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晨鳴秦雙雙』
第249章 我不是你媽,沒有義務提醒你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演講過後,五位高中部學生跟初中部的女學生會合,後台又上來了兩位男同學,自然而然地開始了詩朗誦。一人一句,表情飽滿,演繹到位,看得其他學校的校長,老師,學生都目瞪口呆。他們來比賽就隻準備了演講,其他的什麼都沒準備。沒想到靈山中學還準備了詩朗誦,這已經超綱了,學校的英語老師根本就沒有辦法教出來。為什麼靈山中學的老師可以?難怪那位秦老師敢接凱盛服裝廠的合同翻譯,原來人家有實力。詩朗誦完畢,台下靜謐了片刻《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進材料能把三個師傅都帶走?還是連夜走的,不會是不來了吧?我那一千塊錢可是借的,就為了能讓我兒子學點手藝。”

“我家也是借的,那黃老闆要是不來了可怎麼辦?這錢要回不來,我一大家子可就被害苦了。”

“鎮長!當初我痛快拿錢,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要是不跟著那什麼黃老闆一起來我們村,我也不會隨隨便便拿錢出來集資。”

“對喲!我也是看在鎮長的面子上投的錢,沒想到老闆居然跑路了,這可怎麼好?

“天啊!可千萬不能跑路,那可是我攢了十多年才攢起來的。這錢要真沒了,我都得跳河。”

“不要啊!這錢不能沒啊!那可是我準備給兒子蓋新房的,想著再晚一年蓋也沒什麼,就把錢拿來給我女兒學手藝了。”

“鎮長!人是你找來的,你就再去找一趟吧!藤椅廠乾不乾我也不管了,把錢還給我就行。”

鎮長看了眼大家,苦著臉:“黃老闆不是我找來的,是他自己找來的,我也是想著給咱鎮上弄點副業,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

老百姓一聽,個個傻眼。

“鎮長!你什麼意思?不是你找來的?那你帶著他來我們村做什麼?坑我們嗎?”

“你都不認識人家就勸我們集資,鎮長!你是不是從黃老闆那裡弄到好處了?”

“那肯定的,沒有好處,誰這麼積極帶著外人走村串戶?完了,我們的錢肯定要不回來了,怎麼辦呀?老天!那可是我借來的錢。”

“不行,我們不能就這麼被騙,一定要找鎮長討個公道。黃老闆跑了,鎮長還在呢,咱們就找鎮長要錢。”

“對,鎮長!你必須賠錢,人是你找來的。”

“鎮長要是不給錢,我就不走了,以後吃住都在鎮政府。”

“對,我們也是。”

訊息傳到學校,於娜樂得笑出聲:“哈哈哈!楊老師!我好在沒投錢進去,不然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學手藝?一千塊錢拜師?哈哈哈!多可笑!”

楊開鳳黑著臉,一句話都不想說。

其他幾個交了錢的老師全都後悔不已,恨不得時光倒流,把那一千塊錢拿回來。

“我們都大意了,還是秦老師有眼光,不是知根知底的人,真不能隨便相信。”

“秦老師到底懂得多,是我們傻,上了楊老師的當,要不是聽她蠱惑,我也不可能出一千塊錢。”

楊開鳳不服氣:“你可别扯我頭上,我沒喊你交錢,是你自己要交的。再說了,人家明明知道黃老闆是騙子,可有真的提醒過你。”

秦雙雙知道她針對自己,抬頭瞅著楊開鳳,冷冷地發問:“想說什麼直接說,不要拐彎抹角,指桑罵槐。

我是看出那位老闆做事不靠譜,我沒有提醒嗎?我很明確地指出,讓他說明集資款的去向,以什麼樣的方式回來。說得這麼明顯你還聽不懂?難道要我明明白白地告訴你黃老闆是騙子?”

“就算秦老師說了,你們也不一定信。”陳君君為秦雙雙打抱不平,“咱們都是成年人,都應該具有一定的辨識能力,不能出了事就怪這個怪那個。”

“可不,秦老師說不集資的時候,大家就該看清楚事情的本質。”於娜不客氣地說道,“有錢掙誰不想掙?問題是你得分清楚,這種錢是不是咱們能掙到手的。”

“校長還特意來叮囑過大家,不要隨便集資。”王文亮扭頭看著楊開鳳,“你們當時也答應了,現在出事了,怪到秦老師頭上,不覺得很可笑嗎?”

“我又不是你爹媽,憑啥管著你?”秦雙雙也盯著楊開鳳,語氣嚴厲,嘲諷,“你的錢,想乾什麼就乾什麼,我說了你就一定會聽嗎?”

楊開鳳低著頭,不敢說話。其實她心裡也很後悔,一千塊真不是小數目,覺得是鎮長介紹來的人,肯定沒問題。

沒想到還是出事了,鎮長也是個不靠譜的。

“秦老師!那你說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有人虛心請教。

回頭看了那人一眼,秦雙雙很是同情:“當初你們集資的時候,可有讓黃老闆打借條?”

“借條?”那人吃驚不已,隨後黯然搖頭,“沒有。就登記在一個本子上,沒寫借條。”

秦雙雙愛莫能助地說道:“那這錢你們也别想要回來了。”

有人疑惑,追問:“那如果有借條呢?”

“如果有借條,還能去黃老闆的家鄉法院起訴。”秦雙雙稍微給大家科普了一下法律知識,“也許,會有辦法要回來。”

“起訴?那得多麻煩?”

“是,很麻煩。”秦雙雙不否認,本來起訴這種事情就是個麻煩的過程,“要想起訴成功,首先你得知道黃老闆的家鄉在哪兒。車費,住宿費,夥食費一扣除,基本上所剩無幾。

為了一千塊錢,實在不劃算。但如果大家一起聯名起訴,那還是劃算的,可惜你們手裡沒一個人有他打的借條。

黃老闆敢明目張膽行騙,就是料定了你們都不懂法律意識,他隻要銷燬了那本登記本,就沒誰能證明他找你們借過錢。”

楊開鳳冷不丁又丟了一句出來:“既然你知道,為什麼早不說?”

秦雙雙冷笑:“我說了,我不是你媽。”

於娜跟著開懟:“說什麼說?一把年紀了,啥事都指望别人提點,你還活個什麼勁兒?”

她真的太煩楊開鳳了,啥事要是她占理,就總愛嘚瑟。要是她不占理,就愛胡攪蠻纏。

“我沒跟你說話,你一邊去。”楊開鳳不想搭理於娜,她是秦雙雙的跟班,“秦雙雙!作為同事,你就算不跟我說這事,也可以提醒一下别的老師呀!你早看出來黃老闆是騙子,為什麼不叫我們防患於未然?”

“噗嗤!”秦雙雙不厚道地笑出聲,被楊開鳳的話給氣的,“楊開鳳!你還真是不要臉。我都說了我不是你媽,沒有義務提醒你,怎麼你就跟個白癡似的聽不懂?

我是看出黃老闆沒安好心,我也當著大家的面說了,是你們不聽,我有啥辦法?他還沒把你們的錢騙到手,我要說他是騙子,你能信?”-cbr

麼都沒準備。沒想到靈山中學還準備了詩朗誦,這已經超綱了,學校的英語老師根本就沒有辦法教出來。為什麼靈山中學的老師可以?難怪那位秦老師敢接凱盛服裝廠的合同翻譯,原來人家有實力。詩朗誦完畢,台下靜謐了片刻,隨後不知道哪個評委帶頭鼓掌,大家也都跟著鼓掌。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反正靈山中學的演講獲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評委們有好幾個激動地站起來鼓掌,本來他們都快被前邊八所學校那千篇一律,沒啥新意,磕磕絆絆的演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