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神_nga』
第一百五十七章 赫爾法斯的成神路口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詩人駕馭著帆船快速航行在海面之上,他感覺自己好像與波濤同奔,與海浪齊湧。手摸在帆船上,他第一次從夢妖的那裡知道金屬這種造物。堅硬、光滑、柔韌。詩人曾經在旅途中見過一種石頭隱隱也散發著這種光澤,就是不知道二者之間是否存在某種聯絡。他觸碰著白帆,這種絲質一樣的潔白輕柔造物更是詩人難以想像的。它們可以製造出更多別的東西,詩人動念之間就想到了數種關於它們的用法。「如果希因賽也擁有這種東西的話,是不是就能夠《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天空之梯的上層。

這裡有著「雲」凝聚成的實質車軌,一段段此刻並沒有連接在一起,斷斷續續地散落著,而且還在不斷地移動。

赫爾法斯還是第一次知道,天空之梯上面還有著一層,這裡明顯是不對外開放的。

似乎。

這裡之前是單獨為某個存在而準備的。

在那個時候,常會有某個存在乘坐著列車轟隆隆地從這裡碾壓而過,不過如今也早已經廢置,此刻赫爾法斯在那雲軌之上走著,漫無目的。

斷斷續續地軌道嗖嗖地劃過,這也讓他的位置不斷地跟隨著移動,四處漂流就像是氣候和季風一樣。

一會往上升靠近月亮和群星,一會下沉又緊貼著地面和大海。

天空的魔女莉莉安舉著傘跟在他的身後,她用天空吐息的力量將這裡全部遮擋住,隔絕住艾妮莎的探查,讓對方找不準赫爾法斯究竟在什麼地方。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著另外一個原因。

天空之梯本身就是運輸巨神力量的管道,一旦這裡爆發戰爭,便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將巨神的力量運轉過來。

從某種層面上來說,這裡就是最佳的戰場。

對於其他魔女來說。

赫爾法斯走在雲軌邊緣,他說:「看起來準備得這麼複雜謹慎,你們根本不在乎我成神不成神這一件事吧,哪怕我失敗了也無所謂,你們隻是想要趁機讓艾妮莎出來,甚至期盼著她對我出手然後順勢解決掉這個叛逆者。」

天空魔女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你說這些是想要表達些什麼呢,說我們太現實,還是控訴這個世界太過黑暗,你要明白魔女議會對你沒有惡意但是也沒有善意,因為我們所做的事情本身就超越於善惡之上了。」

赫爾法斯:「我無法想像和預知接下來的事情,但是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天空魔女對著他說:「祇柱那邊已經團團包圍住,而在這人間大地上,隻要不是主宰級別出手,誰也不可能在能夠調動巨神之力的魔女議會手上將你帶出這個世界。」

「我這樣說,你是高興還是失望呢?」

在這片人間,一旦魔女們全部都甦醒過來操控權柄,不僅僅是隻要艾妮莎出現就難以再次離開,哪怕是赫爾法斯想要離開也同樣如此,至少在魔女議會的眼中是這樣的。

她們想要抓住艾妮莎,但是也同樣不會給赫爾法斯「犯錯」的機會。

赫爾法斯說:「我曾經說過不要去考驗人性,更不要去試探別人的善良和忠誠,更重要的是不給別人犯錯的機會,卻沒有想到有一天我也面臨到了同樣的境地;但是有一點我還是想要說一下,我比你們更在乎這個文明。」

天空魔女:「我們為了建造這裡花了五千多萬年,你真的有自信能夠比我們更在乎麼?」

赫爾法斯:「但是相比於這個文明,你們更在乎這個世界本身對吧!」

天空魔女說:「隻有世界存在,文明才能夠存在。」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等於說是承認了。

赫爾法斯又問:「如果這片大地上是殿下您曾經的故鄉文明呢,您是更在乎你的故鄉和文明,還是在乎腳下的大地呢?」

天空魔女:「五千萬年前還沒有經歷過紀元更替的我,和五千萬年後經歷過漫長歲月的我早已經不是同一個存在,自然也不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赫爾法斯:「至少讓五千萬年前的殿下您去選的話,您應該會更加傾向於您的文明吧!」

他站定了下來,轉身看著雲海軌道上的魔女。

「我就是五千萬年前的您。」

「那個時候,還沒有神之**隻是一介凡人的你們。」

天空魔女看著赫爾法斯的眼神,有人說過他是一個沒有神之**且不堅定的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隻是在隨波逐流。

而曾幾何時,她們也不同樣如此嗎?

她們同樣不知道路在何方,她們同樣也隻是在茫然地前行之中最終找到方向,她們也曾經死死抓住身邊擁有的一切不肯放手,直到歲月將它們徹底帶離自己的身邊。

她突然開始回憶起來,那已經是太遙遠的回憶了,就好像在大海之中找出最初匯聚在水窪裡的一瓢水。

「凡人的我嗎?」

她看到了一個不服輸無比固執的女孩對著所有欺負自己以及兄弟姐妹的人大打出手,看到自己對著兄長怒吼痛哭,看到自己丟失一切之後絕望地站在路邊凝望著兄弟姐妹死去。

她看到自己從一個固執頑強如同野獸一般的孩子,漸漸變成一個安靜如雨一般的女人,最後化為世界上最堅固的冰。

而當她目睹那艘載著虛假魔女的大船將她的姐姐送入那天空吐息深處,當她登上那艘小舟終結莉絲的執欲成為天空魔女的時候,她也在一點點變成了另一個存在。

我們都曾經是人,直到歲月讓我們變成了神。

赫爾法斯結束了和天空魔女的對話,迎面而來的一道雲軌上架著一個龐大的影子,那是一座巨大的機器。

文明機。

「時間到了!」

赫爾法斯跳到了那個雲軌之上,朝著放置在上面的文明機走去,在行走的時候他的身影也變得越來越高大,同時也更加虛幻朦朧。

數十米,一百米,數百米。

赫爾法斯坐在了文明機前,沒有絲毫停留便按下了晶鍵。

「噔!」

隨著第一聲琴響,赫爾法斯便正式開始了攀登自己的成神之徑。

光芒隨著齒輪和金屬柱的轉動瀰漫向天空,龐大的資訊化為了一座座人間之國,倒影出龍人文明和鳥人文明的景象。

那即是赫爾法斯的虛幻神國領域。

也是一座龐大的成神祭壇。

——

天空之梯裡出現再大的動靜此刻也全部都被遮掩住,一個通道悄然打開通往諸神國度的某處,將文明機和赫爾法斯的力量通過這裡傳遞向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眾人雖然感受不到赫爾法斯準確的成神位置還有天空之梯內部的情況,但是那些晶石頭顱、祈禱機和使者的情況他們卻可以觀察得到。

「是這個時候嗎,這麼快就開始了。」有人感覺到了什麼,立刻奔向各處的龍殿或者神殿。

「使者怎麼了,怎麼突然全部都動了起來。」有人看到那些黑鋼筆使者快速地飛過天空,將龐大的資訊傳遞向各個角落。

「晶石頭顱怎麼沒有反應?」整個世界的晶石頭顱在這一刻彷彿陷入了臨時停機狀態,一件件封印物和控製著他們的封印物使者都開始如同信徒一般祈禱,將自己的力量傳遞向他們的神祇。

「祈禱機自己轉起來了,還轉得這麼快,今天也沒有多少人投入禱文也並不是什麼特殊節日啊?」哪怕是在龍殿之外,都可以看到那祈禱機轉動的動靜,還有其掀起的祈禱浪潮。

沒過多久,龍殿和神殿之外便化為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什麼。

很久很久以前。

赫爾法斯製造出了晶石頭顱,讓他們代替自己進行轉生,積攢成為神話的力量。

而此時此刻,他終於要開始回收力量了。

隨著文明機的文明旋律開始奏響,虛幻的智慧之神領域開始完善,所有鑲嵌著的晶石頭顱的存在都隱約看到了那個神話領域,聽到了一個聲音。

恍惚間。

他們似乎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黑髮神形的神祇屹立於天地之間,其披著神袍全身散發著光芒,這個姿態完全看不到絲毫凡人的模樣。

那充滿了神性的眼睛從雲海俯視人間,開口說出了第一句話。

「我是赫爾法斯!」

「文明機械之神!」

一句話傳遞開來,無形的力量從夢界延伸向世界,號令向所有的神之仆從。

一股強大的意誌通過訊息傳遞到每一個晶石頭顱的身體之中,所有真正的神之仆紛紛匍匐在地,無數的祈禱聲傳遞向黑鋼筆,傳遞向祈禱機,最後傳向那台文明機。

虛空之中傳來瞭如同海嘯一般的聲音,跨越空蕩蕩的諸神國度,穿透天空之梯的遮蓋,匯聚於赫爾法斯的身上。

「偉大的文明機械之神赫爾法斯!」

「黑之王赫爾法斯。」

「文明的締造者……」

伴隨著祈禱聲湧來的,還有著龐大的力量。

整個世界的晶石頭顱一個接著一個,都被逐漸抽乾隻剩下一個空殼,然後化為無數個靈體之影奔向赫爾法斯的神話領域。

不論他們距離得多麼遙遠,都擋不住神明對它們的召喚。

成神的那一刻赫爾法斯必須集齊所有的力量,讓整個世界以他為源頭的神血化為一個圓滿的整體。

神、神國、仆從三位一體。

那無數個影子從四面八方而來。

最後,沒入天空之梯。

但是天空之梯幾乎貫穿整個希因賽世界,龐大綿延到常人難以想像,所以也很難根據這些影子投入的地方判定出赫爾法斯目前準確的位置。

但是到了這一步,這驚天動地一般的動靜已經完全遮掩不住了,無數個靈體奔向諸神國度最後湧向天空之梯,如此宏大的場面同時出現在各個城市。

而且關於響徹在神廟和祈禱機之中的聲音,也迅速傳播了開來。

「成神!」

「文明機械之神?」

「那是赫爾法斯大人的呼喚,是黑之王在召喚他的使者。」

甚至此時此刻,許多人都想起了那個傳言。

「當那一刻到來的時候,黑之王赫爾法斯將帶領著他的文明和追隨者前往星辰大海。」

龍殿和神殿之前,所有人跪倒在地,他們開始瘋狂地虔誠叩首。

雖然他們並不是真實的神之仆從,力量也無法傳遞到赫爾法斯那頭,但是他們依舊帶著強烈的情緒祈禱著,祈禱著那偉大的黑之王能夠再一次為文明開辟未來。

不僅僅是普通人,那些職業者,甚至是大量古老到存在於史詩之中的強大存在他們也同樣祈禱著。

「赫爾法斯大人啊!」

「您終於成為了我們的神了,重新登上了屬於您的神位。」

「請不要吝嗇您的偉大與神力,率領我們抵達我們所期待的儘頭和彼岸吧。」

匍匐在地的身影隨著大地一路蔓延,每一座城市都可以看見,似乎要一直到大地的儘頭。

天空之梯內。

天空魔女打著傘靠在肩頭,微微抬起下顎看著那以演奏文明旋律為儀式的成神之路中,傘微微旋轉著,看上去有些悠哉散漫。

但是仔細看便可以發現,隨著傘的旋轉雲海也隨之微微翻滾著,不斷地讓赫爾法斯移動著位置。

鋪天蓋地的靈體之影穿梭而來,穿過天空魔女的身邊朝著他們的神靈和主人湧去。

「主人!」

「神,我們終於歸來您的身邊!」

「您最忠實的仆從們願化為您邁入永恒和偉大的基石。」

來到那文明機附近之後。

那些靈體又一個接著一個停下,環繞在赫爾法斯和文明機層層迭迭地包裹住。

最後,他們一點點融入那文明機演奏的旋律之中,猶如跳舞一般舞動了起來,呼喚著赫爾法斯的名字,頌唱著他的豐功偉績。

呼嘯的風聲、文明機奏響的旋律、祈禱聲匯聚在一起,迴盪在天空之梯的內部。

雲軌之上擺放著的文明機旋律演奏得越來越快,傳遞的資訊也越來越龐大,周圍的身影越來越多,正在一點點化為神話生命的赫爾法斯在其中散發出最璀璨的光芒。

突然之間,旋律到了儘頭。

戛然而止。

「噔!」

那最後一聲極重,哪怕落音半天,回聲依舊轟鳴不止。

哪怕過去了半晌,都未曾停歇。

赫爾法斯終於抬起頭。

目光沿著文明機的資訊傳遞之路,循著晶軸金屬柱抵達了最高處的晶石雕像,然後注視著雕像眼睛描繪出的虛幻畫卷。

他站起身來,目光倒影著文明的景象。

「我是赫爾法斯!」

「我是文明機械之神,我願以文明機引導眾生文明,一同邁向我們所期待的理想之鄉。」

緊接著,更強烈的光芒從文明機之中噴湧而出。

那天空之中投影出來的虛幻世界也一點點變得凝實了起來,彷彿要脫離畫卷而出成為真實的存在。

而且畫卷之中的畫面也開始快速變換了起來,不再是單純投影出現在人間的畫面,甚至開始推演起來了未來的畫面,成千上萬的畫面同時進行,就好像在期待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

一瞬間,所有的神之仆從都沸騰了。

「文明的理想鄉。」無數個仆從之影抬起頭來,直愣愣地看著天空之中的光影畫卷。

「文明的理想鄉。」聲音越來越宏大。

「我們想要的未來……我們想要的……未來……」在赫爾法斯背後甚至都出現了一座虛幻的祈禱機,開始傳遞起了人間的聲音。

在高呼著文明的理想鄉的期待之中,仆從靈體一個個飄了起來,衝向那文明機上空的光影畫卷之中。

如同停在原地的颶風,如同逆流的瀑布。

而漸漸地,赫爾法斯也跟隨著一起,在密密麻麻數之不儘的身影拱衛之中一同飄向那文明機上空的畫卷。

赫爾法斯將會在這裡,完成最後一次的轉生。

此時此刻。

他將會是最後一次作為凡人而存在。

赫爾法斯在那宏大的歡呼聲、祈禱聲之中飄起,自身也彷彿受到了某種影響變得激動不已,目光也開始憧憬地看著那個眾生所期待的理想畫卷。

一旁不遠處,打著傘的魔女靜靜地看著他。

「智慧的神話。」

她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存在了,她又想起曾經那些智慧神係所開創的繁盛時代,那些一步步從真正的一無所有開始征服大地、海洋、天空,最終帶領著所有人一起進入星辰大海的智慧諸神們。

他們在真正的蠻荒之中前行,他們揹負著枷鎖然後掙脫枷鎖,似乎沒有任何難題能夠束縛住擁有智慧的他們。

但是他們熾烈的**和執著,也不斷地掀起一場又一場災難。

——

整個世界都因為赫爾法斯的成神鬨得沸沸揚揚,一道道視線在關注著他,或者在尋找著他。

而此時此刻,位於鳥人世界雪之國度的儘頭,那個瘋掉的囚鳥這個時候卻動了起來。

冰雕王座上。

丘蘭多歪著頭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天空王國,一無所有隻有風霜冰雪的平台上,他聽著那隻存在他腦海之中的臣民們歡呼,戴著天空之王的冠冕。

突然間,他聽到了別的聲音。

他抬起頭看向遠方,能夠聽到千萬人在真正地歡呼著某個名字,鋪天蓋地浩浩蕩蕩。

「啊,又一隻囚鳥誕生了啊!」

丘蘭多站起身來,他時隔多年從王座和階梯上一步步走下。

而隨著他走下來,周圍的風暴和冰雪變得更加強烈了,甚至連黑風暴都受到了影響侵入了進來。

黑色的線條抹去了一起,將丘蘭多的影子也遮蓋住。

隨後。

黑暗之中傳來了一聲尖啼。

「啾!」

一個恐怖的怪物出現在了黑暗之中,展開遮天蔽日的翅膀,一聲尖啼便代表著凜冬將至,羽翼覆蓋之下就是萬裡冰霜。

那隻被囚禁了不知道多久的鳥。

衝向了天空。

隨著他的離開,那原本覆蓋整個雪之國度的冰霜大地也迅速解凍,彷彿整個世界的冬天跟著他一起離開了。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ADVERTISEMENT

-cbr

道二者之間是否存在某種聯絡。他觸碰著白帆,這種絲質一樣的潔白輕柔造物更是詩人難以想像的。它們可以製造出更多別的東西,詩人動念之間就想到了數種關於它們的用法。「如果希因賽也擁有這種東西的話,是不是就能夠開創出新的時代?」詩人想到這裡,嘆息了一聲。「恐怕隻有神靈之力,才能夠製造出這樣的神物。」「夢境的妖精,果然是擁有夢幻一般的力量。」原本需要多日才能穿過的海域,詩人不過花了兩天就已經通行。當他再度穿過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