼辦?”

她攏了攏身上的大衣外套,神色憂心:“她今天在幼兒園都哭成那樣了,再幾天沒見我,不得哭更狠。”

“有我呢,想去就去。”男人單手搭在方向盤,車子穩定穿梭在車龍間,另一隻手去中控台摸了摸,調高車廂氣溫,再往後看兩個小朋友一眼。

“我會哄的,沒事,我在不用擔心。趁著退休前,想玩就玩。”

計迦楠莞爾,“ok,那我就去幾天啦,畢竟計總馬上要退休啦。”

“嗯,退休前多想寧總。”

“……”

到吃飯的餐廳時,還沒走到包廂,忽然看到了談之醅一家人。計迦楠馬上抬起被寧碩牽著的手指給他看,“我三哥三嫂。”

寧碩循著方向望去。

那頭在拐角處的談之醅也不經意間看到了他們。他腳步一滯,接著就帶著老婆孩子停了下來。

走近了計迦楠就甜蜜打招呼,“什麼時候來的呀?小朋友今天不用上學呢?”

談之醅點頭:“下午來的,他們學校高年級在考試,小的放假了。”說著伸手去摸了摸小談宴的腦袋,問了句怎麼一起吃了。

聽完就莞爾一笑,再彎身去抱起小寧霽,“寶貝,兩個月不見,長大了不少呢。”

“是嘛~可是哥哥跟我說,我長不高了。”她憂心地埋在舅舅肩頭,又滿是星星眼地去看下面的哥哥姐姐。

談之醅不解:“怎麼長不高了?”

“我不吃肉。”

所有人失笑。舅媽伸手勾勾她的小鼻子,說:“那不吃肉,好像是長不高的哦,我們寶寶要多吃點,長高高。”

小寧霽是知道舅媽是老師的,還是大學老師,那被一個大學老師這麼囑咐,她馬上就聽進去十二分了。

歪頭看談宴,一臉乖巧。

談宴微笑。

幾個大人一合計,就一起吃了。

小寧霽兩個月沒看到錫城的哥哥姐姐,還挺開心的,一起吃就有得玩了。

紀遇和談暮已經七歲,長高也長大一點,哥哥能把小寧霽抱起來轉圈圈,會跟她說錫城前幾天下了點零丁小雪,在山上的度假山莊上往下看,滿山銀白,很漂亮。

聽得小寧霽眼睛發光,再被舅媽引誘一會兒吃完飯跟他們回錫城,她就答應了。

那邊一直靜靜看著的談宴喝了口茶,又繼續看那個忘了他一直圍著哥哥姐姐轉悠的的小朋友。

小傢夥嘴巴裡甜甜喃喃的“三哥~抱”。

談家裡,計迦楠的大哥生了兩個兒子,都已經十多歲,在小寧霽的排輩裡,她要喊大哥二哥,到了紀遇,她得喊三哥,論到談宴這來,是第四了。

但是平時見不到已經上初中的大哥二哥,也見不到遠在錫城居住的紀遇,所以小朋友也沒那麼講究,就一直喊他哥哥。

談宴最憂心的事情是,一碰上人多的,他就變四哥了,他不是很喜歡這個稱呼。

其實稱呼倒是其次,隻是這個稱撥出現的時候說明眼下在小寧霽身邊有别的哥哥,那他的小寧霽寶寶就會半天都看不到他。

這讓從小照顧她照顧習慣了的談宴有些空落落。

在姑父姑姑和舅舅的投喂下,他吃得快撐死,半餐下來終於吃不了了。剛好那邊紀遇也吃完了,招呼他出去,說給他帶了個遊戲機過來。

談宴看一眼在三嬸懷裡吃得很香的小朋友,就和哥哥出去了。

兄弟倆拆了遊戲機在車裡玩。

二十分鐘後,餐廳裡的小寧霽吃飽了,終於想起來哥哥。

小腦袋環顧一圈包廂,沒有人。

她馬上茫然地喊對面的計迦楠:“媽媽~”小朋友眼睛裡水光汪汪的,可可憐憐,“哥哥呢?”

“哥哥…”計迦楠眨了眨眼,也是茫然地環顧四周。

她也不知道呢,顧著聊天。

紀箋馬上說:“哥哥出去了。”她看向懷裡的小寶寶,“四哥和三哥出去玩了,寶寶,沒事我們在這裡玩就好,外面冷。”

“…不行,找哥哥,我,我不怕冷。”

幾個大人全都一笑。舅媽寵溺地摸著她的腦袋說:“那讓姐姐帶你去哦,馬上去。”

計迦楠無奈說:“小黏人。不要跑遠哦,乖乖的,你是不挨凍的。”

穿著一身小鬥篷戴著貝雷帽的小談暮甜甜一笑,伸手給她把帽子戴上,羽絨服領口的拉鍊也拉到最高,然後牽著小朋友的手出去。

她大概知道兩人在門口車裡。

到外面一瞧,果然車子後座裡兩個男孩子手裡端著遊戲機打得熱火朝天。

談暮拉開車門。

談宴偏頭看出去,越過姐姐就看到街邊停著一隻粉雕玉琢的小可愛,睜著布靈布靈的大眼睛站在落葉堆裡看他,枯黃的樹葉就穿過路燈灑在她身前身後,驀的一看,活脫脫一個小天使。

他笑一笑,放下遊戲機探出身子:“寶寶,怎麼來了?”

小朋友往前邁開腿。

談宴伸手把她一把舉起來抱進車廂,下一秒她就熟門熟路心滿意足地鑽他懷裡了。

因為談宴放下了遊戲機,導致紀遇很快也陣亡。他扭頭看著那小朋友,一笑,伸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再去看車外的妹妹,“暮暮上來,外面冷。”

“我回去吧~車裡沒開暖氣,也冷。”她闔上車門,跑回了餐廳。

談宴摟著懷裡的小天使問:“怎麼了?嗯?寶寶怎麼來了?”

“想哥哥。”小朋友就是毫不委婉,說完就滿足地把腦袋靠他肩頭,再斜睨三哥玩遊戲。

紀遇看談宴抱著她不太能玩遊戲了,想著自己懷抱寬大點,就說:“霽兒,來給哥哥抱好不好?到三哥這來。”

她想了想,搖搖頭,一頭紮入談宴懷裡。

談宴止不住揚起嘴角,摸著她的腦袋揉一揉,心情美滿。

紀遇調侃:“小東西還挑人了。”他收回目光,繼續按著遊戲機。

“什麼挑人?”她在哥哥懷裡甕聲甕氣,渾身愜意地問。

紀遇漫不經心說:“要四哥抱,不要我抱?你就獨愛你四哥了是吧。”

這個問題寧霽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抬起頭困惑地看了看他,又無解地低下頭,紮入哥哥胸膛。

紀遇斜睨她,看著那圓圓的後腦勺笑。

談宴就能回答這問題,他把雙手穿到小朋友身後,一邊拿遊戲機艱難開麥,一邊說:“我帶多了,就認了,很正常。”

紀遇換個姿勢,舒服地斜靠扶手,隨意道:“我隻是想著,你抱著沒法玩,我抱著可以打。”

小朋友聽到,倒是悠悠爬了起來,很乖巧懂事地扭頭看了看三哥的懷抱。

談宴溫柔地把她按回來,深深擁著,“沒事,寶寶睡覺,哥哥可以不打的。”

她笑眯眯地再次埋下腦袋。

紀遇因為他時不時的鬆手,遊戲又死了,歎著氣無奈笑了笑,換了個單人模式的玩。

小寧霽一邊窩哥哥懷裡,一邊伸手去摸三哥校服的校徽。

那校徽差不多有她兩個手指大小,心形的,刻著櫻花圖案和瘦金體的“錫城大學附屬小學”幾個字樣,非常漂亮,和四哥校服上卡通的“雅京小學”字體不一樣。

她摸了摸,一不小心,就把那精緻校徽給拽下來了。

小朋友呆呆地睜著大眼睛,和抱著她的哥哥你看我我看你,懵懵的。

她也不懂那是曲别針别上去的,想取就取。

想了想,把東西放談宴手裡:“哥哥,你,你弄壞了。”

談宴:“……”

隔壁男孩子瞥過來,俊逸的眉眼溫柔含笑:“三哥可看到是你弄的。”

“我…”小傢夥囁嚅了下小唇瓣,眨了眨大眼睛,慫慫地往談宴懷裡鑽,“我好像,沒有。”

“那是誰啊?”紀遇終於在單人模式裡過關了,放下遊戲機去抱她,“來三哥看看是哪個小慫貨。”

小慫貨嚇到了,嗚嗚嗚地一邊哼唧一邊拚命往哥哥懷裡鑽。

談宴一手緊緊攬著她,一手去擋紀遇,稚嫩卻帥氣小臉上全是拒絕:“我弄的,我弄的,就是我。”

紀遇:“……”

就離譜,這算作弊還是包庇?還是,妥妥的溺愛?

窗外充京華燈初上,新年伊始,夜晚寒風料峭,長街路人行色匆匆,車廂中哥哥懷裡卻偏暖,窩一會兒小朋友就昏昏欲睡了。

談宴待她睡著才再次摸起遊戲機,單手玩著,玩著玩著逐漸也利落起來了,想著以後完全能一邊抱他的小寶寶一邊玩,不在話下。

永遠可以,大的小的依偎在一起,溫熱且安逸。

全文完

-cbr

,這麼多年也隻有這一個是絕對好的訊息。寧碩溫柔捧起小姑娘精緻的臉,仔細問:“有了?”“唔,兩條,上面這麼寫的。”是這麼寫,他剛剛在看說明書。寧碩鬆開她,帶著人走去浴室,拿起她放在洗漱台上的驗孕棒,瞧了眼上面那兩條鮮豔的紅色痕跡。計迦楠躲他身後抱著人。幾秒後,男人輕笑,轉頭對著肩後女孩子道:“真有小公主了,一個小小的,小迦楠。”計迦楠害羞地藏起臉:“是個翻版的寧碩也行~”“嗯,都行。”這一刻忽然覺得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