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獸進化商』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萬鯉玄宮!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見林遠明白了,蘇錦就繼續給林遠講了起來。「源種生長進化和普通靈物不同,源種就相當於一顆可以讓你任意創造的種子,你通過飼養,培育,誘導,可以確定源種的能力和進化方向,我建議你將源種培育成一株治療係的靈物,這樣對你自己的身體也有好處。」林遠現在才算是明白了這源種的作用。說白了這源種就像是一塊畫布,源種的擁有者可以在畫布上肆意創作,來決定源種進化的形狀,種類,能力。林遠並不打算把源種培育成治療係靈物。林《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那名面容蒼老的男子聽著這名少年的話,就好像是被戳到了心中的痛處一般。

「送,當然還要送!」

「族群的傳承要比一時的榮辱更加重要,我現在擔心的不是小悠到了縛尾部落會落得怎樣的下場,而是擔憂後續我們逆羽一族是否能夠找到合適的女子再送去縛尾部落。」

這面容蒼老的男子咬著牙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來。

看著面前少年倔犟失望的眼神,這面容蒼老的男子輕嘆了一聲。

「小羽這世界的殘酷你總要體會,若是為了族群我這個做族長的也願意為了族群的延續而犧牲自己!」

周羽看著眼前這面容蒼老的男子即將覆蓋在自己頭頂上的手掌,轉身頭也不回的跑出了營帳。

身在這樣的世界中周羽如何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

隻是這個世界再殘酷,對於周羽而言有自己這個小家和族群的存在,自己生存的環境是溫暖的。

但現在自己父親的這番話徹底打破了周羽心中的想法,自己的父親竟然要把自己的妹妹給送出去!

用這種方式去延續族群可謂是逆羽一族的恥辱!

周羽恨自己父親做下的決定,不過卻也知道自己的父親根本無可奈何。

縛尾一族的族長自打提升了實力便一直在對周邊的其他族群進行打壓和掌控。

有很多族群因為拒絕了縛尾一族的掌控,最終被縛尾一族所滅。

這樣的例子並不在少數,幾個與逆羽一族同盟的勢力就因為不願把族內的年輕女子送到縛尾一族,而被縛尾一族滅掉。

周羽握緊雙拳仰天怒吼了一聲,這一刻的周羽比起恨自己父親做下的決定,更狠自己的弱小。

周羽在心中不由憤憤的想到,若是能夠不讓自己的妹妹小悠被縛尾一族的族長那個老東西糟蹋,可以自由快樂的生活。

自己願意拿生命乃至一切去做交換!

剛剛生出這個想法的周羽不由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的命可一點都不值錢。

就算真的拿著自己的一切去進行交換,又真的能夠換到什麼東西嗎!?

又有誰會願意要自己這條沒用的小命!?

想到這周羽嘆息了一聲,在雲外天域弱小的一方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選擇權,就連生與死自己都是沒有辦法做出決定的!

若是自己的父親不做這樣的選擇,自己的妹妹與自己多半都會死在縛尾一族的手中!

這是自己的父親才剛剛做下的決定,小悠此時還並不知情。

周羽準備去陪一陪自己的妹妹,可真到了自己妹妹居住的營帳前周羽的心情有些失控,根本不知道此時該如何去面對周悠!

周羽也沒有勇氣把這一切告知自己的妹妹。

……

南時空一個金碧輝煌的大殿內,一名身著華服的婦人正抱著懷中像袖珍娃娃一樣的少女,臉上明明是笑著的可眼中卻不由露出了悲慼的神色。

這婦人懷中的少女十分乖巧,不吵也不鬨,漂亮的眸子正定定的盯著桌上燃起飄渺煙氣的香爐。

這少女漂亮的眸子既滄桑又空洞,就彷彿看透了這世間的浮華一般。

這身著華服的婦人儘可能的掩藏著眼中的悲慼,垂眸對著懷中的少女說到。

「如意你以後可不能再做那樣的傻事了!」

「你生在萬鯉玄宮,是萬鯉玄宮的小公主,你是主子無需在意那些仆從的議論!」

「那些背後敢嚼主子舌根的仆從已經都被清理掉了,他們的九族都因此付出了代價!」

「那些仆從誰讓你不順心,你可以直接讓你的貼身侍從對他們動手!」

「你的那兩個貼身侍從沒能照顧好你,我已經罰她們去激流寒潭面壁了。」

「如意娘就你這麼一個孩子,你要是死了你讓娘怎麼辦!?」

說到這這身著華服的婦人頓了片刻,隨即繼續說到。

「你像現在這般是我和你父親對不起你,在誕下你的時候沒想到這詛咒會對後嗣產生影響,並且還轉嫁到了你的身上!」

本來這身著華服的婦人還想說要竭儘所能的想辦法幫懷中的少女清除詛咒的話,可是清除詛咒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

努力了這麼多年傾儘萬鯉玄宮之力,甚至不惜找來了一名五級創生者都沒能做到。

這詛咒融於血脈之中,在容貌上可以讓人維持在十歲左右的模樣,容貌便無法再發生改變。

可是這詛咒卻會透支人體內的壽元,自己的女兒都沒有活到百年,可體內的壽元已經耗費了一大半。

再有個十幾年的時間,自己與如意之間的母女情分就要斷絕了嗎!?

越想這身著華服的婦人越是揪心,眸中不由露出了悲傷的神色。

這身著華服的婦人並不知道自己眉宇間的悲哀深深的刺痛了懷中少女的心。

如意抬眸看著自己的母親,在如意的印象中自打自己懂事開始自己的母親看向自己好像就從來都沒有笑過。

就算是笑,這笑意也不會直達眼底。

自己的父親母親,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以及所有的長輩,看到自己都是一副惋惜沉痛的表情。

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閱歷的不斷增加,如意也知道了自己身體的情況。

自己每一天都要花費海量的資源,為了延緩自身對壽元的消耗。

萬鯉玄宮的仆從當面不敢議論如意的情況,可背地裡議論如意的情況是常有的事。

這讓如意不止一次覺得自己是一個累贅,慢慢的生出了輕生的想法。

如意總覺得自己要是不在了,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就不用再每天為自己花費那麼多的資源。

家裡的其他親人也不用總因為自己的情況而憂心!

那些仆從對自己的議論被如意聽到了,加速催化瞭如意心中的想法。

等真的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真的感受到了生命即將終結的氣息以及最後哭泣的雙親。

如意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種別樣的情緒。

自己的母親倒是總會因為自己的情況掉眼淚珠子。

可如意卻從未見自己的父親哭過。

在如意的印象中自己的父親是一個極為嚴肅剛強的人,根本不會讓人看到自己軟弱的一面。

見到了面對自己的死亡肝腸寸斷的父母,如意改變了想法。

儘管這詛咒在如意的體內作祟讓如意異常痛苦,如意依舊決定在剩下的這幾十年時間裡好好的去陪伴自己的父母,也算是自己在父母面前儘了孝心,還了父母這一世的緣分!

隻是不管怎樣如意的心中總有不甘。

若是自己的體內沒有這個詛咒,自己就算不去提升實力也總能更多的去看一看這個世界!

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如同一個籠中鳥,隻能夠通過一些古籍上的記載去窺視這個世界。

身在這樣一個龐大的勢力中,如意自認自己是一個很現實的人。

可是在面對自己這樣的境況時如意還是忍不住祈禱。

若是能夠讓自己免除詛咒的困擾,可以像一個正常人一樣去生活,不再讓自己的父母和親人為自己擔憂。

如意願意拿自己的一切去進行交換!

想到這如意不由自嘲的笑了笑,總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異想天開。

自己的情況可是由五級創生者專門看過的,那名五級創生者都對自己的情況沒有任何的辦法,其他人又怎能改變自己的困境!?

「母親你和父親不用自責,我做了傻事讓你們擔心了。」

「今後我不會再去做這樣的事情,你和父親可以放心。」

「我之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是刻意瞞著寒星和冷雲的,一直讓寒星和冷雲待在激流寒潭我這邊也缺少人手。」

「母親你讓寒星和冷雲從激流寒潭出來吧!」

「我保證不會再去做這樣的事情!」

身著華服的婦人聽到懷中少女的話心中依舊有些後怕,但也知道在這樣的事情上自己的女兒不可能會再欺騙自己。

「如意既然你開口為他們兩個求了情,那就按你說的來辦吧!」

「今天傍晚時分她們兩個就會回到你的身邊。」

「一會我帶你用丹鯉的丹砂和萬載雲母的粉末,去幫你壓製體內的詛咒。」

「這次你可是傷了不少體內的本源,最近這半年多的時間你都需要好好的去儘補才行!」

再說這番話的時候華服婦人的心中多少有些忐忑,因為以往自己的女兒可是十分排斥去壓製詛咒的。

丹鯉的丹砂和萬載雲母的粉末,一個熬煉身體一個熬煉靈魂,搞在身上的滋味並不好受,以往如意對此都是很排斥的。

如意已經做下了決定,這幾年要好好孝敬自己的父母。

做下這個決定的如意以不再排斥這熬人的壓製詛咒的辦法了。

自己隻有好好的活下去才能更好的在父親和母親面前儘孝!

「好,這一次我會儘可能的多挺一段時間,爭取能讓這次洗鏈發揮出最大的效果!」

「母親我的洗鏈每隔一兩天便要進行一次,之後不用每一次都由你帶我過去。」

「以後我每天早上起來會先行去進行洗鏈,等我洗鏈完了再去找您!」

聽到如意的話這名華服女子怔了怔,沒想到自己的女兒竟然突然間變得這般懂事了!

隻是自己的女兒突然變得這般懂事並沒有讓湘多麼開心,反而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作為母親往往最是瞭解自己的女兒,湘很清楚如意會這麼說這麼做,是因為這次的事情讓如意做出了妥協。

這種妥協讓湘總覺得自己變得更加的虧欠女兒!

……

林遠在月後這吃完飯便同溫鈺一起來到了一間靜室內。

「溫鈺我們直接開始進行天體議會吧!」

「這一次你篩選兩名成員加入天體議會,看一看在拉兩名成員入夥的情況下你召開天體議會能夠加持多長時間!」

「隻要能夠達到二十分鐘便足夠了!」

溫鈺聽到林遠的話根據之前來到雲外天域第一次召開天體議會時,將靜柏拉入天體議會的消耗說到。

「少爺以我現在的情況加上星瀚牡丹對我的加持,拉兩人加入天體議會並讓會議維持二十分鐘並不算什麼難事,我應該能夠做到!」

「等之後我的天體議會星級再晉升一步,天體議會所持續的時間還能夠更長!」

說罷溫鈺拿出了幾片被劉傑烘製過的七彩神仙魚的魚衣,快速咀嚼了起來。

溫鈺在主世界所吃的七彩神仙魚的魚衣階位不高,現在林遠把這些七彩神仙魚的階位都培養了起來,這些七彩神仙魚產下的魚衣可以完美的的應對溫鈺的消耗。

溫鈺吃完了這些七彩神仙魚的魚衣閉上了眼睛,催動起了天體議會。

隨著溫鈺額間那如同貓眼般的寶石亮起,林遠和溫鈺同步出現在了一片群星燦爛之所!

緊隨其後出現的是劉傑,羅蘭,蘇伊人,北許四人的身影。

四人剛剛落座靜柏的身影也出現在了蛇夫座的座椅上。

林遠溫鈺,劉傑三人都探查過了靜柏的生平經歷,靜柏在三人眼中就是一個萬分悽慘的小可憐。

身在北時空的靜柏就算加入了天體議會,也隻是能夠獲得大量的資源支援,並無法獲得更多的依仗!

好在艷狐族前往了北時空,並且與靜柏所處的位置不遠。

林遠讓艷狐族的領導者孔歡去聯絡了靜柏,讓孔歡去庇護淨水幻蛇一脈。

林遠已經對孔歡提供了幻晶生石花的從株,孔歡可以憑藉幻晶生石花的從株對林遠進行無障礙的溝通。

按照孔歡的話來說,艷狐一族已經仗著覆雪狐族眷族的身份開始庇護起了淨水幻蛇一脈,不再讓晶岩幻蛇一脈對淨水幻蛇一脈進行欺壓。

晶岩幻蛇一脈並不怕艷狐一族,晶岩幻蛇一脈的整體實力要比艷狐族強大的多。

可是晶岩幻蛇一脈卻不能不給覆雪狐族面子。

晶岩幻蛇一脈已經把淨水幻蛇一脈看成了是自己的仆族,淨水幻蛇一脈的全族成員都是晶岩幻蛇一脈的苦力。

在晶岩幻蛇一脈的掌權者看來,艷狐族等於是在直接搶奪晶岩幻蛇一脈的眷族。

可礙於覆雪狐族的面子和威勢,霸道的晶岩幻蛇一脈卻不得不進行妥協。(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ADVERTISEMENT

cbr

,這樣對你自己的身體也有好處。」林遠現在才算是明白了這源種的作用。說白了這源種就像是一塊畫布,源種的擁有者可以在畫布上肆意創作,來決定源種進化的形狀,種類,能力。林遠並不打算把源種培育成治療係靈物。林遠準備把源種培育成一株純種的戰鬥類植物靈物。這樣讓林遠無論在何時何地都能有自保的能力。在戰鬥上林遠一直有一個執念,就是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擁有戰鬥能力,不然一個純粹的治療師在林遠看來並沒有安身立命的本錢。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