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魂香師』
逗比穿越者(十一)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回去的路上,花眠想起之前的疑問,開口問道:“大哥,明翊叔和玉棠嬸嬸好像夫妻挺和睦的?”據她所知,族裡那些夫妻,很少能恩愛到孩子成年的。但明翊叔和玉棠嬸嬸兩人已經生了九個孩子,雖說死了六個,但剩下的大兒子已經成年,梅溪也快要成年了,這兩人的感情卻不像要淡下來的樣子。“我知道你的意思。”高空的風冷得有些刺骨,羽時一邊操控著風元素為背上的妹妹護航,一邊緩緩道:“明翊叔和玉棠嬸嬸的情況有些特殊,他們當初締《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花眠看向她問道:“你能說一下你是怎麼穿越的嗎?”

既然老底都被人揭穿了,毛月月也就沒有隱瞞,直接將穿越前的經曆仔仔細細說了一遍。

聽完,花眠皺了皺眉問道:“那你覺得,你在現代的身體是成為植物人躺醫院了,還是進了火葬場?”

“呃……”毛月月被她說得心慌,絞儘腦汁會議當時的情況,“我應該沒有死,畢竟我當時雖然從樓梯上摔了下來,但那是室內樓梯不是室外,而且我家樓梯下方鋪著很厚的地毯,不過七八階樓梯,怎麼想我都不應該致命。而我若是沒有記錯的話,我當時應該是屁股著地的,照理連昏迷都不應該有。”

說到後面,她的語氣越來越確定。

“你能有這般信心自然是好事。”頓了頓,花眠問道:“那麼,你想要回去嗎?”

“當然,我當然要回去。”毛月月毫不猶豫道。

雖然有些捨不得現在的花容月貌,捨不得那些華服美食珠寶首飾,捨不得那些各有風情的美男,但這些都不是屬於自己的,她即便抱怨再多,到底還是想念現代的家人,想念那些親朋好友的。

更何況,如今這種情況,不是她說不回去就能夠不回去的。

原主早晚有一點會醒來,與其到時候被趕走,還不如主動離開。

她抬頭希翼地看向花眠,“您有辦法讓我離開嗎?”

“辦法是有的,不過到時候還需要母樹的幫助。”花眠淡淡道。

“您的意思是,我暫時還不能離開?”毛月月不笨,很快便聽出了她的言下之意。

花眠點了點頭,“至少要等雪妮月月的靈魂醒過來,我才能出手將你們二人的靈魂分離,否則,你們二人的靈魂都會被傷到,雪妮月月還好,她的靈魂強大,即便有所損傷也隻是需要消耗一點時間進行休養,你的話……說不準就直接魂飛魄散了。”

毛月月一個激靈,連忙道:“不急,慢慢來,安全為主。”

直到離開後許久,毛月月才反應過來,最開始她的問題眠香閣下還沒有回答她呢。

她為什麼知道她是穿越者?

毛月月想來想去,覺得隻有一個理由說得通,就是眠香閣下自己也是穿越者。

她倒是想要回頭去找她,但看了看身邊的星星,到底還是把話嚥了回去,決定下次再找時間一個人來。

過了一些時日,毛月月果然跑去找花眠了。對於她的到來,花眠也不覺得意外。

善賢看在她能夠給花眠解悶,又對花眠造不成威脅的份上,對她的到來倒也樂於見成。

“哎,您跟我說說唄,您當初是怎麼穿越的?是胎穿還是魂穿?”毛月月好奇地問道。

她倒沒有問身穿,想想也不可能。

花眠聞言笑而不語。

“那您跟我說說你穿越前的名字,說不準您和我是一個時代的人呢。如果您是名人,我說不準還能告訴您一些您家人的訊息呢,您就一點也不想知道?”毛月月再接再厲。

她覺得吧,看眠香閣下現在就知道,即便穿越前也肯定不會是個普通人,要不然乾不成這麼大的事。

花眠聞言倒是有些心動,她倒不是惦記著現代的親人,她就是想知道老頭子在她死後有沒有急壞。

見有戲,毛月月趕緊軟磨硬泡了起來。

連善賢也支起了耳朵,他雖然知道眠眠是母樹特意從其他位面搶過來的人類靈魂,但對於上輩子的事,眠眠卻沒有跟她細說。

“……梅希雅這個名字你聽說過嗎?”猶豫許久,花眠問道。

“梅希雅?”毛月月一愣,隨即皺緊眉頭道:“這個名字我肯定聽過,您等等,讓我仔細想想。”

毛月月這一想就想了許久,一旁的善賢都要不耐煩了,她餘光瞥到客廳角落正在燃的香,靈光一閃,脫口問道:“您在現代也是調香師?”

不等花眠回答,她就眼睛一亮道:“是了,我想起來了,有個調香大師名字就叫梅希雅,是死在一次飛機劫機事件中的,是發生在五年前還是六年前我不太記得了,反正當時鬨得很轟動。”

花眠皺了皺眉,“那你知道我家人的情況嗎?”

“家人?”毛月月絞儘腦汁想了想,半晌才道:“若是沒有記錯的話,當時報紙和新聞上都報道了這次事件。而您的家人,梅國手一聽到訊息就暈過去了,好像是中風了,您的兄長出面把航空公司給告上了法庭。”

“那後來呢?”花眠面上神色不動,心下卻有些急。

“後來……”毛月月皺了皺眉,“後來我知道的就不多了,隻知道那航空公司當時直接被告破產了,因為確實是他們相關工作做得不嚴密,才讓劫匪有了可乘之機。原本那麼大的產業,這幾年根本就聽不到任何訊息了。不過您父親後來也在法庭上出面了,行動也沒看出有什麼明顯的異常,身體應該還成。”

花眠舒了口氣,心情有些複雜,老頭子……

說來老頭子嫌棄她這個嫌棄她那個,最開始的時候甚至還對她避而不見,但是說到底,心裡還是有她這個女兒的。

要不然,性子那麼剛硬的老頭子,平時又善於保養,若非真急了,哪那麼容易中風?

這樣說著,花眠心中卻是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

自己是不是可以藉著毛月月的手將自己平安無事的訊息傳回去?也免得老頭子總是耿耿於懷,生生把身體給拖累壞?

畢竟真心說,那老頭可不是個心胸開闊的,心裡的事從來隻有多添沒有減少的。

雖然這麼說,但這事的難度卻是不小。

等毛月月走後,花眠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善賢,善賢自是沒有不同意的道理。

夫妻雙方商量了許久,最後甚至找來了翁團幫忙,畢竟位面說起來也是空間,這方面他才是專家。

而私下裡,夫妻倆商量來商量去,決定讓毛月月帶一張全家福過去。

花眠表示,作為親人,哪怕長相不同了,老頭子自然是能認出她的,若是認不出……

那急死也活該!

-cbr

子已經成年,梅溪也快要成年了,這兩人的感情卻不像要淡下來的樣子。“我知道你的意思。”高空的風冷得有些刺骨,羽時一邊操控著風元素為背上的妹妹護航,一邊緩緩道:“明翊叔和玉棠嬸嬸的情況有些特殊,他們當初締結伴侶契約是一場意外,兩人當時的關係隻是普通的族兄妹。婚後兩人一開始相處得很尷尬,對生下的孩子也照顧的不算儘心,以至於他們的長子和次子身為幼崽竟然死在了普通的病痛中。因著這,兩人痛徹心扉,對於後面的孩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