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
第五百七十五章 秦源的陽謀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如果邪惡是華麗殘酷的樂章,它的終場又會由誰寫上?晨曦的光,風乾最後一行憂傷,黑色的墨染上安詳。”從景王那回來,秦源哼著小曲兒,手上還拎著景王送他的一塊皇家獵場才有的赤鹿肉,帶著幾分微醺感,高高興興地往乾西宮走。路上碰到了巡邏的林曉林統帶,又被她摸了一把屁股,這胖女人摸完後還說抱歉抱歉,一時沒忍住,要他别介意,回頭請他吃飯。秦源一聽要跟這女人吃飯,當時就急了,趕緊說沒事,用不著用不著。可是這娘們好《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城東,樹林之中。

大片的樹木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其間又有無數屍體,帶著一地的鮮血,混雜其中。

獨臂的程中原和許鳳齡兩人高懸在半空之中,面無表情地看著一地的屍體,和仍舊黑壓壓一片的聖學會精兵。

而地下的聖學會精兵,依舊頑強地固守戰陣,虎視眈眈地看著空中二人。

聖學會的精兵並非完全沒有對二人造成傷害,至少此前就受傷的程中原,臉上帶著一道新傷,衣服上也有燒焦的痕跡。

兩萬多精兵,再加上三百墨隱,即便在一品大宗師跟前,也不是擺設。

但此時雙方已經停手。

因為小妖出手了!

小妖此刻也懸在空中,攔在程中原和許鳳齡的跟前。

她手中的白綾隨風飄蕩,一向嬌媚的俏臉上,此刻微帶著一絲冷冽。

看著兩人,小妖冷著聲,淡淡道,“兩位,我家公子與你們交情不淺,甚至多番救過你們性命,所以方才我並未出手。但若是兩位執意要戰,那我就不能袖手旁觀了。”

程中原沉吟了下,開口道,“小妖姑娘,你需知這些人都是聖學會弟子。而聖學會的願景,便是推翻朝廷,另立新朝。

但即便如此,其實我也不想殺他們,可他們沒有按照約定撤走,而是又跑到這裡來,你可知這裡是皇上欽定的禁區,連朝廷的軍隊都來不得?而他們卻來了,你說朝廷會怎麼想?”

許鳳齡跟著說道,“小妖姑娘,此事與你無關,我們也會向聖上稟明,與秦兄弟無關。還請你行個方便,莫要讓我們為難。”

小妖冷冷一笑,說道,“朝廷怎麼想,你們怎麼看,我管不著。我隻知道,這些人是我家公子的手下,那此事就自然與我有關了。”

程中原歎了口氣,“小妖姑娘,我們......皇命難違。”

小妖點點頭,“明白!各為其主,那就不必多言了。”

說著,她手腕微微一抖,手中白綾便悄然飛起,瞬間化成一塊遮天蔽日的幕布。

就在這時,隻見鐘瑾儀大喊一聲,“等下!”

伴隨著這一聲大喊,她便來到了小妖身旁。

蘇若依緊跟其後。

兩人現在心情,自是糾結得難以言喻。

一邊是前半生都在效力的朝廷,一邊是自己心愛的男人,她們如何能不糾結?

鐘瑾儀看著程中原,淡淡道,“既然終是免不了兵戎相見,那可否等秦源來後再說?”

程中原猶豫了下,問,“多久?”

“一刻鐘之內。”鐘瑾儀說道。

鐘瑾儀知道,秦源之所以一直不出現,就是在拖時間。

她也隱隱猜到,他可能是在拖隱守的時間。

雖然不知道秦源要拖多久,但是說一刻鐘是比較合適的。

畢竟說短了沒用,說長了程中原也不會答應,這個時間不長不短,甭管夠不夠,能拖這一會兒總歸是好事。

程中原看向許鳳齡,許鳳齡在猶豫一下後,衝他點了點頭。

於是,程中原便說道,“那好,我們就先撤走,待一刻鐘之後,再回來。”

說完,頓了頓,又問鐘瑾儀道,“你們兩位,一位是內廷衛指揮使,一位是清正司校尉,不知道到時候是站在我們這邊,還是?”

蘇若依和鐘瑾儀都抿了抿嘴,並不說話。

程中原點點頭,說道,“抱歉,是我問得唐突了!”

說完,便與許鳳齡禦劍而去。

小妖、蘇若依、鐘瑾儀三人,回到地面。

一身汙血的餘言行立即走了上來,對三人抱拳道,“三位,此戰乃我會與朝廷之事,與三位無關。還請三位即刻撤走,勿要讓總舵主擔心。”

此時,陳笙也走了上來,說道,“三位姑娘,你們的好意我們心領。不過,誠如餘長老所說,此戰是我聖學會與朝廷之戰,而你們並非我會中人,確實不該牽涉其中。”

餘言行,現在已經升任聖學會長老了,是秦源親自提拔的。

蘇若依和鐘瑾儀依舊沉默,沒說走,也沒說幫忙。

但是小妖的態度很明確。

“别說了,他們的目的就是把你們總舵主引出來,你們趕緊佈陣去吧,至於我們就不勞你們費心了。”

頓了頓,她又對蘇若依和鐘瑾儀說道,“你們兩個,想戰就戰,不想戰就走。猶猶豫豫留在這裡,徒生難受,又礙人家的事。”

蘇若依張了張嘴,卻又閉上了,不知道該怎麼說。

鐘瑾儀沉默了會兒之後,說道,“我沒辦法幫聖學會,但是如果小秦子回來了,誰殺他我就殺誰!”

蘇若依立即接話道,“對對對,我也這麼想的!如果小秦子這麼忠心耿耿,朝廷也要殺他,那說明朝中有奸臣!我們......我們要保住忠臣,然後再去求聖上明察!”

小妖看著蘇若依那天真的樣子,無奈地一笑。

心想,什麼聖上明察,明明是皇帝容不下他好麼?

此刻的秦源,通過阿六看到了整個過程,在心裡也是一陣欣慰。

兩個老婆,到底還是站在自己一邊的。

至於小妖......對自己真的是有情有義了。

想想也是諷刺,程中原和許鳳齡這兩個人類精英,前兩天還與自己稱兄道弟,把酒言歡,轉眼間卻要與自己兵戎相見了。

而小妖一隻妖,卻是對自己,比任何人更堅定。

好吧,程中原、許鳳齡也好,蘇若依、鐘瑾儀也罷,他們生而為人,總要活在各自的立場和理想中的。

所以他們沒有小妖那麼灑脫。

但無論如何,他們總歸還是對自己有情的。

鐘瑾儀、蘇若依肯為自己有條件地對抗朝廷,已經是情深義重了,不能奢求更多。

而程中原也給了自己一刻鐘時間,需知他為了這一刻鐘,已經違抗了皇命,這番情義也不可謂不重。

這一刻鐘,有總比沒有好。

隱守的重啟時間是半個時辰,現在已經過去快一刻鐘了,如果再加上那一刻鐘,那就是半小時。

也就是說,自己如果再磨蹭個半小時,隱守就能重啟。

如果有隱守,如今已經一品的他,並不太懼怕劍奴!

至於重傷的老甲,或者說皇帝,更沒有必要怕他!

......

很快,一刻鐘時間就過去了。

程中原和許鳳齡,再次出現在樹林上空。

底下的聖學會精兵,已然嚴陣以待。

“鐘指揮使,秦兄弟還沒來麼?”程中原問道。

鐘瑾儀點點頭,“快了,馬上就到。”

許鳳齡皺了皺眉,說道,“鐘指揮使,哪怕是等不了了。我們負有皇命,等他一刻鐘已是極限!”

“不等了!”程中原長歎一聲,最後問道,“那麼,請問鐘指揮使,還是這位蘇姑娘,你們是退開呢,還是?”

鐘瑾儀和蘇若依緊緊地握著手裡的劍,半天不語。

許鳳齡召出了七把意劍,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便開戰吧!”

刹那間,七把意劍朝小妖呼嘯而去。

小妖大喝一聲,毫不猶豫地化身成了九尾妖狐!

反正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它的身份了,這種時刻,她為何還要遮遮掩掩?

而底下,仍有近兩萬之眾的聖學會精兵和墨隱,也紛紛開啟大陣,朝許鳳齡和程中原兩人砸去!

大陣中央,陳笙一人一笛,吹起狂暴的戰曲。

戰曲一出,眾精兵無不熱血一湧,戰意爆棚,以他為中心,周邊二十餘丈之內的戰陣,肉眼可見地強橫起來!

......

秦源知道,自己不能躲了。

兩個一品大宗師有多恐怖他是知道的,即便能將他們打退,這兩萬精兵也得損失大半。

而人家回去養養傷又好了,誰虧?

不過秦源並沒有立即禦劍前往城東樹林,而是直飛懷安縣城。

他現在要用個陽謀!

沒錯,他要把桃子送給哈拉島主!

不是假桃子,是真桃子,真送!

哈拉島主不可能不接!

而他這麼大張旗鼓地送過去,劍奴就不可能看不到!

到時候......

眨眼間,秦源便已飛至離懷安城不過兩三裡遠的地方。

而就在此時,忽然一陣清風颳過,前方竟憑空出現了一個人影。

秦源定睛一看,登時毛髮一豎!

是劍奴!

果然是劍奴!

劍奴依舊披頭散髮,頭髮花白,與上一次在劍廟見到他時,並無區别。

如果非說要有區别,那就是他的眼神,比上次更深邃了。

站在一把深紫色的劍上,劍奴雙手負在身後,面色平靜地看著秦源。

問道,“小秦子,你要去哪?”

秦源笑了笑,說道,“劍奴大人,久違了。你猜猜,我要去哪?”

劍奴驀地一笑,“你要把桃子,送給火島島主?如此一來,我雖明知你想坐山觀虎鬥,以收漁翁之利,卻不得不依你,去追那火島島主,對麼?”

秦源點點頭,“這是陽謀,妙不妙?”

劍奴不由又是一笑,“確實妙極。可是,要做漁翁,你得先有漁翁的實力,就憑你這二品的修為,恐怕......”

說到這裡,劍奴忽然眉頭一皺,眼中猛地閃過一絲訝異。

“你竟......一品了?!”

秦源嘿嘿一笑,“好眼光。你看,我比之當年的劍仙如何?”

劍奴面色微微一凜,“你離高祖差遠了!不過,也確是天選之人......秦源,你聽好,老夫並不想殺你。隻要你交出桃子,我可放你一條生路。”

秦源大笑道,“放我一條生路?皇帝會放心我麼?我會越來越強,終有一天會成為連你都殺不了的存在,皇帝會當我不存在?”

劍奴搖頭道,“不,你要知道,高祖當年之所以留下那麼多線索,而獨獨被你所得,就說明你有你的使命!”

秦源說道,“你說的沒錯。但是要看我們雙方怎麼理解這個使命了。在你,在皇帝看來,我的使命就是幫大成穩住這天下,幫皇帝的修為更上一層,對麼?就跟那些仙靈一樣,為了大成的天下,用完就該丟了!”

劍奴淡淡道,“你是高祖佈下的棋,難道不是為了延續高祖所創的大成麼?你和我,皆是高祖門下的走狗,不是麼?”

秦源微微一笑,“我覺得高祖並沒有這個意思,因為他從沒有這麼暗示過我。而且,我也不是他的走狗。在我和高祖的那個世界裡,我跟他是平等的。”

劍奴的老眼忽然微微一睜,“你和......高祖的世界?”

“沒錯,我和高祖是一個世界的,或許你不能理解。”秦源正色道,“你隻要理解,高祖來到這個世界,隻完成了一半的任務。所以才會出現我,來完成另一半!”

“那麼,高祖是哪個世界的?”劍奴的語氣突然略微有些急促。

確實,無論是高祖還是秦源,他們兩人的成長軌跡,完全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能有的。

十六歲上一品,在這個世界怎麼可能?

所以當秦源說出他和高祖來自另外一個世界時,其他人或許會覺得荒誕,但是劍奴不這麼認為。

秦源想了想,說道,“我和高祖,來自另外一個藍色的星球。你隻要知道這些就夠了。我可以告訴你,我終將完成使命,誰都無法抵擋,就像當初誰都沒能擋住高祖一樣。但我的使命,可以不包括殺皇帝,滅大成,因為我對那個沒興趣。”

劍奴的瞳孔微微一縮。

“來自......藍色的星球?”

他忽然想起來,某天夜裡高祖也曾指著漫天的繁星對他說,他來自另外一顆星星......

秦源靜靜地看著劍奴,希望能用這種方式,動搖他的戰意。

因為他見過高祖,親身經曆過高祖的崛起和一係列凡人不可為的“神蹟”,所以如果他相信自己是高祖第二,那可能會從根本上改變他的決定。

劍奴微微沉吟了一會,忽然嗬嗬嗬地笑起來。

“小秦子,你這話,老夫信!可是,即便如此,你也不是高祖。老夫受高祖所托,替他守這天下,直到命歸黃土,所以你是誰,從哪裡來,都與老夫無關。”

秦源歎了口氣,“高祖有你這好兄弟,確實令人羨慕。”

劍奴放聲長笑,“昔日高祖何等風采,仰慕之人何其之多,你自是不如了。”

“你這話就有點侮辱人了啊,我也就起點不高,要不然還比不過他?”

“多說無益,你先把桃子交出來,老夫保證今日你可平安離開。”劍奴說道,“他日你想隱居也好,殺入皇城也罷,老夫等你。”

秦源嘴角一咧,淡淡笑道,“你覺得,還來得及麼?”

他話音剛落,就隻見一團流星般的火焰,凝聚著恐怖的力量,從背後朝著劍奴,悄無聲息地砸去!

沒錯,那是哈拉島主!

秦源在過來前,早已跟他傳過音了!

7017k

-cbr

往乾西宮走。路上碰到了巡邏的林曉林統帶,又被她摸了一把屁股,這胖女人摸完後還說抱歉抱歉,一時沒忍住,要他别介意,回頭請他吃飯。秦源一聽要跟這女人吃飯,當時就急了,趕緊說沒事,用不著用不著。可是這娘們好像有點誤會了?一聽自己說沒事,眼神一下子就變了,變得賊特麼柔軟,然後又來摸了一把……順便貢獻了兩點星光???秦源的心情一下子又不好了,甚至想把星光退回去。但是這才剛開始,回到乾西宮,推開寢殿的大門後,


好書推薦
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