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
第一章 太監日記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餘萬修在回憶中一陣恍惚,直到那個“美女”突然化作一道白光,朝他襲來。霧裡又有毒!美女竟是幻術!還可以變成傀儡!饒是個大宗師,餘萬修此時也終於忍不住心中大駭,心道這鬼地方處處都是機關,裡面真的隻住了個小太監?!卻終究是大宗師的修為,雖然阿大出手極快,餘萬修也剛從恍惚中回過神來,但還是身影爆閃,躲過了阿大的這劍。在寢殿之內,秦源看到這一幕,不禁可惜地揮了揮拳頭。本來他還以為這下能成了呢,沒想到這貨竟然《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紹成十七年,除夕,雨夾雪。

今天是我穿越的第三天。

這裡是大成國,一個不存在於藍星任何史書的朝代。

我在皇宮,確切地說,是禦膳房。

我打算從今天起開始寫日記,來記錄我的穿越之旅。如有後人也穿越至此,或可作為生存指南。

大概介紹下,我現在的身份是禦膳房的一個十六歲的小太監。

遺憾的是,我是真太監。

可能前世太渣了吧,我曾經……(省略號代表一百八十五萬字),這可能是報應。

但是我現在身殘誌堅,精神狀態良好,展現了穿越者應有的風貌。

並且我想搏一搏,看能不能當個權傾朝野的大太監。

好了先不說了,我該給趙公公去打洗腳水了。

PS:下午看到昭曦宮的小主萱妃路過,長得很不錯,可惜沒鳥用。

紹成十八年,大年初一,小雪。

宮裡過年也不過如此,可能外面更熱鬨一些。

這兩天我總感覺這趟穿越吧,好像哪裡不對,但是又說不上來。

今天有個好訊息。

我好像學會蹲著尿尿了,上午尿了兩次,第二次的時候鞋子沒濕。

一會我再去鞏固鞏固。

紹成十八年,大年初五,晴。

今天一整天都提不起精神。

因為我想到哪裡不對了。

身為穿越者,我竟然沒有係統。

沒有係統的太監,還怎麼權傾朝野,我現在也有點懷疑。

雖然我飽讀詩書,才華橫溢,文韜武略,玉樹臨風……但是我發現我狠起來連自己都騙。

玉樹臨風是真的。

不過今天有個好訊息。

午飯時打翻了一個碗,趙公公要打我,正好被敏妃看到了,敏妃幫我說了句話,這頓打就逃過了。

敏妃賊雞兒好看,我感覺她有點喜歡我。

如果他媽的,我不是太監的話!

紹成十八年,大年初九,晴。

今天get到一個驚天大八卦!

皇帝這十幾年來沉迷修劍,竟然不近女色!

所以後宮這些妃子,隻要是近十年內進宮的,很可能都是雛兒!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訊息後我忽然激動了一下子。

但是我在激動個什麼?

PS:現在我已經能很熟練地蹲著尿尿了,閉著眼都不會濕到鞋子。

紹成十八年,大年初十,陰。

今天禦膳房的小櫃子被調去後宮了,哭得稀裡嘩啦的,很慘。

問了下才知道,原來他去的是乾西宮,據說那裡賊特麼邪性,誰去誰死。

隻要是帶把的,或者曾經帶把的,在裡頭都活不過一年。

原因不得而知,但很容易引人遐想。

無論如何,祝福他吧。

紹成十八年,大年十二,大雪。

今日無事,老實乾了一天活(洗菜和拖地)罷了。

想起去年這個時候……啊不對,應該說是在原先的時空,最後一個大年十二的時候。

我記得很清楚,我在酒吧搭了一個超正的妹子。

我們在衛生間交流了一番之後,意猶未儘,又去了家裡。

當時我女朋友應該是在出差的,但是當打開家門之後……嗬嗬。

她說本來是想給我一個驚喜的。

總之事情鬨得挺轟轟烈烈、萬馬奔騰的,像極了愛情。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一直回憶這些。

可能是想家了吧。

阿珍愛上了阿強。

如果能重來,我想做個好人。

紹成十八年,大年十三,晴。

說出來可能沒人信,景王跟熹妃有一腿。

訊息是小櫃子透露的,他說親眼看到景王從熹妃的房間走出來,到了門口還在整理衣服。

小櫃子現在不做人了,破罐子破摔,後宮的事什麼都敢往外講。

聽小櫃子說,景王喜歡逛後宮,到處勾搭妃子是公開的秘密。

我猜皇帝不可能不知道,但為什麼不管呢?

這就是偉大的父愛?

好像說不通,畢竟紹成帝的無情是出了名的,據說被他斬掉的皇子就有五六個了。

這後宮總是古古怪怪的。

紹成十八年,正月十五,元宵節。

今天是元宵節,宮裡很熱鬨。

據說皇帝辦了個賞月詩會,京城的才子都參加了,不少嬪妃們也參加了。

詩會很盛大,現場有很多燈籠,天上的月亮很圓,星星也很多(這裡插個生動的比喻:一閃一閃的像小孩眨眼睛),老美了!很多才子都坐在桌子後面寫詩,共享盛舉(是這個享吧)!

這些都是聽喜子說的。

其實我很想去現場背幾首古文的,為此昨晚我重新默寫了一遍蘇軾的那篇《水調歌頭》,大概默寫出了三分之一。

不過我覺得也足夠我獲得一些頭銜了,比如大成詩壇最後的遮羞布什麼的。

我知道這有風險,但還是想搏一搏,畢竟我現在别說底褲,就算底褲裡面也什麼都沒有了,還怕個鳥?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侍衛林大頭告訴我,身為禦膳房的太監是不能隨意出禦膳房的,除非領頭太監特批。

可明顯趙公公那沒卵蛋的老東西,是指望不上的。

我把《水調歌頭》三分之一殘卷以及《將進酒》二分之一殘卷全燒了。

從此之後,大成詩壇再無遮羞布。

媽的!

紹成十八年,大年十六,有小雪。

幸好昨天沒去!

聽說詩會上有個才子做了一首五言絕句,含沙射影地說朝廷“複興百家”是自掘墳墓,結果皇帝一怒之下抄了他家滿門,還連同吹捧過那首詩的幾個才子也全部都斬了。

其實都說紹成帝冷酷,但是感覺他也想有所作為,要不然就不會有這麼大勇氣來改革了。

隻是現如今大成國一天不如一天也是事實,紹成帝看起來像個亡國之君。

我這人剛正不阿,有一說一。

PS:應該沒人能看懂我的字吧?這世界的字和繁體字有點像,但完全不同。

紹成十八年,正月二十八,晴。

今天是悲傷的一天。

後宮傳出來的訊息,小櫃子昨天夜裡死了。

據說是夜裡不知怎麼的,就上吊自殺了。

雖然他體質弱,但大家都認為他挺過半年應該是有的,可沒想到他隻堅持了半個多月。

現在整個禦膳房裡人心惶惶,因為他死得太快,下一個還得在禦膳房裡挑。

我倒不是太慌。

畢竟當太監也沒什麼意思,多活幾天少活幾天又如何?

鳥都沒有的人,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呢?

難道我會怕?

紹成十八年,正月二十九,晴。

嗎的!

我真的被選中去乾西宮了!

曹蛋啊,鳥都沒了,就不能讓我多活幾年嗎?

完了!

這篇日記可能是我的絕筆。

我把一兩二錢的銀子藏在了東花園的假山下,有緣人如看到就去取了用吧。

很抱歉,來了半個多月並沒有什麼建樹,給穿越者丟臉了。

另外說一句,還是别寫日記了,沒鳥用。

正經太監誰寫日記?

以上,秦源絕筆。

完結撒花。

-cbr

太監?!卻終究是大宗師的修為,雖然阿大出手極快,餘萬修也剛從恍惚中回過神來,但還是身影爆閃,躲過了阿大的這劍。在寢殿之內,秦源看到這一幕,不禁可惜地揮了揮拳頭。本來他還以為這下能成了呢,沒想到這貨竟然能這麼快就反應過來。看來沒有萬蠱猩紅散還是不行!餘萬修爆閃落地後,已是怒從心起,心想真當我堂堂大宗師,會受製於這等奇淫巧技?於是心念一動,那長劍頓時嗡地一聲變成了一把冒著赤炎的巨劍,當即如流星般咆哮著


好書推薦
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