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之大秦崛起』
第一章 氣化三清,乾坤降世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收攏了後方伏兵,千人隊伍此時仍能戰者不過十數。短短半響的功夫,懸鏡司近千隱衛,便遭屠戮殆儘,存活者,不過百人。趙雲也是不負所望,提著張濤的人頭回來複命,五萬賊軍潰散。面對涼冰那神鬼難測的手段,在眾人的心中猶如夢魘,在提不起絲毫對抗的心思。一時間大河府內人人自危,不敢出戰。贏奕本想著乘勝追擊,可涼冰卻不在援手。這座擁有百萬人口的堅城,有大軍法陣加持。便猶如大山一般,橫亙在贏奕的面前,憑他手中屈指可數《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啟動雄心,造化係統加載中,解封初級治療功能消耗十點積分,病體已治癒,積分剩餘九十點。”

“造化係統加載百分之五。”

“造化係統加載百分之十。”

“......”

“造化係統加載失敗,加載備用乾坤係統中,獲得中級新手大禮包,不符合啟用條件。”冰冷機械的聲音在贏奕的腦海中迴響。

“雄心?造化係統加載失敗?備用乾坤係統?這都是些什麼鬼東西。”

贏奕緩緩的睜開雙眼,頓感頭疼欲裂。此時他隻覺頭顱一沉,思緒混亂,整個人猶如塞北高原上的枯樹一般,經年受到零下幾十度的的寒風呼嘯洗煉。

車輦內,卻聽見贏奕撕心裂肺的喊了聲,“臥槽。”瞬既他便又暈了過去。

贏奕雖然昏厥過去,但他的靈魂卻處於亢奮之中,彷彿此時正做著黃粱美夢一般。目光流轉在四處,他不知此處為何地,也許是那神話中的崑崙之巔,身邊雲纏霧繞,飛渡淩空,人猶如置身在雲頂之上。

自己死前的景象在記憶裡分明而清晰。

銀河酒店1527號房,她的妻子蘇牧婉趁著贏奕與姦夫扭打在一處時,手持一把尖銳的西光刀,從背後偷襲,一刀貫穿了他的肺部。

他不知道那對姦夫淫婦,最終會面臨如何嚴苛的法律製裁。當時的贏奕腦海裡隻有無數的景象在他的眼前劃過。

他還能依稀模糊的看到二人當時的狀態,姦夫破門而出,落荒而逃。

蘇牧婉則執著那柄染滿贏奕血液的西瓜刀,愣在了原地。

贏奕大張著嘴,用儘渾身氣力,也無法吸入一點氧氣,痛疼窒息,猶如沉溺入深海。

不過三兩分鐘的時間,他的心跳便戛然而止。他的記憶也永遠停在了那刻,很快,很快,他那抽搐的身體也在沒了掙紮。

贏奕還在思考著自己到底死還是沒死。

忽然間,他眼前的星河風起雲湧。

滿目星河一時間都斂去了自身光芒,一道極光,自北而來,有蘊蘊紫氣乘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裡。

紫氣在域外凝聚成真龍之形,橫亙千萬米。龍生五爪,頭頂金冠。蜿蜒的黑色的龍軀,儘然將整個星球都包裹了起來,如此龐然大物,卻是被九條鏈接虛空的灰色鎖鏈束縛著。

眼前的景象恍惚若夢。

眨眼間,贏奕目光所及之處,虛空開始崩塌,星河開始湮滅。數以萬計的吞虛巨獸,猶如過江之鯽,在無數的河係內奔騰肆虐。

一座座河係接連陷落。

虛獸如同遊曳在星空中的黑洞一般,吞噬著它遇見的所有,即便是光,都無法逃出。

轉瞬之際,贏奕眼中,整個宇宙星海都陷入一片昏暗中。

贏奕嘀咕道,“我是在夢境之中嗎?”

以他此時的眼界,他也無法理解,這群遊曳在星空中的巨獸究竟是什麼生物,是他夢中的景象,還是真實所在。

回身,贏奕在看向那條黑色長龍,此時贏奕的目光裡隻有那一顆巨大的恒星還殘喘著的光亮。

除此之外,宇宙靜寂荒蕪,恐懼無聲。黑暗在蔓延著,一切所見,都將被那猶如黑洞的虛獸吞噬一空。

一聲悲鳴,在贏奕的耳畔迴響。隻見那蜿蜒盤繞的紫氣長龍化作三道清氣。

一道衝破枷鎖,入虛無深處。一道作為假身,仍被鐵鏈束縛。還有一道最弱小的清氣,儘然直射入贏奕的眉心之中。

那一抹斑斕彩色,讓贏奕的周身瀰漫琉璃七彩。

被光芒籠罩著,此時的嬴奕彷彿置身於萬米高空,開始時周圍是一片混沌,接著星辰滿目,觸手可及。

他被七彩神光包裹著,極速的向地面下落,目光中的場景也隨著身體的極速下降接連轉換著。

初時,贏奕分明看到了星河中激戰的鋼鐵洪流,鐳射巨炮,貫穿星海。

緊接著,他又看到洪荒世界中廝殺的莽荒異獸,法天象地無數高大的巨人。

又有萬千劍仙,一身輕裘緩帶,鮮衣踏劍,乘雲破霧。

九幽中有窮凶極惡的魔神,天地間滿是結成軍陣懸浮於空中的天使。

彷彿有萬千的世界,在他眼前一閃而過。

直到嬴奕的腦海裡,莫名的傳出一陣機械的嗡鳴,“乾坤係統初始化成功。”

“係統應激設置啟動,現將宿主傳送至出生地。”

在贏奕的眼前卻是出現了一扇光門,那光亮彷彿有一股詭異的吸扯之力,正在牽引著他的元神往那光門外而去。

贏奕原本混亂的腦海也愈發清明,腦海中有一個元神小人卻是與贏奕一般無二,安坐在魂海之內。

緩緩的自贏奕那雙目延伸的地方亮起了一束光陰。

光陰之外景秀瓊樓,繁華萬千,令他心馳神往。

等他再一次睜開雙眼,贏奕已經身處一架由異獸牽引的車輦內。

在那欲醒將睡,朦朧混沌之際。龐雜的記憶資訊,如萬道光芒射下,交織在贏奕的腦海之中。

由於元神小人的牴觸,腦海裡遽然湧來的記憶片段被編織成千百囚籠,讓魂海內的小人無法觸碰。

這是贏奕此世肉身原本主人的記憶。

記憶被封印在千百囚籠之中,籠如鏡花水月,贏奕控製著元神將手觸摸向那些光籠。

囚籠卻是如虛化了一般,隻是被盪漾開陣陣空間漣漪,而後又恢複了原本的模樣。

卻是有幾塊零散的記憶碎片,沒在第一時間被光牢鎖住。

有幾段零星的景象,突破了那些光柱形成的壁障,融入了元神小人的記憶之中。

尋著那零散的記憶資訊,贏奕方才搞清楚了此時身處的狀況。

記憶中,正有一處畫面,所記錄的便是贏奕如何被眼下這一隊走商救下的情景。

從漠上南歸的路途上,一隊陳國的腳商在經過寒地時,將被匪寇追殺的贏奕救下。

那時的贏奕已是奄奄一息,幾近昏迷,在贏奕昏死之前,卻是有一名渾身散發藥香的白衣女子,具體模樣,贏奕倒是記不得了,隻是那股獨特的清香能讓贏奕浮躁的心緒陷入安寧。

得了顧辭的救助,並在她不辭辛勞悉心照料下,贏奕才能有這一副殘軀寄托他穿越而來的魂魄。

顧家一門出自醫家,滿門醫者,皆有菩薩心腸,顧辭作為醫家聖手,自無例外。

他對於救治贏奕更是不遺餘力,早晚熬製全補血氣的名藥餵食贏奕。

正午火旺之時,又是配以固本培元的山寶穩定贏奕的病情。

十數日如一,為了救活贏奕,她更是掏空了藥箱所有的天材地精。

門內多有長者勸諫顧辭,讓他放棄對贏奕後續的治療。一個救不活的人,何必白白糟蹋了這些上等的藥材。

若是將這一框框藥物用以救治普通病人,能助者不知凡幾,懸壺濟世之名,都足以名動一方。

餵給贏奕這半隻腳已經踏入閻王殿的鄉野村夫,簡直是暴殄天物。

每每有人勸諫時,她卻隻是微笑不語,似乎對將贏奕就醒,猶有執念一般,仍舊日複一日的堅持著。

贏奕徹底融合了那幾片破碎的記憶殘片,這時他方大夢初覺。

回過神來,愜意的陽光透過華攆的帷幔,發出一陣灼目之感,這才讓他從恍惚中驚覺。

贏奕摸了摸身下細膩如水的綢緞,在猛的將前方的帷幔揭開,映入眼簾的是一隻名為踏雲獸的四腳巨獸。

此獸牛首象身,口生獠牙,蹄若烏雲,皮糙肉厚特别耐造。端是這身形體肢,一看便是居家旅行的必備良獸,屬實不凡。贏奕聯絡前後,這才確信自己是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個陌生而又有些玄奇的世界中。

贏奕將目光延伸向前方,張望了左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四肢,此時他才長舒了口氣,“手腳健全,這一世我還是個人。”

回憶前世抓姦不成,反被殺的窘迫,贏奕隻是低聲的喃喃道,“我這上一世,終是錯付了人啊。”

忽的,贏奕的身後傳來了一陣銀鈴般的巧笑聲,“我可不管你上一輩子錯付了誰。”

贏奕恍惚間又聞到了那股淡而悠遠,回味卻讓他心安的清香,而後他的耳畔,又傳來女子銀鈴般的聲音,“這輩子,你恐怕都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贏奕回身向後看去,似乎向一個犯了錯的孩子,垂著頭,沒敢跟女子相視。

女子白衣勝雪,輕衫緩帶,膚如凝脂,顧盼間,猶如高山瓊雪,讓贏奕不敢與她直視。

良久,見贏奕不答話,她又湊到了贏奕近處,輕啟唇齒,“我已經在你身後看了你很久了,你儘然一點都沒察覺到?”

“你可知道人間叵測,江湖險惡,就你這點警惕性,都少條性命夠你死?”

女子含辭未吐,贏奕卻能感覺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憂鬱。

眼前人托起他的手,邊上下檢視著他邊語重心長道,“我用了這麼多天材地寶,莫不是救了個傻子吧。”

她端詳著贏奕道,“我還以為你是那個世家的翩翩公子,但現在細看你這模樣,我怎麼覺著你就像一個書童。”

她頓了頓,口中有些苦惱,“那姑奶奶我豈不是虧得血本無歸了?”

-cbr

心中猶如夢魘,在提不起絲毫對抗的心思。一時間大河府內人人自危,不敢出戰。贏奕本想著乘勝追擊,可涼冰卻不在援手。這座擁有百萬人口的堅城,有大軍法陣加持。便猶如大山一般,橫亙在贏奕的面前,憑他手中屈指可數的兵力,野戰到能憑藉實力強悍,彌補數量上的不足。可府城大門若是緊閉著,敵軍龜縮不出。一時間贏奕等人也無法攻下城池。贏奕隻能在城外山坡上安營紮寨,與府城守軍對峙。軍帳內,贏奕正襟危坐高居主位,涼冰在右側


好書推薦
異界之大秦崛起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