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神_nga』
第一百五十八章 無法回頭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萊德利基卸下智慧王權,他坐在宮殿之中捧起那王冠,渾濁的眼睛透露著歡喜,彷彿在看著一件自己所創造的最美麗傑作。他閉上了眼睛,王冠裡的神話之力就開始活動,黑色的骨質王冠之上好像有著細小的火焰燃燒一般,在上面蝕刻出痕跡。「嘶嘶!」細小得肉眼都看不見紋路在王冠上交錯成花紋,但是隻要擁有智慧權能之人拿起這頂王冠,便能夠看到上面的文字。「神說。」「我是孤身一人,你也是孤身一個。」「人這個種族還未曾誕生於這個世《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他第一次見到艾妮莎的時候是剛剛離開缸中輪迴的時候。

他跟隨著那鋪天蓋地的孢子泡沫從打開的玻璃缸之中鑽了出來,便站在了這座平台之上,風暴和孢子泡沫之中站著一排身影,其中一個便是艾妮莎。

他拒絕了魔女所贈予的天空之王稱號和安排好的未來道路,呼號著說這裡就是他的天空王國,瘋癲且跌跌撞撞地徘徊在這座平台上的時候。

看著他在這座平台上親手塑造出了一座冰的城池,一點點雕刻出了一座座雕像,好像一切都被凍結在了他的冰霜裡。

其他魔女看他的眼神是惋惜,紛紛陷入沉默。

而那個人靜靜地看著他說。

「他瘋掉了。」

丘蘭多或許是瘋了,又或許是不願意認清這個現實,他高呼大喊。

「我不出去,外面也是一座囚籠,哪裡都是囚籠,我不出去。」

他絲毫沒有敬畏地指著那群魔女,大笑著嘲弄他們。

「你們也在玻璃缸裡面,你們也是。」

通過雪之法則的權柄他看到了黑風暴之上,位於高天最上層的晶壁,那壁壘死死地裹住這個世界,猶如鐵桶一般。

他看得很清楚也很明白,這個世界不過是另一個巨大的玻璃缸罷了。

也就在那個時候。

他看到那位魔女墨綠色眼眸中的落寞和彷徨,彷彿心底深處被戳中了什麼。

他便明白,這也是一隻囚鳥。

第二次見到艾妮莎的時候,是對方突然通過諸神國度聯絡上的他,就好像是想要繞開什麼。

對方一開始就很明白地說:「要不要加入我的教派,一起離開這個世界。」

丘蘭多:「離開這個世界,你不是守衛這個世界的魔女嗎?」

艾妮莎:「我厭倦了魔女的使命,你要不要跟著一起。」

丘蘭多:「離開這個玻璃缸之後呢,外面還不是一個更大的玻璃缸,終究是逃脫不了。」

艾妮莎再度消失了。

第三次看到她的時候,是在那位黑髮之人來到自己的面前之前,對方的影子突然出現在他腦海之中對著他說道。

艾妮莎:「如果這一次我給你真正離開這個囚籠的機會呢,不僅僅是離開這個世界,而且巨神和生命主宰的力量也再也找不到你,哪怕命運也不再成為你的束縛。」

這一次,丘蘭多給出了迴應:「真的,怎麼可能,沒有人能夠做到。」

艾妮莎並沒有說出全部:「很快,一個被命運束縛住但是來自於命運之外的人將會出現在你面前,你可以看一看他。」

丘蘭多又問:「如果根本不存在所謂的自由呢!」

艾妮莎卻說:「那我給了你消亡的機會,反正你隻是一個找不到天空更不知道飛往何處的囚鳥而已,還有什麼好在乎的。」

「這或許是你最後能夠飛翔的理由了,去尋找那片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天空。」

正是這最後一句有些難聽的話,反而徹底打動了他。

然後。

他看到了那個黑髮之人穿透風暴進入這座城,緩緩向著他走來。

丘蘭多從他一進入這座平台就開始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不知不覺間,他彷彿從對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於是,玻璃缸裡的天空之王向這個世界的黑之王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當故事講述完的時候,最受到衝擊的不是那個黑髮之人,而是坐在冰雕王座上的他自己。

他腦海裡舖天蓋地地回憶湧來,徹底將他淹沒。

那八百四十三萬六千二百八十年一百零五天,八個天空時三光刻水漏。

還有那最後。

水滴跳動的第二十個瞬間。

司祭的聲音迴響在他的耳畔,一瞬間,他又瘋了。

在王座之上又哭又笑,瘋狂呼喊著每一個人的名字,捲起無邊大雪將一切都凍住,彷彿要將自己也一同留在寒冰裡。

隨後。

他真正加入了艾妮莎的教派。

此時此刻,灰白色的囚鳥飛翔在雪之國度的天空之中,席捲著北國的冬季。

丘蘭多融入雪之中,他的感知隨著雪不斷地拉長,可以看到每一個囚冬鳥,也可以看到雨雪風雲飄向的地方。

他是天空路徑三**則之中雪之法則的掌控者,不論是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隻要氣候和風能夠抵達的地方,哪怕是天空之梯內部他也都可以看到。

因為,他就是天空的一份子。

很快,他就找到了那個身影。

他越飛越高,已然發現了天空之中的那個管道。

甚至,他連入口都不需要便直接擠入了其中。

「籠子打開了。」

上一次是對方穿透風暴來到了他的面前,而這一次是他穿透雲海朝著對方走去。

——

天空之梯上一層。

文明的旋律終結在最後一個音符,智慧的神祇以靈魂狀態被仆從席捲著衝入文明機的投影,周圍雲霧環繞,一切都表現得格外安寧。

天空魔女看著赫爾法斯邁出了最後一步,他將在最後一次轉生之中褪去脆弱的凡人之軀,化身為神。

但是此時此刻魔女雖然視線看著赫爾法斯和文明機,注意力卻無比警惕地看著整個天梯之梯各個角落,如果艾妮莎要出現或者做些什麼的話,應該就是此刻了。

她要麼出現在祇柱那邊,要麼就是出現在這邊。

按照魔女們的預料。

祇柱那邊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畢竟那裡是諸神國度,其他魔女們力量最弱的地方,雖然其他的魔女都在那裡。

但是和人間和天空之梯這邊,一旦通過權柄逐漸調動起巨神之力來,那就不是幾位魔女合力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而且祇柱的重要性明顯要高得多,連赫爾法斯最初也不過是祇柱上的一個銘刻之影。

隻是讓天空魔女沒有想到的是,第一個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她非常熟悉的身影。

突然間。

天空魔女看向了天空之梯的另一頭,發現天空吐息開始受到某種刺激並且開始湧動。

打著傘的魔女扭過頭,秀美彎曲的眉毛微微皺在了一起。

「丘蘭多?」

當丘蘭多靠近天空之梯的時候,天空魔女便立刻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魔女雖然擁有監察和觀察整個希因賽世界的能力,甚至連過去的事情都能夠翻過來檢視。

但是這是一個主動發起的能力,不可能時時刻刻地看著每一個人,觀察著世界每一個角落正在發生的每一件事。

隨著雲海的漣漪波動,鋪天蓋地的雪湧入天空之梯中。

伴隨著雪而來的還有著風,吹起天空魔女的髮梢,也讓她手中的傘轉動得更快了一些。

冰冷的寒意悄然襲擊而來。

冷得彷彿能夠將人的脊髓都給凍結,連思維都開始變得遲緩。

丘蘭多一進入天空之梯,就被魔女發現了。

他可以感覺到一股恐怖的視線正在注視著他,而且更加可怕的力量正在隨著調集從四面八方湧來,即將落在他的身上。

而隨著那一聲:「丘蘭多。」

原本對於他來說完全是敞開和不設防的天空之梯,一瞬間收緊將快要鑽進去的他的身軀和頭顱死死卡住,就好像是破開了一個小創口後周圍的肌肉開始朝著創口處擠壓。

天空魔女認真地看著他,十分嚴肅地問丘蘭多。

「為什麼要幫她,她能給你什麼?」

「不要相信她,那些都是虛假的,我們所能抓住的才是真實。」

「我一直都在等待著你回來。」

天空魔女不相信這會是丘蘭多主動的,對方一定是受到了艾妮莎的挑唆蠱惑,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

但是。

她不明白艾妮莎許諾了他什麼,能夠讓他這樣不顧生死地前來襲擊自己。

丘蘭多身體裡容納的是天空路徑的神話怪異,而她是天空路徑的魔女,而她隻要調動起自身的權柄,便能夠化為他的神祇,他面對自己隻有死路一條。

天空魔女一手握住傘,抬起另一隻手。

丘蘭多掙紮得更厲害了。

狂風也更加凜冽。

風霜鋪滿了整個管道朝著天空魔女襲來,擦過她的指尖,拍打在她的傘上。

「停下。」

「丘蘭多,艾妮莎她不值得你這樣去做,你想要什麼可以和我說。」

丘蘭多沒有回答,他依舊猛力地擠入天空之梯,巨大的鳥頭探入其中,雙翅不斷地揮動著。

他的體型越來越龐大,此刻他體內的神話怪異力量不斷地溢位,已經到了超出他掌控的範圍,但是他依舊不管不顧地在撲向天空之梯的內部。

看到丘蘭多這副模樣,天空魔女的表情也變得複雜了起來,她似乎有些難過。

「還是說。」

「你在恨我嗎?」

看著丘蘭多猶如飛蛾撲火,動作越來越強烈和堅定。

他羽翼斷裂鮮血橫飛,高高昂起頭顱,目光死死地凝視著深處的文明機和赫爾法斯,最後發出一聲呼喊。

那不是人的聲音,而是囚鳥的長鳴。

「啾!」

那隻神話怪異被徹底地釋放了出來,展開翅膀足足有數千近萬米,而且還在瘋漲之中。

更可怕的,是他所帶來的寒冬冰霜之力。

丘蘭多釋放出了所有的力量鑽入了天空之梯內部,向著這位他曾經最感激和依戀的天空魔女衝擊而去。

天空魔女或許對於丘蘭多有著別樣的情緒,對方是她創造的也是她放入的玻璃缸之中,但是在這個關鍵時刻她同樣沒有絲毫留手。

她表情起了波瀾,但是眼神之中的堅定卻絲毫沒有變。

她一手舉著傘,一手指向了正在朝著自己襲擊而來的丘蘭多。

天空之中終於睜開了一隻巨大的眼睛。

同時,一隻隻巨大且透明的觸手從天空探下。

其中一隻快速延伸到了天空之梯內部,瞬間纏住了掙脫管道束縛的囚蘭多,讓其徹底不能動彈。

哪怕是魔女,想要短時間內直接殺死一個生命力頑強到不可思議的神話怪異也是很難的,尤其是在這個時間沒有任何多餘的關鍵時刻。

她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快刀斬亂麻,唯一的方式就是動用巨神的力量,其也十分果決又迅速地出手。

第一步卡住了丘蘭多,然後第二步便宣佈將其滅殺。

整個過程沒有絲毫多餘的步驟。

被透明觸手纏繞住的一瞬間,丘蘭多便明白自己被判處了死刑,真正的死刑。

他將重新融入天空巨神的體內,再度成為祂的一部分。

神之觸手下。

他看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化,變成了冰雪的固體,然後一點點開始融化成液體。

最後,逐漸蒸發轉化為氣態升向更高處。

死亡的那一刻。

他做了一件和之前胡安一模一樣的動作,他大聲地呼喚著一個名字。

「艾妮莎!」

似乎在說。

我做到了,你該兌現你的承諾了。

——

丘蘭多的襲擊顯得如此自不量力,甚至是有些愚蠢。

眨眼間。

他便要死去,而且還將會徹底消散。

但是,從一開始他本就不是為了襲擊天空魔女和赫爾法斯而來,而是為了給艾妮莎提供赫爾法斯所處的準確位置。

他就像是一個望遠鏡,探入天空之梯的刺針,替萬蛇魔女艾妮莎鎖定目標。

天空魔女當然也知道,她無比確定艾妮莎此刻就在看著這裡。

「艾妮莎要過來了嗎?」

「在祇柱和赫爾法斯之間,她還是選擇了赫爾法斯?」

「還是說這隻是聲東擊西?」

她在一邊下定決心對著丘蘭多出手的時候,也在一邊判定著艾妮莎的真正目標,與此同時也在向著諸神國度的其他魔女們傳遞著訊息。

諸神國度裡,魔女議會其中的三位已經從祇柱開始朝著這邊移動,剩下的幾位還沒有動,是因為這個時候艾妮莎還沒有徹底現身,以防萬一她這是聲東擊西。

三位趕來的魔女也在調動著巨神的力量,可以看到龐大的希因賽世界底層各種力量雲湧,朝著天空之梯而來。

但是。

提前做好了準備的艾妮莎更快,而且一出手就是絲毫不留餘力地壓上自己的一切。

為的是讓自己至少在這一瞬間上快了一線,也在這片刻中占據了唯一的那一點優勢。

因為她隻有這一次機會。

不僅僅是五千萬年以來的唯一一次機會,或許也是永生永世的唯一一次。

「啾!」

在丘蘭多發出那一聲長鳴鎖定赫爾法斯和文明機位置的同時,整個天空之梯上空也凝聚出了另一股力量,可怕的投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頭頂。

「嘶!」

一聲嘶鳴讓天空黑了下來,甚至連下方聽到這聲音的萬物眾生的意識都陷入了黑暗之中,那是生命不能聽到的聲音,也是不可直視的影子。

天空魔女正在調動天空巨神的力量指向丘蘭多,聽到這聲音,感受到那恐怖影子的力量。

立刻臉色大變地抬起頭向著更高處看去。

「萬蛇之影?」

她的目光穿過天空之梯,就看到一個恐怖的蛇影盤桓在高天之上,蜿蜒扭曲的軀乾似乎是纏繞在整個世界上。

那巨蛇之影低垂頭顱而下,朝著這座貫穿世界的通道張開了嘴巴。

一口,就咬在了天空之梯上。

「呼呼呼!」

蛇影雖然是咬在天空之梯上,距離地面還無比遙遠。

但是恐怖的力量和餘波卻從高天之上一路吹下來,將下面的大海堅冰擊碎,掀起無窮巨浪,將不遠處的雪之國度高山磨平,恐怖的震盪一直蔓延到了雨之國度。

而天空之中。

伴隨著這恐怖的一擊,天空之梯都從中斷裂了開來,鋪天蓋地的天空吐息不斷地從天空之梯中傾瀉而下,周圍的一切都被雲霧給包圍。

雲霧隨著降落凝聚出出種種真實幻影,有人的,也有物的,以及大量的上古建築物和城池。

而隨著天空之梯的斷裂,也同時露出了其中的天空魔女還有文明機和赫爾法斯。

但是。

那巨蛇之影卻並沒有因為天空之梯的斷裂而停下,反而還在往下吞噬著。

直面這樣一擊,哪怕是天空魔女也不得不立刻退讓,要不然她也得被那蛇影吞入腹中。

「艾妮莎!」

「你這樣做,已經徹底無法回頭了。」

天空魔女莉莉安死死地看著萬蛇魔女艾妮莎,言語之中帶著和艾妮莎的決裂。

雖然丘蘭多或許在怨懟著她,但是她時常會徘徊在那雪之國度的周圍看著他,她一直都在等待著丘蘭多有朝一日能夠迴歸這個真實的世界,而艾妮莎卻將丘蘭多重新推向虛幻的那端,甚至帶著丘蘭多一起背叛了巨神。

她舉著傘身體快速地朝著後方飄舞而去,可以說是險之又險地從那巨蛇之影的口邊擦過。

她一邊說著話引起艾妮莎注意,一邊退後的同時,還在指揮著那個正在吞噬著丘蘭多的天空觸手纏繞向赫爾法斯和文明機,想要在這一瞬間快速悄然地將赫爾法斯給帶出來。

但是,那恐怖的蛇影貫穿而下。

利齒的影子擦過,直接將那一根觸手直接咬斷了。

隨後。

天空魔女聽到了一聲金鐵交錯的聲音。

魔女目光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正好眼睜睜地看著,那之前在雲海之中奏響著文明旋律的機器發出毀滅的嗚咽聲。

文明機一瞬間崩潰散架,就好像器皿一樣被打碎了。

精密的黑鋼金屬零件一個接著一個崩開,跟隨著雲霧一起散落向大地,堆積如山的封印之書嘩啦啦墜落,紛紛脫離了和天空之中的神國領域以及成神祭壇的聯絡。

那神話文明的旋律,也成為了它最後的絕響。

——

投影的蛇口之中。

一個身影出現了,她一躍而下朝著斷裂的天空之梯中撲去,

雖然透明觸手被咬斷了,但是此刻丘蘭多已經死去了,而且其原本擁有的大部分的力量也已經基本被融化,隻剩下部分殘餘。

而此時此刻,那部分殘餘重新開始變換。

從氣態,重新化為液態,最後化為冰晶。

冰晶拉長,延伸出一條條漂亮的紋路。

就像是用冰雕刻出的羽毛一樣。

輕盈的「羽毛」隨風飄起,擦過從天空撲下來的艾妮莎旁邊,她伸出手抓住它。

她接著下落,說著。

「我聽到了。」

「放心吧,我們會一起走。」

她低垂下頭。

由黑鋼、封印之書和留影晶石、使者組成的文明機雖然崩裂了,但是成神儀式還沒有結束,所有屬於赫爾法斯的力量都匯聚到了那個虛幻的文明理想鄉投影之中。

而在虛幻的文明理想鄉裡,也躺著赫爾法斯為自己準備的最後一具轉生之軀,那些力量正在朝著裡面鑽去。

她看著那成神祭壇之中的軀殼,依舊在做著成神之夢的黑髮之人。

這一切才剛剛開始,胡安和丘蘭多的死去隻是序幕的鐘聲,天空魔女的出手也隻是戰鬥的前奏,緊接著她和塔魂面臨的難題還有更多。

隻是此時此刻,她卻變得不那麼緊張,甚至有種輕鬆和釋然。

她不再板著臉露出高傲的表情,露出了一抹笑容。

因為當邁出這一步以後。

她就真正的徹底無法回頭了,也不允許她再後退了。

不論是魔女們,還是巨神們,甚至是她的母親,都不會再接納她了。

但她依然朝前而去。

「抱歉,攪擾了你的美夢。」

「沒有神之**的黑髮凡人!」

「請帶著我們一起前往那個不受命運約束的國度吧!」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ADVERTISEMENT

cbr

面蝕刻出痕跡。「嘶嘶!」細小得肉眼都看不見紋路在王冠上交錯成花紋,但是隻要擁有智慧權能之人拿起這頂王冠,便能夠看到上面的文字。「神說。」「我是孤身一人,你也是孤身一個。」「人這個種族還未曾誕生於這個世界之上,而三葉人也僅僅隻有你一個罷了。」「因為孤獨,神創造了智慧之王萊德利基,因為萊德利基的孤獨,神又創造了三葉人。」「種族因此而始,王國從此刻建立。」「……」「神說。」「我是創造你的神!」「而你。」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