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陰雄』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諸神的黃昏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新書期,需要大家的支援,求收藏,點擊,推薦,您的支援是天道繼續創作的最大動力,謝謝。歡迎大家加群討論隋唐曆史,群號219263410...........................................................................姑孰並不大,一個城牆周長不過兩千多步的小縣城而已,城牆高也不過兩丈多,居民隻有幾百戶。其實這裡本不是最早的當塗縣所在,《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一個傳令兵在王世充的面前單膝跪下,大聲道:“已斬敵將秦瓊,我軍劉黑闥將軍戰死!”

王世充的面沉如水,看著對面直衝過來的,最後的一千多唐軍玄甲騎兵,看著那衝在前方的李世民,冷冷地說道:“算你狠!”

來整的眼中淚光閃閃,他看著前方的戰友們,跟著千餘老內馬軍騎兵一起同歸於儘,甚至看到了劉黑闥在刺穿了秦瓊的喉嚨後,衝著自己微微一笑的樣子,這個畫面,永遠定格在他的腦海裡。

來整已經顧不得去拭臉上的淚水了,因為唐軍的騎兵,已經向著自己這裡發出了最後的突擊,剛才為了援助坑對面的戰士,他這裡還派了一百多人過去,這會兒站在他身邊的隻有不到二百名戰士了,他環視左右,這些人都是跟隨他多年的部曲親衛,很多人都是一把鬍子,臉上遍是滄桑了,這些都是他的兄弟,他的家人,遠遠勝過了一般的血緣關係。

來整微微一笑,看著身邊的同伴們,說道:“兄弟們,來生再見!”

所有的部曲們全都放聲大笑:“來生再見!”

唐軍的騎兵已經猛地衝到了五十步左右的距離,所有的唐軍騎兵,全部夾起了長槊,對著來整的這一列步兵們,發動了山呼海嘯般的突擊,鐵蹄踩過遍佈地上的人馬屍骨時,那沉重的碾碎鐵甲與骨肉的聲音,足以讓人的腦袋炸裂,而那尖聲的呼嘯聲,猶如彈道導彈在對目標進行最後突刺地那種死亡的恐怖,震得不少人的七竅都開始流血。

來整的雙眼圓睜,正視著面前三十步左右的唐騎,測距兵的聲音幾乎給馬蹄聲完全淹沒,但來整那流血的耳朵裡卻聽得清清楚楚:“敵距二十步,越坑!”

來整突然大吼一聲:“丟你老母!”

他的聲音是如此之大,甚至讓他的喉嚨幾乎在這一瞬間就吼破了,而他重重地向前擲出了手中的長槊,順手從懷中掏出一個油罐子,在自己的腿甲上猛地一擦,頓時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狠狠地扔進了面前的這道深溝之中。

二百多個火罐子,幾乎是如法炮製,狠狠地扔進了這道深溝之中,隻聽“轟”“轟”“啪啪”之聲不絕於耳,大地在劇烈地搖晃著,這道深溝頓時就成了一道燃燒著的火牆,而裡面在不停地爆烈著,越過火牆的大批唐騎頓時給炸得灰飛煙滅,屍骨無存,天空中飛舞的儘是烤熟的人馬斷肢,場面豈是一個血腥殘忍能形容的?

魏征猛地從地上彈了起來,大吼道:“去死吧,李世民,讓你嚐嚐我家主公的猛火炸彈!”

王世充的嘴角邊終於勾起了一絲微笑:“王者不死,王者不死,碰到石油和炸彈,你還有的活嗎,不死給我看看!”

他的話剛說完,臉色突然大變,一陣馬蹄之聲長嘶,百餘騎紛紛從這火海中衝過,他們的身上蓋著厚厚的濕氈,饒是如此,也幾乎是整個人都在燃燒,看起來,彷彿是百餘騎火馬直接衝出了火海,直取王世充而來,當先兩騎,正是李世民和尉遲恭。

來整的笑容還留在臉上,就給一騎狠狠地撞地飛了出去,斜飛幾十步,重重地落到了洛水之中,騰起了一個巨大的水花,幾乎在他落水前的一瞬間,剛才還因為過於驚訝而不再擊鼓的李世績,突然猛地大吼一聲:“王者不死,萬歲,萬歲,萬萬歲!”

河東的唐軍同時歡呼吼叫道:“王者不死,萬歲,萬歲,萬萬歲!”

王世充張大了嘴巴,睜大了眼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直騎馬立於台下的沈光大吼一聲:“主公快走,我來掩護!”他一騎衝出,後面十餘個傳令兵也跳上戰馬,挑起傢夥就上了前來,渾身上下儘是火焰的尉遲恭,連鬍子眉毛也快燃到了,他也不管身上的火勢,直接轉馬就衝向了沈光,大吼道:“大王,殺王老邪,殺王老邪啊!”

李世民一騎絕塵,飛快地從殺成一團的沈光和尉遲恭的身邊衝出,這時候,他已經隻剩一個人了,所有的部下,敵人,都已經給隔在了後面,這時候,天地之間,隻剩下他,還有對面眼中碧芒閃閃的王世充,哦,不,還有一個人。

魏征大吼一聲,抄起一把弓箭,就要站到王世充的身前,他拿起一枝箭,手忙腳亂地就要上弦,隻是剛一拿起,猛地一用力,卻聽到“啪”地一聲,這支隻有四石的強弓,以魏征的力量,平時連拉都拉不開,可是這一下,居然給他把弓弦生生拉斷,人在極限情況下的發力,以至於此!

魏征睜大了眼睛,還沒來得及再說話,隻聽“嗖”地一聲,他的右肩一痛,一枝羽箭穿透了他的肩膀,他來不及想,整個人給射得飛了起來,就從王世充的身邊飛出,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李世民的眼中殺氣四射,剛才他用掉了箭袋中的最後一箭,索性把奔雷大弓連同著身上燃燒著濕氈一扔,順手抽出了背上的雙刀,雙目儘赤:“王老邪,你完蛋啦!”五十步,三十步,十步,他握緊了刀,就等著衝上帥台,一刀斃命的那一瞬間,為了這一刻,一切的犧牲,都是值得的!

王世充緩緩地從帥椅上站了起來,他手上一直駐著的那根鐵棍,不到兩尺的長度,這會給他持在手上,在左手的掌心慢慢地敲擊著,然後,緩緩地對向了李世民的方向,李世民哈哈一笑:“就憑這鐵棍,就想來。。。。”

李世民的臉色突然一變,因為,他看到這支鐵棍,居然是中空的,黑洞洞的管子之後,閃著一根燃燒著的火苗,而王世充冷冷的話語聲傳進了他的耳朵裡,那麼地清晰殘酷:“李世民,你完蛋啦!”

隻聽“轟”地一聲,這根鐵棍的中空管子裡,突然噴出了一道火光,數不清的黑色鐵砂,彈珠,從這小小的管子裡噴了出來,在十步不到的距離上,儘情地傾瀉在李世民的身上,這一瞬間,他甚至沒有感覺到痛,無數的鐵砂,彈子,就這樣輕易地擊穿了他身上的明光甲,把他整個人都擊得倒飛出十餘步外,一個屁股向後平沙落雁式,重重地摔到了地上,而什伐赤一聲悲嘶,腦袋上起碼中了七八枚鐵砂,直接仆地而倒,身體的慣性重重地讓它撞到了這帥台之上,震得台上的王世充一陣搖晃,幾乎無法站立。

李世民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可是身體卻再也不能動一動了,他的胸口早已經給打成了蜂窩,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正在流出,他的嘴角在流血,眼中開始散光,喃喃地說道:“這,這是什麼東西?”

一杆又黑又亮,散發著刺鼻火藥味,燙燙的鐵管,頂到了李世民的腦門之上,王世充那張沒有表情的臉,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而一個輕輕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迴盪著:“唐太宗李世民,這本是你的時代,因為我的穿越,對不起,我必須送你去見天帝,最後告訴你一聲,這東西叫槍,一千五百年後的玩意,安心上路吧!”

一聲巨響響起,在空曠的戰場上迴盪著,幾百隻正在啄食著死人的烏鴉,給驚得飛起,而戰場的南側,騰起片片的煙塵,華強軍的大旗在到處飄揚,軍號在瘋狂地吹響,戰馬的呼嘯聲和騎兵們的吼叫聲響成了一團:“唐軍聽著,放仗不殺,唐軍聽著,放仗不殺!”

王世充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他鬆開了手中的火槍,跌坐到了地上,經曆瞭如此的廝殺之後,他整個人都虛脫了,身後幾十步的地上,魏征在喃喃地說道:“這,這是什麼鬼?”

王世充扭過了頭,微微一笑:“它叫噴子,一般人我不告訴滴!”

-cbr

.........................................姑孰並不大,一個城牆周長不過兩千多步的小縣城而已,城牆高也不過兩丈多,居民隻有幾百戶。其實這裡本不是最早的當塗縣所在,當塗故地乃是在江北的九江郡一帶。當年五胡亂華,神州陸沉的時候,江北的居民紛紛渡江南遷,當年的東晉政府就把從當塗過江投奔的移民遷在這裡集中居住,重新設了一個名叫當塗的僑置縣。現在江北的當塗故城早已經廢棄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