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狗輩』
第七章 竹院逢僧話(上)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如果說東城大月坊是蘭陵城達官顯貴千金買歌笑的頭號銷金窟、南郊舞雩台是文人騷客紓解性~靈的首選溫柔鄉,那麼西市桂花巷就是販夫走卒、升鬥小民們揮汗如雨、甘心掏空錢袋的無上聖地了。身心舒坦之後,在夕陽的餘暉抑或散發著曖~昧光暈的紅燈籠映照下,晃晃悠悠穿過歪歪斜斜四通八達的巷子,溜達到巷口的百年老茶樓,點上幾樣吃食,沏上一壺半舊不新的茶,嗅著茶香和各色吃食的馥鬱香氣,聽上一段兒老白頭的神魔故事,當真是神仙《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劉屠狗點點頭,眼角餘光忽然閃過一抹熟悉的紫色。

他眸子轉動,遠遠瞧著那個紫裙白裘的少女騎馬朝寨牆奔馳而來,哼了一聲道:“竟任由一個無官身的世家女在營中走馬,南鎮禁軍果然不過爾爾。”

“聖人門庭樹大根深,門生故舊遍佈天下,即便禁軍之中亦不能免俗。”

任西疇倒是見怪不怪,笑道:“二爺忘了,當日您在京師城外硬接神通一刀後重傷昏厥,慕容姑娘深夜入北軍大營探視,同樣是暢通無阻。比之北地和京師,這江南承平已久,軍法廢弛就更是在所難免。”

被他這一提醒,劉屠狗臉色就是一變:“南鎮禁軍我管不著,咱黑鴉軍自己的地盤兒絕不可如此隨意,哪個敢無令任人進出,自己去徐東江那裡走一遭。”

說話間,慕容春曉已在寨牆下勒住馬,白狐裘依舊難掩柔美身段,一張俏臉在這江南之地似乎更顯水潤清麗。

她抬頭看向劉屠狗,笑道:“二哥在這寨中悶了多日,想必公務已完,今日天光晴好,不如出營陪小妹散散心如何?”

劉屠狗深知慕容春曉從不會無的放矢,今日特地跑來相請,絕不是散散心那麼簡單,一臉警惕地問道:“去哪兒?”

慕容春曉恍若未見,笑容愈發燦爛:“一路上我見二哥對佛門很是上心,也不免多加留意。這南寧府境內有一座翠峰山,山中有一座竹林寺,乃是伽藍寺蓮花峰的玄通下院之一,寺中的白龍泉與金剛像頗具盛名,很是值得一觀。”

她明明是道門靈山的天下行走,卻邀劉屠狗去逛佛寺,也當真是一樁奇聞。

“蓮花峰下院?竹林寺?”

劉屠狗驀地想起當日那朵在天人劍下救了哥舒東煌一命的巨大白蓮,想起那句虛空中隱隱傳來的佛偈,什麼青竹白筍、法身般若的,倒是正應了這竹林寺的寺名。

慕容春曉察言觀色,知劉屠狗已經意動,笑問道:“阿嵬呢?”

劉屠狗自寨牆上一躍而下,站在慕容春曉馬前,搖頭道:“跟著青牛衛去東面的江州了,今兒是無法同行了。”

慕容春曉眼珠一轉,笑容之中多了幾分揶揄:“那可真是不巧,隻能委屈二哥找一匹營中凡馬暫代了。說起來也是二哥太驕縱你家竇少主,否則總還有一頭赤虎可乘。”

寨牆上的任西疇悄無聲息地退出老遠,直奔營中馬廄方向而去。

這邊的劉二爺聞言,本想說雖然赤虎死得冤枉,但虎肉的滋味著實不錯,卻又覺得未免對大哥不敬,隻好撓了撓頭,問道:“我一直奇怪,你慕容氏家大業大,怎麼不馴養一些妖獸來騎乘拉車,豈不比尋常馬匹要威風許多?”

慕容春曉臉上露出驚訝之色:“二哥當真不知?”

劉屠狗愕然反問道:“不知什麼?”

莫名其妙被劉二爺岔開話題,慕容春曉笑吟吟地橫了他一眼,卻仍是開口解釋道:“妖族大多凶殘桀驁,如何甘為坐騎?即便隻是築基境的妖獸和練氣境的小妖,亦得靈感境的宗師禦手方可穩妥駕馭。這也就罷了,開了靈智的妖族養在家中,血食供養且不論,還要分潤氣運,小門小戶如何負擔得起?如相州魏叔卿那可憐人一般,養刀猶嫌不夠呢。”

“即便養得起的,譬如公西氏這樣的大名,有這氣運還不如拿去培養一名族中的宗師更為劃算,便是多養一營狼騎也是好的。除去罕見的可以凝聚鎮壓氣運的瑞獸,教門同樣不愛豢養妖族,畢竟妖族哪裡有護法神用著放心順手?”

“就因為不劃算?豢養妖族其實是本生意經?”劉屠狗邊問邊向著營門方向走去。

慕容春曉跳下馬背,牽馬跟上劉屠狗,接著說道:“其實還有一點最是要緊,周天之下人道昌盛,我們視若理所當然,然而追溯上古卻並非如此,多的是妖魔橫行、以人為食。即便是如今,若趕上戰亂或是大災大疫之年,有些地方仍舊難免人道衰微、淪為妖魔覓食之所。”

“聖人高姓傳承聖祖教誨,秉持人道尊嚴,向來排斥異類,最是清高不過,絕少有豢養妖族的。道門亦大多如此,靈山專設有一座伏魔嶺、一座東獄殿,用以鎮壓邪魔外道,也因此為天下門閥特别是高姓所重。”

劉屠狗聞言,頗有些恍然大悟之感。

難怪《亂世歌行》裡就描繪有魑魅窺視、猛虎食人的恐怖景象,想來是魔門北宗的前輩有感而發。當日任西疇敲響人頭鼓,僅以《亂世歌行》神意便降服了赤虎,怕是此曲本就對妖族有震懾之效。

也難怪那靈山東獄殿主姚太乙如此牛氣,如今看來可不全是天人劍帶來的底氣。

再一細想,大哥和隻聞其名的雲州妖王這兩位神通妖王除外,他曾見過的成了氣候的妖族,隻一個阿嵬修為最高,然而這夯貨開靈智純屬機緣巧合、誤打誤撞,無心紙、陰山龍氣和得遇仙緣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否則如何養的出來?

其次便是楊雄戟的雪蹄綠螭獸、竇紅蓮的鬼面金眼猙、蕭玄旗的山魈和餘老大的金獅了。這裡面,楊雄戟是跟他劉二爺學的、雪蹄綠螭獸亦是天生異種,竇紅蓮是魔門南宗門人、行事不依常理,蕭玄旗雖在真定老王麾下當差,卻是北地遊俠兒的野路子出身,怕是也不懂這些,餘老大就更别提了,當初老先登左營的幾個百騎長中,獨他是個短命鬼,已然可見一斑。

至於阿嵬提過的壺仙蘇曼聲的碧驢、蘭陵王拉輦的赤虎,隻能說姬室富有天下,不但供養得起,而且能找來甘心做馬伕的宗師高手,蘇曼聲這等神通高人亦是財大氣粗,而且似乎沒有傳下道統,孤家寡人一個,自然可以隨意揮霍。

即便如此,據蕭玄旗所說,蘭陵王拉輦的赤虎是上任禦馬監總管太監帶人殺了大的,捉了四隻小的,還留下那隻斷了獠牙的次品不曾帶走,其中怕是亦有這方面的考量。

不過這些都是細枝末節,黑鴉軍南下一趟,無論是阿嵬還是雪蹄綠螭獸都不缺資糧。唯獨一點可慮之處,便是無論聖人高姓還是道門靈山,對妖族都絕算不上友善。大哥一副病容、枯坐深山,根子難道在此?

慕容春曉見劉屠狗想得入神,探手在他眼前擺了擺,笑道:“相比之下,佛門就沒這麼多講究啦,我剛才提到的竹林寺白龍泉,便是因泉水之中有一隻疑為龍種的白龜而得名。”

“龍種?騰州西河郡所產的龍駒不也帶了一個龍字?可聽了你方才所言,想來不過是往自個兒臉上貼金罷了,否則誰家能養得起?”

劉屠狗不以為然地道,說話時還朝慕容春曉牽著的馬看了一眼,那赫然便是一匹頭角崢嶸的西河龍駒。

慕容春曉搖了搖頭:“據說這白龍泉在寺內一口井中,遇大旱不涸,曾有高僧對之求雨,於是天降甘霖,想來還是有些神奇之處的。”

劉屠狗這下才來了些許興致:“能引動天象,少說也是天賦異稟的靈感境大妖啊,沒準兒就有吞吐龍氣之能。若果真為龍種,定是罕見的瑞獸了?”

不想慕容春曉卻眨了眨眼睛:“傳說那白龜唯有身具大氣運者大福緣者方可得見,這種吊人胃口的說辭是教門的一貫手段,姑妄聽之就好,真有這種寶貝哪個肯四處宣揚?誰信誰傻!”

-cbr

抑或散發著曖~昧光暈的紅燈籠映照下,晃晃悠悠穿過歪歪斜斜四通八達的巷子,溜達到巷口的百年老茶樓,點上幾樣吃食,沏上一壺半舊不新的茶,嗅著茶香和各色吃食的馥鬱香氣,聽上一段兒老白頭的神魔故事,當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呐。“列位,上回說到軒轅聖皇東征,途中有惡龍作祟,阻撓王師。聖皇大怒,派大將巨靈擒拿,不料那惡龍油滑得緊,自知正面不敵巨靈大將的神力,便四處襲擾,讓大軍苦不堪言。薑聖人上表,言道大荒之東有一神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