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南洲溫旎』
第209章 最大的秘密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聞聲,溫旎面色一驚,差點腳崴了。重心不穩,身體往他身上靠。葉南洲感覺到她身體傾斜,手扶了一下她的腰。灼熱的溫度頓時讓她想起昨晚他肆意掠奪的畫面。溫旎平複情緒,抬起與他深邃的眸子對視。他的眼神太過認真,有質問,有疑惑,就像一眼快要看穿她。溫旎心臟跳得很快。她不敢與他多對視一秒,下意識垂下頭。在他以為是剛才那個女人時,就震怒了,若知道是她,她的下場也好不哪裡去。可她又不甘心啊。如果,葉南洲知道是她,她《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如果一直做溫秘書,她肯定是合適的。

可她很貪心,她想要他的愛。

繼續相處下去,他們會鬨得更不愉快,連最美好的影子都不存在了。

“溫旎……”葉南洲情緒激動,藥效卻越快,雙眸死死地盯著她:“你離開我……是要去找你的阿湛?”

溫旎沒有說話,卻鼓起勇氣,在他淩厲的注視下,手撫摸上他的俊臉。

她看著他,從他身上想要找到屬於阿湛的影子。

可他是葉南洲,再也不是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

她記得他的一腔熱血,從歹徒的手上把她救下來身受重傷。

她之前欠他一條命,畢竟他為她流過血,可後來她也不欠了,因為她也救過他一命。

對於他的事,溫旎記得很清楚。

初中畢業後,她的目光就一直跟隨他,讀他的高中,也讀他的大學。

在葉南洲那,她隻存在於那七年。

可葉南洲在她這存在了十四年。

那是一個炎熱的下午。

學校組織話劇表演,她有一個角色任務,她做任何事都捨得下功夫,比别人提早半個小時來到禮堂。

平時她都是第一個到禮堂,反覆練習台詞。

那天進去聞到一股很重的血腥味。

她覺得很不對勁,沿著血腥味進入休息室,那裡有個換衣服的房間,裡頭全是學校裡用過的演出服。

她進去,就聽到沉重的喘息聲。

當時她心裡很害怕,還以為是小偷,拿著門後的棒球棍就走過去。

當她推開一層衣服時,棒球棍沒落下,倒是第一眼看清楚他的臉。

看到他蒼白的臉,下一秒就要死過去一般。

溫旎當時大驚失色,他渾身是血地躺在那堆衣服裡,她又慌又怕,趕緊給他止血。

他腹部中刀,傷口不算太深,可流血會流死的。

她剛碰到他的身體,葉南洲用力抓住她的手臂,累得眼睛都沒睜開,開口第一句話卻虛弱的說:“不要讓别人知道!”

她不知道他怎麼受傷的。

可每次與他接觸,好像他都受著傷,也知道他不想讓人知道他在做什麼。

畢竟這裡是學校,要是有人中刀,肯定會成為全校的新聞。

引人注目。

她聽他的,沒有告訴任何人,而是幫他把血止住了。

而他昏迷了過去。

中午一到時間,同學就會到禮堂排練,而這個休息室,如果沒有重要演出,基本上不會有人過來。

血腥味太重了,為了幫他掩蓋味道,她在禮堂噴灑了許多消毒水。

排練的時候,她還很擔心他,心不在焉,被老師說了好幾次。

一直到結束,她跑去見他,他卻已經消失了。

連帶著現場的血跡也沒有了。

像是一切都沒發生過。

要不是當時她手臂上有一道紅印,她都覺得那是一場夢。

阿湛這個人隻存在過去。

於她之幻想,到最後也不過是個笑話。

葉南洲再也成為不了阿湛。

溫旎從回憶中抽離出來,看著他即將失去意識的眼眸:“阿湛已經不重要了,在這一刻,我們兩不相欠。”

隻是她永遠都忘不掉。

他這個人曾在她心裡有著重要位置。

葉南洲再不甘心,也徹底昏過去。

溫旎卻把杯子裡最後的果汁喝完,喝完之前與他的酒杯最後的碰一下。

他們是愉快的道别吧。

在之前,他們有高高興興的吃飯。

溫旎走之前,把離婚協議書再次放在桌子上。

旁邊有兩張去法國的機票。

不過這張機票不是她與葉南洲的,而是他與路曼聲的。

她想告訴他,她成全他了。

法國那麼浪漫的地方,他帶著心愛的人去更合適。

做完該做的,溫旎才帶上行李離開這個家。

今夜,沒有一個人守夜。

一切都很順利。

--

翌日。

“葉總!”

“葉總,你醒醒!”

葉南洲逐漸甦醒過來,腦袋還昏昏沉沉的,頂著一塊巨大的石頭。

他扶額,頭疼,卻想起昨天溫旎給他做飯的情景。

他一下站起來,冷眸看向四周,冷冷清清,不再有溫旎的身影。

“葉總,你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裴清見他臉色不好,擔心地問。

一大早,傭人先發現葉南洲在這睡著,怎麼叫就叫不醒,才打電話給裴清。

葉南洲沒忘記溫旎那決絕的眼神,一心要離開他,連下藥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

他又坐下來,冷笑一聲:“原來她想離開才這樣對我。”

“你是說夫人嗎?她真的走了嗎?”裴清已經感覺到了,再看葉南洲深沉的臉,又說:“我馬上派人去把夫人追過來!”

“不必了!”葉南洲打斷了他。

裴清又回來,見葉南洲坐在椅子上不為所動,隻是臉冷冷的,眼底也有疏離和淡漠,他多嘴了一句:“葉總,你覺得夫人反常的時候,應該就察覺到了吧,昨天你是故意進入她的圈套的!”

溫旎想離開,用這樣的手段。

那一刻,葉南洲也是在成全她。

之前她想離開,隻要他說不,她就不會反駁了。

這一次,她使出渾身解數,明明心裡不願意,卻委曲求全地在他面前強顏歡笑。

她在引他入套。

他何嘗不是試探她,她會不會殘忍地對他下手。

事實證明,他甘願入她的圈套,她也沒有絲毫保留,那他就是輸了,輸得徹底。

看著桌上的離婚協議,還有那兩張機票,他拳頭握緊,節骨作響,像個沒事人一般起身:“把這裡收拾乾淨,去公司!”

裴清見葉南洲不過問溫旎的事情:“葉總,不管了嗎?”

葉南洲冷眼看向他:“沒聽到嗎?去公司!”

裴清也就不再多說。

葉南洲洗漱了一下,換了一套西裝,生活上沒有任何改變,和平時一樣的時間來到公司。

溫旎離開後,像這個人沒存在過。

就這樣,平靜地過了好多天。

葉南洲之前讓人查溫旎的人來訊息了。

“葉總,我查到溫小姐那幾天的行蹤……”

一聽,葉南洲心裡更煩,冷聲道:“現在不必查了,我對她沒有興趣!”

那邊的人查了許久才查到的,突然不需要查了,對方花了很多精力,不想就這麼不了了之,很負責的告訴他:“知道了,葉總,可我覺得你必須知道這件事,可能是溫小姐瞞著你最大的秘密。”-cbr

有質問,有疑惑,就像一眼快要看穿她。溫旎心臟跳得很快。她不敢與他多對視一秒,下意識垂下頭。在他以為是剛才那個女人時,就震怒了,若知道是她,她的下場也好不哪裡去。可她又不甘心啊。如果,葉南洲知道是她,她和他的婚姻是不是可以再堅持一下呢?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怎麼會這麼問?”隻有她知道,她是期待的。然而,葉南洲輕笑了一聲:“你沒有這個膽。”溫旎的手一僵,垂下眼簾。葉南洲的心裡更希望不是她,畢竟,他和她隻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