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全家讀我心後_造反了』
第524章 將軍,反了吧!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左和英聞言頓時失聲叫道:“爹!”左夫人腿腳微微一軟,趕忙扶著身旁的座椅才勉強站定。她一張臉漲得通紅,扭頭去看兗國公,亦是滿眼的難以置信。她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自家這個公爹不向著兒子兒媳,卻去偏疼那個嫁出去的女兒!兗國公府如今日漸衰敗,喬府眼瞧著卻蒸蒸日上,她費儘心思想讓寧兒和大郎結親,也是為了國公府好啊!兗國公卻不去看自己的兒子兒媳,隻是冷聲說道:“既然兒媳心意己決,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以後大郎隻《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閱完最後一個字,莫千岱緩緩閉上眼睛,半晌沒有任何動靜。常副將站在一旁,他雖不曾親見書信上的內容,但是傳來的訊息已然令他心驚膽戰。畢竟,將軍才剛剛得知少將軍的死訊,其中就少不了王上的手筆,如今王上又因為傳言監禁了莫府,這......“好啊......好啊......”莫千岱忽然開口,聲音低沉,帶著顫意。常副將見狀急忙衝傳信之人揮了揮手,生怕被旁人聽到不該聽的。眼看那人退下了,常副將這才低低叫了聲:“將軍?”莫千岱不曾應答,他猛地轉身掀開帳簾,方邁步而入,竟硬生生咳出了一口血。血漬猩紅,就落在莫永林的屍首旁,觸目驚心。常副將看到這裡,隻覺寒心酸鼻,急忙上前攙住莫千岱,疾呼:“將軍!”莫千岱不曾推開常副將,反而緊緊攥住了常副將的胳膊,他眉宇陰鷙,咬牙恨聲:“他逼我至此,他逼我至此!!!”常副將雖對莫千岱常懷懼意,但他的忠誠同樣不容置疑。他環顧帳內,目光落在了一旁支起的輿圖上,盯緊了其上被特意標註而出的王都,忽然鼓足勇氣提聲道:“將軍,您不如——反了吧!”這句話在常副將心中兜兜轉轉多少年了,此刻一開口,這些年為莫千岱積壓的不平便悉數噴薄而出。“將軍,王上荒淫無能至此,這些年若不是將軍鎮守交城,守住國門,他那個軟腳蝦如何能穩坐王位?”“偏他生性多疑善變,容不得人,此番傳言甚囂塵上,咱們何不順水推舟,索性令其民心儘失呢?”“將軍您與玉琉公主在國中素有美名,此次不若就以‘除昏君,為公主爭公道’之名打回王都,如此一來,將軍您登位便是名正言順、眾望所歸啊!”在他眼中,將軍雄才偉略,能謀善斷,比起那些奢靡享受,不知民間疾苦的金家人,將軍才是能帶領北國走向千秋萬代的好君王!至於他所懼之殺伐太重,北國內裡早就是一盤散沙,將軍若不以鐵血手腕震懾人心,如何禦下?“將軍,反了吧!屬下誓死追隨您,成不求榮華,死亦無悔憾!”常副將說到這裡,俯身衝莫千岱重重磕了個頭,發出一道悶響。莫千岱聽到這裡,緩緩抬起頭來。他的視線在常副將身上流連了一圈,而後落在了一旁莫永林的屍身上。隻一眼,他便覺喉間酸澀,痛不欲生。老孃信中那句“護好乖孫永林”當真猶如一柄尖刀,狠狠紮在了他心頭。沒了......兩個兒子都沒了.......金裕王對永林心生殺意在前,因猜忌對莫府出手在後,這不就是在逼他嗎!他早就說過,京中家人是他最後的底線!思及此,莫千岱恨得直咬牙,俯身將常副將扶了起來。常副將急忙抬起頭來,便聽得莫千岱聲音嘶啞卻堅冷,“常副將,此事還待從長計議。”聽到這話,常副將先是微怔,而後眼裡躥出光亮,急忙應聲:“一切但憑將軍吩咐!”看來,將軍終於下定決心了!這時候,莫千岱走到莫永林的屍身旁蹲下,伸手摸了摸那蜷起的黑乎乎的胳膊,緩聲道:“常副將,拉副上好的棺木來,永林......該入土為安了。”常副將聞言急忙領命出去,帳內再次恢複了寂靜,莫千岱忍了又忍,卻還是泣下沾襟。半晌,他低聲開口,滿是悔恨。“永林,或許爹早就該聽你的,而不是一再等待所謂的時機.......”莫永林的葬禮很是低調,如今大戰在即,不宜聲張。莫千岱帶著常副將與親兵,將莫永林葬在了莫永聲的衣冠塚旁。就在交城東郊的坡上,站在這裡便可以遙望雍國的武定城。莫千岱早已收了眼淚,此時他在墳前灑下烈酒,啞著聲說道:“永林、永聲,委屈你們先在此處。且瞧著,待爹攻下武定,斬殺喬忠國,告慰你們在天之靈。”常副將站在一旁,聽到這裡便明瞭了莫千岱的打算。看來將軍已經想明白了,還是要先解決了喬忠國,再起兵造反。常副將猜得不錯,莫千岱確實已然做下了決定。他雖連受兩番打擊,但到底不是尋常人,也決不允許自己沉溺在傷痛中。他很清楚,莫府雖然已經被圍困,但為了用家人脅迫他,金裕王短時間內應該不會下殺手。而且他前幾日就已經將關於沈元白的猜測寫在密信上送入了京,今日也該到了。金裕王若是看到那封信,便該知曉他之前並無反意,因此家中親人此次性命應當無憂。但是,金裕王三番兩次逼他太甚,他心中反意已決,隻待解決了喬忠國這個外患,同時命人不惜一切代價將家中親人悉數救出,便可毫無顧忌揮師北上!如今,不妨出手先將玉琉之事坐實了,讓金裕王民心儘失,為之後的謀反造勢!至此,莫千岱心中隻餘一樁猶豫事,那便是——喬忠國!對於喬忠國,莫千岱在心中不會吝嗇任何誇讚之詞,無論從敵人還是從同為武將的角度,喬忠國都是他所遇最強亦最難纏之人。當年兩軍對壘,他看得出來,喬忠國其實並不善詭道,他排兵佈陣從來大開大合,卻往往能收奇效。可再看如今,喬忠國來到武定後,始終未有任何大動作,還總是派他的小兒子行詭詐之術。尤其此番火燒永林,可以說是機關算儘,幾乎不像是喬忠國的行事風格了。難道,因為他的“以疫除雍”之策,武定大軍被廢,喬忠國當真就無計可施,隻能行謀士手段了嗎?想到這裡,莫千岱忍不住蹙眉。他不願低看喬忠國分毫。若將喬忠國想得再神通廣大些,難道他這些日子的所作所為還有其他深意?莫千岱心思電轉,忍不住將目光投向了遠處的武定城,那裡還有一簇濃煙晝夜不斷地升起、彌散......這時候,不知為何,莫千岱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絲荒唐至極的懷疑:武定的二十萬大軍.......當真都廢了嗎?疫疾無解,古往今來皆是如此,可.......莫千岱的思緒才剛走到這裡,忽而就有一親兵從遠處疾步而來,遠遠看到莫千岱便高撥出聲:“將軍,喬忠國動了!他從北鼎調走一萬大軍,包圍了武定城!”“武定暴亂了!-cbr

出去的女兒!兗國公府如今日漸衰敗,喬府眼瞧著卻蒸蒸日上,她費儘心思想讓寧兒和大郎結親,也是為了國公府好啊!兗國公卻不去看自己的兒子兒媳,隻是冷聲說道:“既然兒媳心意己決,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以後大郎隻當沒有舅母就是。”“靜兒,你回去和大郎二郎都說一聲,讓他們不用奇怪為什麼舅母都不登門了,他們的舅母己經和他們劃清關係,這輩子都不會去喬家了!”兗國公說完後冷哼一聲,首接拂袖而去。喬夫人瞧著兗國公那冷硬


好書推薦
炮灰全家讀我心後_造反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